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s再次修改协议!被喷伪开源也要与云厂商怼到底

阅读 2370
收藏 13
2019-02-22
原文链接:mp.weixin.qq.com
来源 | ZDNet
编译 | 阿拉丁、赵钰莹
编辑 | Natalie
AI 前线导读: 云计算厂商和开源公司之间的争论进一步升级了,前天刚刚获得 6000 万美元融资的初创公司 Redis Labs 成为了这场争论风暴的中心。近日有消息爆出,称 Redis Labs 已放弃在 Apache 许可证之上添加 Commons Clause 的策略,本次预计会增加新的可用源代码许可证:Redis Source Available License,而这并不是一个针对开源的许可证。开源时代是否已经成为过去式?需要有新的东西出现吗?一些公司说是的,而另一些则认为这是胡说八道!更多优质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I 前线”(ID:ai-front)
Redis Labs再次修改许可,Commons Clause将被删除

去年 8 月,数据库制造商 Redis Labs 将公司开发的 Redis 模块从 AGPL 迁移到将 Apache v2.0 与 Commons Clause 相结合的许可证,并对销售许可证涵盖软件做出限制。然而,近日传出消息称 Redis Labs 正在放弃其 Commons Clause 许可,转而使用新的“available-source”许可证:Redis Source Available License (RSAL),这不是针对开源的许可证。

过去几个月,Redis Labs 在开源 Apache 许可证之上使用 Commons Clause 来保护其对 3-Clause-BSD 许可的 Redis(流行的开源内存数据库)中添加模块的权利,简单来说,自研 Redis 模块 - RediSearch,Redis Graph,ReJSON,ReBloom 和 Redis-ML 将不再是开源软件,而是源码可用(source available)级别。但是,正如 Redis Labs 首席营销官 Manish Gupta 所解释的,这个许可没有太大用处,反而混淆了开发者对模块是否是开源的理解,它们不是开源的。

因此,在运行几个月过后,Redis Labs 最终决定删除 Commons Clause,并更换新的许可。

新的许可 RSAL 涵盖了一些 Redis 模块,它们运行在开源 Redis 之上,包括 RedisSearch,RedisGraph,RedisJSON,RedisML 和 RedisBloom,但 Redis 仍然在 BSD 许可下。

Gupta 表示,RSAL 授予了绝大多数用户对开源许可的同等权利。使用 RSAL,开发人员可以使用该软件,修改源代码,将其与应用程序集成并使用、分发或支持等。

但是,RSAL 禁止在数据库、缓存引擎、流处理引擎、搜索引擎、索引引擎或机器学习 / 人工智能服务中使用这些模块构建应用程序。简而言之,Redis Labs 禁止其他公司以任何方式从 Redis 赚钱。

与此同时,Redis Labs 希望每个人都了解新的 RSAL:

对 Redis 核心许可证的影响为零,该许可证将始终根据 3-Clause-BSD 规则。与其他开源数据库公司不同,Redis Labs 建立了专门的团队(由 Redis 的创建者 Salvatore Sanfilippo 领导),以完全独立的方式管理 Redis 核心。此外,不会将核心组件移动到闭源环境来限制开源 Redis 的功能。因此,开源 Redis 包含运行分布式数据库系统所需的所有组件——复制、自动故障转移、数据持久性和集群。

此外,Redis 认为 RSAL 不针对开发人员。相反,正如 Redis Labs 首席执行官 Ofer Bengal 最近所说的那样,云计算公司利用其垄断力量来采用成功的开源项目而不对其做出任何贡献。

Redis 在声明中补充表示,其他受人尊敬的开源公司,比如 MongoDB 和 Confluent,都对开源许可创建了自己的现代提案。每家公司都采取不同的方法,但所有人都有相同的目标——阻止云提供商采取成功的、由其他人开发维护的开源项目,并将其打包成专有服务,利用其垄断力量产生大量收入来源。

Redis CEO:有人利用开源捞钱,旧观念必须改变!

2 月 19 日,Redis Labs 宣布获得新一轮 6000 万美元的融资,截至目前,Redis Labs 已累计筹资 1.46 亿美元,新一轮融资资金将用于加速市场开发战略,并继续投资 Redis 社区和产品开发。

Redis Labs 首席执行官 Ofer Bengal 表示,该公司尚未盈利,并指出公司本不需要筹集这一轮资金,但出于加速增长的目的才进行此轮融资。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你必须花费很多精力和努力去推动产品开发。”而 Redis Labs 的下一步计划是上市。他说道:“我们认为,机会难得,我们可以创建一个值得上市的大型公司。”

Ofer Bengal 向媒体透露,Redis 新推出的 Common Clause“开源”许可协议是带来此轮融资的一个重要原因。他说:“社区已经意识到过去的开源概念必须做出改变。现代云计算公司凭借他们的垄断力量利用成功的开源项目赚得盆满钵满,但却不为这些项目做出任何贡献。旧的开源概念已经不合时宜了”。

反对者:Redis是伪开源,云厂商贡献也不少!

