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川,为什么不能跟孙宇晨好好说话呢?

阅读 176
收藏 5
2019-06-07
原文链接:mp.weixin.qq.com
 

作者:徐车长

2014年的11月份,创业大跃进刚刚开始。

在老牌商业媒体中国企业家杂志的牵头下,陈华、王小川这帮身价十亿美元的70后互联网小巨头和未来新希望的袁帅、孙宇晨等90后,坐在一起搞了个学习班。

这个学习班叫《创客987》,美其名曰让70后、80后、90后一起互相交流创业经验,思考创业、新兴技术、金融市场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从形式上看,《创客987》有点像市重点学校常搞的「尖子生交流会」,不过从这些90后的级别和水平看,更像是王小川这帮奥赛班的尖子生,去下乡帮着做做「差生扶贫会」。

这两拨人是玩不到一起的,王小川还在清华的时候,应该还是愿意听听90后讲话的。

但是现在刚刚从张朝阳眼皮底下搞了个「搜狗」经济特区出来,一路从带十几个实习生做搜索,打到现在十几亿美元的公司,见过大钱,打过硬仗,处理过360和腾讯的关系,自然开始追求某种程度的第一性原理,更愿意洗洗耳朵,听陈华讲讲当时和吴世春是怎么一起做大酷讯的。

「差生扶贫会」上,王小川并没有正眼看过孙宇晨,这也引燃了后者的怒火,以致于时隔5年的今天,王小川还要被孙宇晨发的朋友圈反复强调。

「新年与朋友翻起一张照片,2014年11月24 日,我和王小川录制节目。我永远也忘不了他这打量骗子的眼神,他说我是骗子,肯定会失败,和我录节目是耻辱,最后甚至没法录下去。后来不到三年我公司就超过搜狗市值。人生中,瞧不起你的人对你的鞭策更加刻骨铭心。」

如今孙宇晨以456万美元拍下巴菲特的午餐,大秀new money的肌肉,可王小川依然想的是还好当年没怎么搭理这个骗子。

屌丝永远是屌丝,即使一夜暴富也得不到白月光的认可,蹭到王小川热度的孙宇晨想必心中先是一喜,又是一酸。

01

孙宇晨的发家历程,离不开「赌」、「吹」、「抄」、「跑」几个字,这也是何瑫那篇《风口上的孙宇晨》着墨不多,没来得及点出来的几个点。

孙宇晨本身读书的时候是读文科的,还是个学渣中的顶级学渣,在惠州一中这种非重点学校,常年年级倒数,按理说发挥正常就是个民办大专,最多上上黄河科技学院、驻马店机电专科之类的学校。

但学渣有学渣的梦想,活在梦里的孙宇晨还特别想上北大,按照杨永信院长的话说,这种人,得电。

创投圈有句话说的好,在一个牌桌打牌,要是打不过别人,就得多掀桌子。

孙宇晨为了上北大,选的是典型的「掀桌子」路线,不努力学习,但一直押注新概念作文大赛,想要通过额外加分,复制韩寒的道路「赌」一波大好前程。

他不断模仿获奖作文的文风,三年来屡战屡败,但老天爷关键时刻眼睛里进了沙子,在高三最后的机会里,给他开了复试的窗户。

孙同学作为一个合格的投机分子,也非常争气,关键时刻绝不掉链子,拿到了新概念的一等奖,获得了北大自主招生资格。

经过一年的玩命恶补,2007年孙宇晨凭借一等奖20分的高考加分,顺利进入北大中文系,活脱脱的一个屌丝逆袭的励志典型。放今天就得全县城挂横幅,敲锣打鼓,大放鞭炮。

进入北大后的小孙拿得动刀了,飘了。他非常迷恋做「校园意见领袖」的感觉,变得经常四处演讲大说胡话,为了引人注意常常作出出格举动,常常闹得北大鸡飞狗跳,是典型的坏学生。

他作为交换生在香港的时候经常参与游行示威,回北大后又大搞地下沙龙,邀请自由派知识分子在北大附近的咖啡馆交流,被国安人员阻止后,他希望组织能够「正规化」,向北大团委申请注册「西学社」,但成立仅三天就被校方解散。

