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695

【程序员脑洞故事】宇宙尽头的描述符(上)

张翔心里很清楚,发生在中关村那家IT公司的密室失踪案,可算是让局里的领导们伤透了脑筋。而且更糟糕的是,自从负责调查这起案件的王队也遭遇意外之后,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再次起用史强来调查这个案子。

要说史强这个人也确实劣迹斑斑,经常私下里搞刑讯逼供,要不就是搞威胁证人那一套。这都已经是第三次被停职了,但仍不悔改。这次老局长让他做史强的助手,也是看中了他办事稳妥的优点,能在关键时刻制止史强,不至于搞得太过分。

但是,史强在刑侦业务上的能力,是每个人都不可否认的。张翔心想,局里那帮刑侦队长加起来,恐怕也未必抵得上史强一个。


迎接他们的是长远天地公司一个姓刘的人事经理。

史强掏出证件,在这位刘经理的面前晃了晃,还没等对方看清楚,就收回来塞到了裤兜里。

“我们是来调查你们公司的案子的。”史强粗声粗气地说。说完,他掏出打火机,点了根烟叼在嘴里。

张翔发现刘经理脸上露出了明显的不快。

“史队,人家这里是工作区,不能吸烟。”他小声对史强说。

“真烦人,怎么哪都这么多规矩!”史强虽然嘴里这么说,但还是把烟熄了丢尽了垃圾桶。

张翔忙把自己的警官证递给刘经理看,“刘经理,这位是我们史强队长。我们是来接替王队继续调查之前的案子的。还得请您多多配合,介绍一下现场的详细情况。”

刘经理的脸色有了明显地好转,“张警官,看那边,那间办公室就是我们CTO失踪的地方,也是你们王队长失踪的地方。”

张翔转头望过去,那边有一间小的办公室,办公室门外还有几排工位。但工位几乎都空着,只有一个人仍坐在那里工作。

他向刘经理表达了他的疑问:“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为什么这些工位都空着呢?”

“唉——”刘经理长叹一口气,“之前发生在这里的失踪案实在是太过离奇了,人们都觉得这间办公室——怎么说呢——有点邪乎!原来在这附近的工作的人,大部分都把工位搬到远处去了。还有一些员工离职了。”

史强用手指了指还在办公室门口附近工作的那个小伙子。

“他呀,他叫小白,今年刚来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嘛。年轻人不信邪,后生可畏啊。”

(作者注:没错,这个小白,就是《程序员的宇宙时间线》里的那个小白。)

见他们走过来,小白从工位上抬起头,眼中先是一阵迷茫,然后竟露出惊喜的表情。他跑过来握住了史强的手,“大史!你真的是大史吗?”

这下倒把史强给整懵了,“局里的人确实都管我叫大史。可是你咋认识我呢?”

“因为我曾经去过未来。”小白脸上现出狡黠的笑容。

“小白,你是科幻看多了有点晕了吧!快回去干你的活去!”刘经理训斥道。

小白灰溜溜地又回到了工位上。

“别理他,我们继续。”刘经理朝张翔和大史他们摆摆手。


他们现在所在的这间办公室,就是“密室失踪案”的案发地点。

据刘经理介绍,在案发之前,这里是公司CTO(名叫Charles)的私人办公室。在一个多月之前的那天晚上,Charles独自在这个办公室里加班。已经到了晚上10点了,公司里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突然,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惊叫,然后是Charles的一阵狂笑。

当时小白也在公司加班,他和另外几个同事一起冲进了Charles的办公室。令他们惊讶的是,里面竟然一个人也没有,连Charles的椅子都不见了。对面的窗户紧闭着。他们打开窗户,从19层楼的办公室望下去,显然没有任何人坠楼的迹象。

张翔心里暗想,如果说一家IT公司的CTO在自己办公室里猝死了,那倒是个很普通的情况。但整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连一根汗毛也没留下,这未免也太离奇了。

张翔仔细端详这间小办公室内部的环境。室内陈设很简单,推门进来,左侧是一张电脑桌,上面摆放着Charles经常使用的MacBook,右侧靠墙是一张小沙发。正对门的就是那扇窗户,窗外是19层楼高的绝壁,不可能有人从那里出入。左侧电脑桌后面,本来放置椅子的地方,现在空空如也。左侧靠墙还有一个书柜,里面东倒西歪地摆着几本计算机编程的书籍。

按照刘经理的说法,室内的所有东西,都保留了“现场”,从出事之后就没有人动过。

后面发生的事情,局里的案件简报描述得更加详细。刑侦二队的王队长负责调查这起案子,过了一个月了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但就在昨天晚上,将近11点的时候,公司有人发现王队长急匆匆地来到公司,走进了Charles的办公室,好像手里还拿着一个本子。小白也是目击者之一。

从那以后,王队长就再也没有出来。

据案件简报的描述,王队长失踪的精确时间点,应该在凌晨3点左右。因为在今天凌晨3点的时候,警局的电话总机自动录音系统收到了王队长拨打的一个奇怪的电话。

张翔通过手机把这段电话录音播放给了大史听。

“啊,果然!果然是这个数字!四——三——九——”,停顿了几秒,说话的人显然正在努力对抗着什么东西,所以说话有些断断续续,“八——零——四——六——”

录音只有七八秒,然后戛然而止。

虽然这段录音中的人语气很激动,但他们还是能分辨出说话的人正是王队。

大史沉思了片刻。

他下意识地从兜里掏出烟盒,迅速地拽出一根,叼在了嘴里。然后刚想伸手去掏打火机,突然意识到不太对劲,只好把香烟又收了回去。

“刘经理,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大史问道。

“哦,我们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开发和维护一款社交类的App。”

“出事那天,怎么能确定你们的CTO肯定是在这间屋里呢?”

