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写了一篇文章《为什么现在的人工智能助理都像人工智障》,当时主要是怼“智能助理们”。这次呢则是表达 “我不是针对谁,只是现在所有的深度学习都搞不定对话AI”,以及“你看都这样了,那该怎么做AI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