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二旗程序员杀人事件

阅读 5108
收藏 28
2018-05-02
原文链接:www.jianshu.com
西二旗程序员杀人事件

(一)凶器

今天我想杀人,即便做不到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也要伏尸二人,血溅五步。

杀人这个念头,我曾经冒出过不止百遍,今天我终于下定决心要付诸实践。

无论如何,今天必须杀人,神来杀神,佛来杀佛,魔来杀魔。

要是有把AK47最好,见人就突突,杀他个片甲不留,我觉得在被武警击毙之前,应该能杀尽所有的仇人。

不过鉴于我国禁枪,一时半会儿我也没有门路搞到枪,而今天又必须杀人,我决定放弃用枪的想法。

我想到了菜刀,厨房里就有一把,是隔壁租户不远千里,从日本带回来的。那把刀锋利无比,削肉如泥。我曾经亲眼目睹他们用那把钢刀,轻而易举地就把一整只白条鸡碎尸万段。

菜刀虽好,但短时间内只能杀一个人,倘若他们一群人奋起反抗,我可不一定是他们对手。

忽地,我想起了卧室一隅摆放着的那把弩,它用的是最好的木材,最好的竹子,最好的铆钉,最好的马尾,还有最好的箭镞。

弩是我利用业余时间,翻阅各种资料,耗时数月打造而成。不敢说百分百还原了三国时代的诸葛连弩,但还原度至少有五六成。这把弩能够连发五支箭,去年回乡下老家的时候,我曾用这把弩射杀了一只黄鼠狼和邻居家的若干只鸡。

近距离的话,弩的杀伤力足够强,不过只有达到一箭封喉的射击准度,才能确保将仇人真得杀死,然而我并没有那么高超的技术。

我咂摸许久,心中有了一个计划「先用弩把人射伤,减弱他们的战斗力,随后再拿菜刀把他们终结」。

菜刀与诸葛连弩的配合,简直堪称完美。

(二)目标

A,蓝妖精(必杀)

蓝妖精毕业于某农业大学畜牧业,30岁之前一直在一家农场负责种猪培育。她在35岁的时候空降到我们公司,半点互联网技术都不懂,然而却是我们部门的技术总监。

作为公司创始人之一的小姨子,关系硬就是横,无人敢惹。她之所以不去当什么人力资源总监,商务拓展总监,我猜想是因为我们这群程序员比较听话,易管理,好驾驭。

每次部门例会,她都脏话连连,把我们程序员说的一无是处,贬低的一文不值。此外,我几次申请加薪,她都拒绝给我签字。

昨天的年会上,她居然还被评为公司年度优秀总监。这种靠旁门左道位居高位,自己却身无长物的关系户该杀。

B,费大仁(必杀)

费大仁是我的直系老大,名字虽叫大仁,却不怎么仁义,典型的笑面虎。他总是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经常给我画大饼。入职前的那些信誓旦旦的承诺,现如今一件也没有兑现。

更为可气的是只要线上的产品出了问题,他就让我们这群小弟背锅,天天拿着KPI压着我,使得我一刻不得闲。

来这里的第一年,我没日没夜地加班,一年的产出甚至抵得上两个老员工。可年终的时候,我却背了个最低绩效,不过作为新人,当时我忍了。

今年是来公司的第二年,又到年底了,我竟然又背了个最低绩效,那个才入职不久的应届生小武居然都比我绩效好。

就在昨天年会上,小武还被评为公司年度优秀新人,奖励苹果笔记本一台。我一打听才知晓原来小武是公司一位副总的小舅子。

这种溜须拍马,欺软怕硬的老大该杀。

C,苟朴实(必杀)

苟朴实作为部门的老员工,天天倚老卖老,对我颐指气使。他把所有脏活、累活都推给我做,最后还把我的劳动成果占为己有,牛皮吹得吱吱作响,肚子里却是如也空空。

此外,这人还擅长越级打小报告,是蓝妖精安插在我们组的眼线,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告发到蓝妖精那里。

这种汉奸走狗,老奸巨猾的老员工该杀。

D,汪走眼(必杀)

作为与我对口的产品经理,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对于产品经常看走眼。他天天给我提一些不切合实际的需求。历经千辛万苦,我终于实现了他的设计,可这货居然又要改需求,害得我一遍遍地重来。

大部分我加的班都是为了他那些破需求,我反驳他,他总是请出蓝妖精来压我。

这种没有独立人格,独立思考能力的产品经理该杀。

E,吴事左(必杀)

作为我程序的测试员,他每天就知道在工位上玩手机,按时上班,准时下班,早一分钟不来,多一分钟不待。

我把写好的程序给他了,他说他测试了,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绝对不会出问题,还一个劲儿的恭维我的代码水平之高超。

可是每次上线,我负责的产品总会出一些低级问题,害的我不停地背锅,一个一个又一个。

这种拿钱不办事,得过且过的测试员该杀。

......

(三)出发

我从衣橱顶上找到了那把布满灰尘的弩,还有若干支未曾沾过血的箭镞。

在去厨房找菜刀的时候,碰到隔壁合租的小情侣正粘在一起做早饭。他煎蛋,她打豆浆,二人协作,默契十足。

寒冷的冬季里,我被这对小情侣狠狠地撒了把狗粮,我只觉得浑身寒颤。我决定先杀了这对狗男女,然后再去公司解决那群混蛋。

我要声明,之所以想杀这对小情侣并不是因为我嫉妒他们甜蜜,而是我愤恨。我们美其名曰是合租,实际上他们霸占了厨房,霸占了客厅,连厕所的盥洗池都霸占了。

更令我忍无可忍的是他们每晚都制造噪音。几个月下来,我患上了神经衰弱,几次上门进行委婉地劝导,他们不但没有丝毫歉意,反而变本加厉。

反正要杀人,也不在乎多杀两个。

不过那男的是个健身教练,倘若与他刚正面,肯定是干不过。我必须从他背后袭击,给他一个冷不防。我设想可以躲在屋子里,等他开门准备外出的时候,直接给他一发弩箭。

至于那女的,先前,我跟她吵架从来都吵不赢。我决定先制服她,将她捆绑起来,然后封住她的嘴,先好好跟她聊聊人生,最后再做掉她。

他们端着早餐进了屋,我悄悄地拿着诸葛连弩跑到他的门口,只要门一开,人出来,弩箭立马射出去。

我站在他们卧室的门外,心砰砰直跳,耳朵隐约听到了里面小情侣的对话内容。

女的说:“最近这网速怎么这么慢?”

男的说:“我找到原因了,不怪联通,是隔壁那个程序员改了路由器的配置,一会儿我要去跟他好好谈谈,最近肝火有点旺,需要找个人发泄下。”

我心一惊,三十六计走为上,我决定不杀小情侣了,太浪费气力与时间。

时间宝贵,不能错过最佳杀人时机,我必须赶紧出发,赶在大家上班之前进入公司,好好地布置一下杀人现场。

(四)布置

我背起电脑包,快步跑出门,电脑包里装着一把菜刀,还有一把弩,若干支箭。

地铁是上不去的,安检太严格。公交车太挤,又开得慢,也不成。我扫了几辆共享单车,均未成功。反正要杀人了,也没必要省钱了,我拦了辆出租车。

还有 35% 的精彩内容

评论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