但在云原生计算基金会(CNCF)首席技术官 Chris Aniszczyk 眼里,这种说法完全就是 BullShit。

Aniszczyk 指出,“有些云供应商是开源的最大贡献者”。例如,谷歌和微软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动他们的云开源工作。实际上,微软正在公司内部正式采用开源开发方法。

其实 Aniszczyk 并非唯一一个对 Redis 开源立场持反对态度的人。

Adobe 开发者生态系统主管 Matt Asay 认为:

云供应商,特别是 AWS 被称为开源寄生驱逐者的说法似乎很流行。然而,真实的贡献者数据实际上告诉我们,这种对于云计算厂商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至少在宏观层面是这样。与其他公司相比,谷歌和微软对开源社区的贡献率要高出几个数量级,甚至被大量批评的 AWS 也是世界十大贡献者之一,并在去年大幅增加了其贡献度。实际来说,很多云厂商是开源世界的重要贡献者。也许,云不是开源的敌人,而是最好的盟友。

Red Hat 技术传播者 Gordon Haff 最近指出,Redis 的论点并不新鲜(过去一年,Redis 方面曾在多个场合表达过这一观点)。2008 年,在 AWS 成立不久后,他就看到了这家公司即将为开源世界带来的巨大影响。尽管 Redis 提出了相反的论点,但 Haff 并不相信这种情况。相反,云计算公司正在拥抱开源,不是因为它让开发者查看源代码,而是因为它的协作开发模式。

Apache 软件基金会联合创始人 Jim Jagielski 在推特上写道:“如果有人认为 20 多年来开源世界一直没有遇到过类似目前的情况,那么他要么是无知,要么是不诚实”。他接着指出,Apache Web 服务器开发者一直很欢迎商业公司的“搭便车”行为。因为这样做可以为所有 Web 用户提供一个公开和公平的竞争环境。

Red Hat 开源布道师 Rich Bowen 认为 Redis“有点无脑。现今有很多人加入开源世界,他们不愿意花时间研究一下情况,直接把这些看作是新问题”。

早些时候,开源倡议(OSI,得到 Debian、Mozilla 和 The Document Foundation 等众多合作伙伴的支持)重申了其对开源定义的承诺。OSI 表示:“我们知道,如果没有这个对开源的标准定义,软件开发是不可能走下去的。如果任何人都可以提出自己对开源的定义,那么这个世界就会缺乏信任,而如果没有了信任,就不会有社区,不会有合作,也不会有创新。

Italo Vignoli 是 LibreOffice 文档基金会的负责人之一,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Common Clause 等新的许可协议将会“破坏开源的完整性,如果置之不理,它们将会破坏开源软件用户和贡献者的信任。”

Andrew Updgrove 是 Gesmer Updegrove 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也是标准和开源方面的著名律师,他基本同意上述的观点,但他认为“永远不改变是个很糟糕的想法”。

Updegrove 说,开源定义“基本上反映了利益相关方(并非所有利益相关方)在某个历史重要时刻就公平等主题达成的共识”。

从历史角度来看,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共识可能会发生改变,就像历史上所有与公平概念有关的共识都发生了变化——通常是朝着更好的方向变化。这种情况很可能也会发生在开源定义上,而且任何改变都有可能变得更好,只要它们由所有相关各方达成共识。

也就是说,Common Clause 不是真正的开源。Updegrove 还在之前的博客中写道:

如果将 Commons Clause 放入开源许可的队列,那么开源许可很可能会变得面目全非。其次,如果 Commons Clause 能够流行起来,很可能会导致一种不受欢迎的趋势。在开放源码的早期,许可的泛滥并没有任何好处,并且会造成持续的混乱和复杂性,因为不是所有许可都与其他许可兼容。这意味着在将任何一段开放源代码添加到代码库之前,都必须确定其许可是否与同一产品中的其他软件许可兼容。这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Commono Clause 和其他类似的许可,如 MongoDB 的服务器端公共许可(Server Side Public License,SSPL)毫无疑问都是令人头疼的问题。他们试图让其他公司在享用其开源软件的同时,也将从中得到的利润共享出来。

Common Clause 禁止其他公司销售从其授权的代码派生出来的软件,还阻止为其提供咨询或支持服务。所有这一切的重点是阻止其他公司(特别是 Amazon Web Services)将 Redis 作为服务提供给用户。

当 Redis 第一次做出这一举动时,OSI 主席 Simon Phipps 在 Twitter 上说:“Redis 变成专有软件,这很糟糕。这不仅仅是对合理使用的限制,而是在废除软件自由”。

从那时起,相关的争论进一步加剧。一些 Linux 发行版(如 Debian 和 Fedora)已经将 Redis 移除。Red Hat 也因为 SSPL 放弃了 MongoDB。

从短期来看,Redis 是成功的,毕竟 6000 万美元的融资不是个小数目。但是,从长远来看,推动开源许可和软件融资只会伤害到 Redis 和任何试图围绕开源建立业务的人。

围绕 Commons Clause 这样的许可证已经产生了足够多的热点话题。如今,Redis Labs 增加了新的 RSAL,并且不是开源的,而 Redis 代码本身仍然是开源的,这会让争论消失吗?

延伸阅读

Kafka 团队修改 KSQL 开源许可,怒怼云厂商

上任三把火!谷歌云新任 CEO 怼 AWS 开源问题

技术寡头争霸传之:控制开源工具,就控制了整个生态

参考文章:

https://www.zdnet.com/article/the-battle-between-real-open-source-vs-faux-open-source-heats-up/

https://www.zdnet.com/article/redis-labs-drops-commons-clause-for-a-new-licens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