谈谈黑客文化

阅读 1145
收藏 65
2016-10-15
原文链接:hujiandong.com

以前转载过一篇《关于黑客文化和黑客精神》 文章。 《黑客与画家》这本书上大学的时候已经读过,那时对Paul Graham的思想不能理解(那时读书就是一种被动获取,不能提出针对性的问题)。工作几年以后最近又重新读了一边,发现和自己的部份观点一致, 当然作者有些观点和看法,放眼100年后还会是真理。本来早就想谈一谈自己对黑客和黑客文化的看法,怕自己的功力不够糟吐槽。就像我经常像我妈抱怨现在天朝的种种不满, 她就说你能不能有点正能量,年纪轻轻的,后来想想关那么多干什么,你不表达别人永远不知道(呵呵,自己又开始yiyin了,有点扯远了)。

为什么要看这本书

编程首先是为了解决问题,其次是可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愉悦自己,有可能的话还可以利用此挣钱。可是中国IT教育往往直接引导学生向钱看,什么技术赚钱就鼓励学生去学什么;什么知识高深就要求学生学什么,妄图每个学生都能成为研究员,科学家。于是许多年了,中国也没出现多少伟大的黑客,也没出现几个以技术见长的创业公司。有的大多只是抄袭剽窃再加人海战术。

许多上大学前从未接触过编程的同学大一时就得学习语法繁琐的C或C++,他们还未对编程了解多少,就已经开始痛恨它了,有的甚至决定要换专业。“美好的赚钱前景”再加上具有中国特色的”忍“往往造就了许多拿着高薪,可心里痛恨自己工作的码农。 谈不上热爱怎么可能全身心投入继而创新呢? 就好比学习英语是为了方便交流,阅读,泡外国妹子而不是为了通过各种英语等级认证。莫要本末倒置。

本人也走过弯路,那时上大学的时候学习编程氛围不好,宿舍7个人没有一个喜欢这个的,天天给我一些负能量,经常一个人孤军奋战,不知道怎么学。那时候还因为这个给外校的老师发过邮件,卖年还给本院的老师买东西(大家不要跟我学,那时候视野窄,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只想他们带带我,直到工作了才知道如何学习。中国大学的教育,只交你屠龙之术,而不告诉你怎么应用这些屠龙之术,最后导致我们学完C语言不知道实际生活中他们能干什么,总之还是那句老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任何人任何时期都有迷茫的时候,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就多读几本好书吧(以前我也不爱读书,能读多少就多少吧,时间是有限的)。

作者观点

黑客的出发点是原创,最终得到一个优美的结果;科学家的出发点是别人优美的结果,最终得到原创性。
我们这个时代是否有所不同?只要读过一点历史,你就知道答案是“没有不同”。即使有那么一丝微小的可能,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这个时代的所有信念都是正确的,那也是出于惊人的巧合,而不是因为我们真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自问一个问题:大庭广众之下,你有没有什么观点不愿说出口?如果回答是没有,那么你也许应该停下来想一想了。你的每一个观点都能毫不犹豫地说出口,你自己深深赞同这些观点,并且你也确信肯定会获得别人的赞同,这是否太过于巧合了?一种可能是,也许事情并没有这么巧合,你的观点就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别人告诉你什么,你就相信了什么,你把别人灌输的观点当作了自己的观点。
到底什么话是不能说的?我们可以假设周围人因为说什么而陷入了麻烦。你会发现需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这些话不能说出口;第二,这句话看起来可能是正确的,值得进一步讨论。第二个条件很关键,因为你说2+2=5是不会有麻烦的。
自由思考比畅所欲言更重要,在心里无所不想,但是不一定要说出来。或者找几个知己,与他们无所不谈,能够一起谈论“异端邪说”并且不会因此气急败坏的人,是最应该认识的朋友。   
狂热分子都有一个共同点——缺乏幽默感。   
公民自由是国家富强的原因,而不是结果。随着对公民自由的限制不断上升,政府的力量会先增加后减小。   
公司内部所有不直接感受到竞争压力的部门和人,都应该外包出去。   
金钱与财富不同,财富是目的,金钱是手段,是财富的一种简便的表达方式。社会的财富总值是个变量,目前看起来是逐步增加的。贫富差距的扩大是好是坏,要看是什么造成了差距,如果是通过财富的转移,那么是坏事,如果是通过创造新财富,那么是好事。   
如果一家公司能够按照贡献付薪,它将取得巨大成功,小公司更适合。
要更好的创造财富,你做的事情需要两点保证:可测量性,可放大性。硅谷的诀窍,可测量性来自小团队,可放大性来自开发新技术。   
我们应该让自己的贡献更直接,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为公司的需要而工作,而感受不到你是为了满足顾客的某种需求而工作,就不是一个好信号。   
政府禁止个人积累财富,本质上就是在命令人民减慢工作速度。强大起来的社会,都允许创造财富(注意不是通过转移获得财富)的人保住自己的财富。   随着技术的发展,每一代人都在做上一代人觉得很浪费的事情。   
浪费程序员的时间,而不是机器的时间,才是真正的无效率。随着计算机速度越来越快,这会越来越明显,所以,现在被认为缺点是运行速度慢的语言,将来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毕竟从哲学角度上将,它的慢必然伴随着其他方面的优势。   
人们真正注意到你的时候,不是第一眼看到你站在那里,而是发现过了这么久你居然还在那里。   画作永远没有完工的一天,你只是不再画下去而已。

