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京,没有单身狗

阅读 487
收藏 5
2017-08-15
原文链接:mp.weixin.qq.com

北京的机场边上总有一群“趴活”的出租车师傅,他们每天守候在机场周围等待那群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下了飞机打车,无论是回家或者去公司,都能让司机师傅赚上一笔。

不过有一群人是不被这些司机师傅欢迎的,就是那些工作在望京的年轻人们,出一趟车实在是不够辛苦钱的。

 

望京是个非常神奇的地方,很多在望京打车的人都会遇到司机师傅问上一句,“这地方您熟么?要不您给指个道?”横平竖直的四九城里规划了这么一块百转千回的区域着实让人感到奇怪。

 

互联网别看不起社交圈

 

在北京大概有两个地方可以称得上是互联网公司的聚集地,一是中关村,二就是望京了。大概“横平竖直”的中关村代表了四通八达的互联网,“九曲十八绕”的望京代表了错综复杂的社交圈吧。

(中关村夜景)

 

中关村大概是看不上望京的,无论是从资历、名气还是坐落其中的公司的规模来看,中关村都要占据着上风,即使望京的白领们已经在工资上完成了弯道超车,这条鄙视链依旧还存在。

 

不过望京的白领们也不必妄自菲薄,虽然从资历、名气还是企业规模来看现在的望京还赶不上中关村,不过起码除了工资之外还有一样东西让望京稳稳的占据了优势——望京的年轻人们,是有性生活的。

 

大概是历史遗留问题吧,百年以前中关村还叫中官村,是作为太监们养老院和墓地而存在的,再加上中关村如今变态一般的作息时间,简直如同大清复辟一般,把男人逼成了公公,把女人逼成了厂花。

 

后厂村,没有姑娘,中关村,也没有性生活。

 

(望京夜景)

反观望京的风气倒是不错,精神面貌强了许多,90后在望京已经面临被淘汰的边缘,95后才是望京最新的宠儿。

 

朝阳初升,他们有的在办公室里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彻夜未眠,有的在拥挤的地铁里狼狈不堪,但在开始工作之后这些年轻人总会唤起自己最光鲜亮丽的一面。青春啊,不服不行。

 

年轻人是不需要午睡的,中午在健身房里操练一番之后再拿出手机运营一下属于自己的公众号,顺便跟周围的朋友交流一下撸猫心得和铲屎姿势大全,再互相显摆一下身上独特的纹身之后,相约晚上去快捷酒店了解一下纹在不为人知处的私密的蝴蝶。

 

如果这样的年轻人都没有性生活,谁有?

 

1

望京的活力

 

来自望京的一下科技的丁满似乎总是很容易让姑娘打开心扉。

 

每次丁满和姑娘们享用着韩国炸鸡配啤酒的时候,讲的不是一下科技筹备上市的故事,也不是自己苦逼的加班生活来,他只要讲讲一下科技的产品就能牢牢抓住姑娘们的目光,这三款产品分别是——“秒拍”、“小咖秀”和“一直播”。

 

虽说目前直播平台的泡沫已经逐渐破碎,但直播仍是现在最火爆的娱乐方式之一。也许不是每个漂亮姑娘都想抛头露面去做一个主播,可还有很多姑娘想要了解直播圈的故事和那些外表光鲜亮丽的主播私下不为人知的内幕。

 

有趣、有活力、知道许多八卦,这就是姑娘们给丁满的评价。丁满也笑着说:

 

望京是个有活力的地方,这里的姑娘青春靓丽,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无论这里的人、事还是工作都充满了年轻的活力。我喜欢这里,一切都能成为我的谈资,不然难道我要像中关村的那些人一样,跟女孩子聊数据聊BUG么?也许我所在公司的规模不如那些在中关村的公司大,但在这里我有美丽的姑娘和性生活。

 

2

望京的激情

彭彭在和姑娘聊天时双手总是不自觉的在空中挥舞,如果对面的人是他的敌人的话可能会感觉到压迫感和侵略性,但在姑娘们的眼里,这是正是彭彭有趣的地方,他的话语充满了激情。

 

来自美团的他将阿里巴巴称作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公司,他把送餐员的冲突类比为一次次的战役,甚至他还把自家做的那些蠢事一一数落了一番。

 

引经据典又快意恩仇,配着望京小腰的啤酒和腰子,彭彭感觉自己是一团熊熊烈火,姑娘看到他就看到了一团行走的荷尔蒙。

 

年轻男女么,荷尔蒙爆炸就意味着春心荡漾,擦枪走火的彭彭就有了性生活。

 

彭彭喜欢望京这个地方:

 

没有暮霭沉沉的夕阳产业,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激情,尤其是这里的姑娘们,无论是年纪轻轻的北漂一族,还是常年驻扎在这里的思密达妹妹们。无论加班到几点,只要她们的工作时间结束之后,她们就会卸下一切的冷漠与知性,变得热情如火。望京的夜生活不是加班,而是在红男绿女中寻找那一丝激情和温暖。

3

望京的情怀

 

辛巴用的是坚果Pro,他说这不但是因为两家公司同在望京,更是因为罗永浩的情怀打动了他。

 

辛巴来自豆瓣,这个据说精英最多,情怀最浓的平台。辛巴与平台里的用户一样,每天感慨着生活不只有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他似乎读过那些姑娘们所知道的所有的书,对创作背景、作者生平和书中的寓意了如指掌,他似乎也看过所有那些姑娘们所知的电影,无论是拍摄手法还是现实意义他都如数家珍。

 

这样的人,如果不是gay,就是个诗人,而诗人,是招姑娘们喜欢的。

 

每当辛巴被问及对如今豆瓣筹备上市时的看法时,他总是回答道,“豆瓣在几年前就有上市的机会了,可我们觉得那样太low,我们不想走别人的老路,我们不想单纯的赚钱,我们更喜欢的,是情怀。”

 

辛巴确实是个有情怀的人,他喜欢一切有情怀的东西,旧玩具、老唱片,每一个物件都有一个故事。

 

辛巴是有情怀的精英阶层,他代表了望京的一大批年轻人,他们出售的不是产品也不是工具,而是围绕在这些东西身边的,那些故事。

 

辛巴喜欢一切的老物件,但当问及他的感情经历是不是也一样专一的时候,他沉默半晌答道:

 

我也需要新鲜感来激发我的热情。

 

天下的情怀党,大抵都是如此。

 

望京和中关村的是不同的

 

望京和中关村的白领是截然不同的,更晚的发展时间给望京带来了更多的青春和活力。年龄的优势让他们有无穷的精力,工作的压力不会压缩掉他们娱乐的动力,他们的生活不止有工作,还有诗和远方,当然,还有姑娘。

 

如果说中关村依仗的搜索、通讯和门户业务是时下互联网的刚需品的话,那么望京所依仗的娱乐、生活和社交业务就是互联网的奢侈品了,他们带给望京的白领们沟通技巧,社交能力和个人价值的提升,简单的说,在望京工作的人想骗个姑娘,比中关村的人强多了。

 

所以说中关村没有姑娘,别怪中关村。望京没有单身狗,问过我们新媒体从业人员了么!都给你们揭露出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