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大四看了三章《SICP》之后我就自诩为一个函数式编程爱好者,之前也在公司分享过一个 Haskell 的 Topic,效果非常糟糕,讲到后来已经没剩几个人了,只得草草收场。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之前还发过一个朋友圈,跟人论述我对范畴论一些概念的理解,翻了翻朋友圈找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