他对外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北大学生会主席,竞选一事历经数月,孙宇晨曾「狂吹」自己已攻下半数以上票仓,却未出现在竞选现场,最后败选。

他模仿胡适开设《每周评论》,发布于人人网,经常讽刺政府,哗众取宠,以此获得关注,但最终被人扒皮文章「抄袭」,遭遇全网唾弃,「孙宇晨陷抄袭门,曾为《亚洲封面》人物」这种标题反复见诸报端。

因为担心被开除,他只能搞快点,申请提前一年毕业,并于2011年秋季入读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东亚研究专业。

到了美国之后,在文学圈已经混不下去的孙同学,先是和一群留学生注册公司,制作视频节目《留美三人行》,想要做点实业,整点US dollar。但项目本身入不敷出,他选择抽身离开,而后又申请数十家金融机构实习,悉数落选。

因为缺钱,孙宇晨发出了“美国富人太多,不如借点小钱花花”的感慨,于是他加入宾大投资协会,准备傍个白富美,或者宰一些白皮儿富人。

白富美没找着,但神话创造了。

接下来的孙宇晨如有神助,一年之内,先买特斯拉的股票,后炒比特币,声称收益达七八十倍,这成为他此后多次向媒体「吹嘘」的又一段传奇。

没人知道他的说法是真是假,经过媒体再三追问,他的说法是赚了上千万元人民币。

2013年底,投机分子孙宇晨看到了比特币的大好钱景,他决定加入位于硅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Ripple Labs。

这和5年前我国非985高校的学生做法如出一辙,甭管有几个钢镚,甭管有没有专业要求,先进去BAT把简历镀镀金再说,实在不行就先做产品经理呗。

一个多月后,孙宇晨荣归故里,他以 Ripple Labs 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但在公司后续活动中显示,Ripple的大中华区负责人不是他,而是一位女性,这位女性表示并不认识孙宇晨这个人。

回国创业需要融资,孙宇晨在向一家创投基金寻求投资受挫后,他迅速找到著名的 IDG 资本,成立锐波科技,不知道熊晓鸽是人傻钱多,还是相中了他的背景和嘴炮。

拿到投资后,孙宇晨被拉入 IDG 的90后创业者微信群,起初只有三四个人,但后来很快增加到三四十人。投机分子的嗅觉确实灵敏,孙宇晨感觉“90后创业热”的妖风即将刮起,自己应当站在吴军口中的浪潮之巅。

为此,他聘请一家著名财经媒体的高管担任市场副总裁,专门为他打理公关事务,主打「90后创业领袖」牌,拜会各大商业媒体,寻找论坛演讲机会,成为他当时的头等大事。

不久之后,IDG 宣布设立「IDG 90后基金」,规模1亿美元。面对媒体「炒作」的质疑,IDG 的熊晓鸽称,90后创业者的时代已经到来,投资和支持他们是抢占行业先机和制高点。

喂喂喂,上次马云喊新零售,你们也是这么说的。

孙宇晨的自我推广相当于「滚雪球」,不断给自己增加新的title,波场创始人,陪我CEO,IDG 的投资,马佳佳的绯闻,马云湖畔大学的首期学员,媒体的不停报道,都在为他背书。而背书越多,人们越愿意关注他、相信他,他就能获得越来越多的资源。

得到众多关注的孙宇晨,创建波场后发行了自己的币种,然后不断买入拉高比价,号召自己的粉丝跟进买入,币价到了高位自己快速卖出,共计套现120亿。

这个靠割韭菜赚了120亿人民币的男人,随后蒸发了一年,生死未卜,甚至连员工和投资人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之后他出现在18年的「币圈骗子」李笑来不慎泄露的录音中,在录音中李笑来声称孙宇晨是个骗子,可见李笑来在他那也吃了不少亏,被没被骗过钱,只有李笑来本人知道了。

「2014年11月24 日,我和王小川录制节目。我永远也忘不了他这打量骗子的眼神,他说我是骗子,肯定会失败,和我录节目是耻辱,最后甚至没法录下去。后来不到三年我公司就超过搜狗市值。人生中,瞧不起你的人对你的鞭策更加刻骨铭心。」