How to do what you love

《How to do what you love》是Paul Graham 2006写的一篇关于工作的文章。看完以后心中无数的疑惑有了答案,最深刻的两点是:找到自己志趣相投的工作是很难的事情;如何朝着这条路迈进。Paul拥有极强的独立思考能力,能从纷繁复杂的命题中拨笋般层层剥离,找到问题的内核。 大家可以去看看。

1、如何定义工作,工作到底是苦逼的还是好玩的?   
年少时的经验:学习和玩被老师分成两回事,而学习是为工作准备的。既然学习不好玩,那工作苦逼也就顺理成章。现在大多数人对问题的理解还停留在这个程度,就像认为生活一定是痛苦的一样。这个世界存在诸多未经检验的“常识”。
高中时对大人的工作有了一定的了解,发现工作并不是那么苦逼。大人们至少是假装喜欢他的工作的。喜欢才能做得好,To do something well you have to like it。但大多是假装喜欢,干一行爱一行是一种工作伦理,不得以而为之。
大学时的观念:工作并不仅是谋生,而应该是为世界创造了些什么,顺便活下来。
The definition of work was now to make some original contribution to the world, and in the process not to starve. 当然,这个过程也必然包含了痛:要做出牛逼的事情,必然要有纪律,有坚持。      

2、你到底应该有多喜欢自己的工作?How much are you supposed to like what you do?   
大多数人会低估这个问题的难度,被父母的选择,金钱,名望和懒惰的惯性所控制,而不去思考。
用了上下限的方法讨论这个问题:
  喜欢程度的上限:你必须得一段时间像感官享受一样开心,当然持续时间不能只是短暂的一秒。
  喜欢程度的下线:至少不能觉得下班后的休息时间是上班的痛苦换来的奖赏。
  判断你喜欢上了的标准:
  To be happy I think you have to be doing something you not only enjoy, but admire.   You have to be able to say, at the end, wow, that’s pretty cool.   不仅要享受工作,还要欣赏;得让你的圈子里的朋友说,牛逼!
  
  3、外物会蒙蔽你的喜欢
  声望会左右你:看到别人获诺贝尔文学奖奖你就去写作,但你看不到背后的艰辛。
  有时候金钱伴随着声望一起来干扰你的选择。
  父母总是从保守稳定的角度来锁定你。
  
  4、这个问题很难
  如果观念上没有理清,还有很多外在的干扰因素,所以找到你志趣相投的事情很难。
  那些年纪轻轻就找到自己的所爱的情况的一般都是异常的:年纪那么小就为如此复杂的人生选定了道路。
  未来的你自己放心当年那个小孩的选择么?
  实际更经常的情况是:像乒乓球一样的职业生涯,最后才辗转很久才找到。
  
  5、如何尝试转换?
  既然职业生涯有可能像乒乓球,那么是不是应该跳来跳去呢?每份工作都要做好,不能让做不好成为跳槽的借口,而应该养成把每一件事做好的习惯;
  或者工作的同时,坚持在别的尝试方面有生产性输出。这即可防止你是因为懒惰而跳槽找借口,又可以为你找到所爱做一些启发性的尝试。
  “Always produce” will discover your life’s work the way water, with the aid of gravity, finds the hole in your roof.
  
  要注意不要被现实蒙蔽,低估自己的能力:
  自己喜欢的事和自己可能做的事,这个是两码事,后者会污染你真正的思路,要时刻警惕。
  you have to make a conscious effort to keep your ideas about what you want from being contaminated by what seems possible.
  还有一个原理类似,事物总是被人们期待的愿望所污染,比如宗教。
  6、如果找到了,不够谋生咋办?
  One has to make a living, and it’s hard to get paid for doing work you love.
  边做边挑;提高能力和见识,慢慢演化;   两份工作:一份为谋生,一份为所爱,注意不要让赚钱的工作污染了你。
  
  7、不要太快做决定,慢慢来。
  要么选一个媒介性的可转换的工作;要么自己趁年轻多试试;
  If you know you can love work, you’re in the home stretch,   and if you know what work you love, you’re practically there.

黑客文化的精髓

最近读了王垠的一篇《黑客文化的精髓》 被他的一些观点深深打动。

按照以上标准,我不认为自己是个黑客。我是一个计算机科学家,我按照几百年来国际通用的礼节行事。计算机科学家与黑客的区别在于他不只按照工具的手册来完成规定的任务。他经常记不住别人设计的复杂工具如何使用,因为他本人是一个更好的设计师。他审视这些工具的设计合理性,发现蹩脚的地方,然后构思更好的设计方案。他总是嘲笑和自嘲,我们其实仍然生活在计算机的石器时代。

在自己的公司里,我希望创造一个更加人性化的氛围,而不是宣扬所谓的黑客文化。让所有人无论男女,无论水平如何都身心舒坦,受到尊重,可以谈天说地,不耻下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