都说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但孙宇晨是一个广东人。

02

与孙宇晨水分极大的新概念作文一等奖不同,王小川在成都七中的时候拿的是国际信息学奥赛金牌。

王小川是彻头彻尾的学霸,不然清华上学的时候,也不会说出「我找女朋友只找比自己成绩好的」这种话,也不会一上综艺节目就被广大女性喷「直男癌」。

搞研发做程序员这个领域内,学霸的特色是一个人能顶十个,ACM届的教主楼天城就是个现成的例子。

所以熟知这点的张朝阳让王小川做搜索打百度,只给了6个headcount,王小川招的全是清华信息竞赛队的学生。

等到2005年百度上市了,百度把对手们越甩越远,张朝阳对王小川的草台班子失去了耐心,于是有了王小川第一次靠边站。

最潦倒的时候他要自己给自己的师弟们擦办公桌,倒热水,买饭,生怕这「十几个人,七八条枪」也跑了。

但天无绝人之路,王小川最点背的时候,马占凯送来了搜狗拼音输入法。

马占凯原来是国企员工,喜欢琢磨东西,又看到中关村的变化,就想要改行互联网。萌生了拼音输入法的创意后,他最先找的不是王小川,而是李彦宏。

当时百度即将上市,Robin同学忙着开庆功会,忙着和马东敏一起旅游。马占凯按照网上的格式给百度客服先后一共发送了十几封电子邮件,希望获得李彦宏的见面机会,但最后得到的都是「谢谢关注百度!」的回复。

马占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又给搜狗发了邮件,立即得到了王小川的回复:三天后见。随后面试成功,恰逢收购紫光失败,搜狗输入法得到立项,马占凯成为了输入法第一代产品经理。

王小川虽然每次跟百度叫板的时候总显得小肚鸡肠,但是只要一提搜狗输入法,都会饮水思源感谢马占凯,还把名号「搜狗输入法之父」挂在马占凯的头上。这点比百度PR后来把贴吧的发明权都归到李彦宏身上厚道多了。

相对于孙宇晨牢牢控制的波场,王小川面临失去搜狗的风险,几乎每两年就要来一次。

2008做浏览器他第二次靠边站。2010年,李彦宏和周鸿祎都谈过收购,李彦宏想要他这个人不想要搜狗的产品,周鸿祎想要搜狗的份额不想要王小川这个人,但是张朝阳都动心了,反正都是卖,卖谁都一样。

逼得王小川跑到杭州找马云求帮忙,要他把搜狗从搜狐拆分出来,马云卖了他一个人情,阿里巴巴战略投资1500万美元,救了搜狗一命。

王小川你看看,你学习再好,关键时刻还得找个金主爸爸。

王小川最惊心动魄的日子是2013年,当时周鸿祎为了拿下搜狗,多次在公开场合和张朝阳秀恩爱,从搜狐的各条产品线到张朝阳的江湖地位夸了一个遍。

360如果拿下了搜狗,两家搜索相当于拿下三成以上市场份额,就能够在百度躺着挣钱的腹地撕下一条流血的口子,加上老周指哪儿打哪儿的魄力,360的股价在那个时间开始扶摇直上。

这刺激周鸿祎开出了足够有诚意的价格,张朝阳也同意了。

得知这个消息,王小川想故技重施,但他不好再找马云帮忙,于是就申请了一次去深圳的出差。

这条差旅信息一出现在总裁办的OA系统上,上过一次当的张朝阳就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算盘,好小子又想搬救兵是吧?随即一个电话追过去,喊王小川立即回头,不然停职。

从首都机场到清华东门最多不过一小时车程。在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王小川在车里拨通了一个电话,和电话那边的 Pony 和 Martin 当场谈下了腾讯战略投资的基本条款,价格比周鸿祎出得更高,条件更好。

等到回去见到了张朝阳,王小川把这个条件拍在桌子上,张朝阳明白了,腾讯像雷军对待傅盛一样,早就准备好1亿美元准备投给单飞的王小川。

最后的结果你们当然都知道,马化腾满面红光地站在左侧,王小川笑容灿烂的站在中间,张朝阳面露微笑地站在右边,留下了一张照片,以及一份腾讯使用搜狗搜索到2023年的协议。

到底为什么,为了避免落在周鸿祎手里,王小川要赵氏托孤,为搜狗求一次阿里的救兵,再求一次腾讯。

我想王小川大概可以借用王兴那句话,「从战斗力上,周鸿祎很强,如果360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03

身为学霸的王小川,对搜狗依然没有足够的掌控能力,张朝阳给他开出的年薪是1600万人民币,给的title是CEO。

但相对于15亿美元的市值,仅仅持有5.3%搜狗股份的王小川,充其量最多是公司三把手,算得上一个小合伙人。

搜狗的一二把手分别是持有47%股份的搜狐和持有45%股份的腾讯。

孙宇晨的激将法恰好打在王小川的痛处上。王小川一个学霸,混了这么多年,只能是一个打工皇帝。

而孙宇晨靠着不断的刷脸和机构背书,在区块链论坛上和NBA的科比,和央行的周小川谈笑风生,靠着自己的力量割了120亿人民币的韭菜,是一台名副其实的跨入上层社会的韭菜收割机。

王小川你有什么资格瞧不上我们孙宇晨?说人家是骗子?

走邪门歪道,一夜暴富的人,最怕的就是不思进取,持续地搞一些见不得人的生意,真正聪明的,早就继承前辈特色,洗白上岸,成为优秀的企业家了。

孙宇晨老板在18年名利双收的时候,还找到媒体朋友闫浩,问能不能牵线搭桥咨询下收购A站的事情。

别人都在骗,孙老板骗完就想着买,想着洗白提前上岸,可见其商业嗅觉之灵敏,确实是企业家中的楷模。

无奈天公不作美,A站被快手的宿华收了,不知道以后孙老板会不会再拍一顿特朗普的午餐,发一条朋友圈,诉说一下当年被宿华虎口夺食之痛,加几句什么等了宿华8个小时没等到人啦,凸显一下这种创业圈老干部的傲慢。

王小川,要尊重老创业者被新创业者取代的客观历史规律,你就不能虚心学习一下?

投资行业就没有你们创业圈这种怪风气。

朱啸虎作为New Money的代表,虽然脾气大、嘴碎,但如今已经成就了好几单十亿美元的生意了,业绩在市场上放着,所以老一辈的投资人也不得不服,最起码姿态上对朱啸虎缓和了很多。

年轻投资人如今也没谁有兴趣听熊晓鸽分享什么五个千亿市场,我为什么错过了阿里巴巴,倒是被朱啸虎带着入行从业刚五年的周亚辉投资笔记传遍了朋友圈。

2016年的时候,一个圆桌会上天使投资人龚虹嘉揶揄朱啸虎:「伟大投资人和土豪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要他看重哪个项目就砸大钱,往往他一砸大钱,长则一年,短则几个月就结束战斗。我们花十几二十年才能结个果,你(朱啸虎)就整两三年。所以你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也改变了我的价值观,向你致敬」。

这话听起来也并不像全是表扬,话里还带着刺儿,但也恭维了朱啸虎一把。

可惜朱啸虎听不到柠檬精的夸奖,因为他在会上睡着了。

Old Money 瞧不上 New Money,这原本是投资行业的热力学第二定律,但如今Old Money 纷纷向 New Money 看齐了。

经纬的老大张颖就好几次公开表示,反思经纬为什么这么大的团队,抓到的案子还不如朱啸虎。

王小川,你一个70后企业家,怎么能不向90后120亿身家的新企业家看齐呢?

孙宇晨他年纪轻轻,凭本事骗钱,有什么错?

李国庆出去搞知识付费割韭菜了,罗永浩不造手机改搞电子烟了,微信高P创业失败回流拼多多了,刘强东都穿上过黄马甲了。

人到中年,都在想着法的割韭菜,用自己的名声给自己创收,怎么你王小川四五年过去了,还是在微博用极致理性追求科学真理、艺术和大爱,真正给人类做贡献的人生追求,来定义成功呢?

思想品德课学的太好,这是偏科,这样没法拿创业状元啊。

王小川,你学点骗术怎么了?

王小川,你为什么不能跟孙宇晨好好说说话呢?

点个在看,支持一下王小川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