“史警官,当时Charles在屋里发出的声音很大,公司很多人都听到了。”刘经理显然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多余。

“有人亲眼看到他进这间办公室吗?”大史继续追问。

“有。”刘经理转身出去,把小白了叫了进来,“小白的工位离这里最近,而且晚上经常在公司加班,他那天见过Charles。”

大史转向小白,“那天你最后见到你们CTO大概是几点?”

小白仔细回想了一下,“差不多是晚上8点多。当时他从办公室出来签收了一份外卖,然后马上又回到屋里了。公司很多人晚上订的外卖盒饭差不多都是那个点送到,所以我对那个时间点比较确定。”

“也就是说,从8点到10点出事的时候,他一直是一个人待在这间屋子里的?”

小白点了点头。

“你们CTO平常得罪过什么人吗?有没有明显的仇家?”

刘经理和小白都纷纷摇头,表示并不清楚。

大史翻开案件简报,仔细地搜索着。“刘经理,在那天出事之后,这间屋子里的东西有人动过吗?我是说,有没有少了什么东西?”

刘经理环视了一下四周,“应该没有。这间办公室本来也没什么东西。就是原来Charles坐的椅子不见了,但这在出事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

说完,刘经理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他补充道,“哦,你们王队来调查的时候,动过这里的电脑。他查看过这台电脑里面的东西,应该还查过不止一次,每次都要花上很长时间。”

大史示意张翔把桌上那台电脑的电源打开。是很普通的一台MacBook Pro,里面运行着OS X操作系统。

“小白,根据我们警方的记录,昨天晚上王队进入这间屋子的时候,手里应该拿着一个本子。你是目击者,有印象吗?”

“对,没错。当时王队长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哦,我说的不是笔记本电脑——就是一个普通的写字用的本子。”小白说完,好像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那个本子应该是我们CTO的,他经常用来记录一些技术问题,还在上面做一些演算。我们一起讨论技术问题的时候,我曾经见过,一般就放在他的电脑桌上。”

几个人一齐朝电脑桌上望去。显然现在那里没有这样的一个本子。

大史盯着桌子上已经开机的电脑,“张翔,之前局里的人有没有查过这里的电脑操作记录和上网记录?Charles和王队在最后一刻都在电脑上操作了什么?”

“史队,查过。没发现什么特别的。王队无非就是在不停地翻看磁盘上的各个文件夹,试图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Charles那天基本操作是在上网,先是到百度和知乎上搜索了一些关于什么人生意义、宇宙真理之类的鸡汤文,然后访问了一些加密的内容,我们就看不到了。可能是改用了什么加密的翻墙代理之类的,不过这个倒也正常,比如在国内访问谷歌就需要这些......”

大史突然打断了他,“这些加密内容,局里有办法解密吗?”

“应该说——有。不过需要动用总局的超大规模解密集群。那玩意据说特别费钱,是国家安全局的那帮人设计出来的,运行一个解密运算据说就得花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张翔,快点!向局里紧急申请经费,我们一定要把这份资料解密出来!”

“史队,这......据说那个集群能够分配给警方用的资源,光排队就得花上一个月,更不要说还要花费......”

大史没等他说完,就几乎咆哮起来,“简直扯淡!这帮整天不干正事的东西!告诉他们,这个案子就是全宇宙最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在明天之前解密出来!”

张翔惊愕地几乎说不出话来。他等大史情绪平息了下来,问道:“史队,那我们现在回局里?”

大史看了看在旁边一脸吃惊表情的刘经理和小白,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的CTO平常有什么奇怪的行为吗?比如跟平常人不太一样的地方。”

刘经理和小白对视了一眼,迟疑了几秒之后,最后刘经理说道:“Charles每年都会去看一次心理医生,这个算吗?”


从长远天地公司出来,张翔主动跟大史聊起了案情。

“史队,您觉得是谋杀吗?”

“还不好说。如果是谋杀的话,那这次我们真是碰到了一个狠角色!”

“那他们的CTO会是自杀吗?你看他最后上网查的那些个东西,还要每年看一次心理医生。那些做技术的,总是让人觉得神经兮兮的。”

“不可能是自杀。那样的话,王队的事怎么解释?王队说的那些数字又怎么解释?张翔,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要把看似不相关的各个细节串起来。串对了,真相就出来了。只要有一环对不上,那——嘿嘿——就是扯淡!”

张翔也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傻透了。他不禁有些脸红。

“史队,那些数字会是什么意思呢?4398046——应该就是这个数字——难道是个密码之类的东西?”

“这可不好说......不过,沿着谋杀的思路,倒是可以大胆地猜一把。假设Charles发现了凶手的某个秘密,也许就跟那串数字有关吧,或者Charles本来就和凶手认识,两方共享那个秘密,但后来由于某个原因Charles想把秘密透露给别人,结果被凶手干掉了。”大史停顿了一下,伸出手做了个砍头的动作,“王队在最后一刻也发现了那个秘密,结果也被以同样的方式干掉了。不过,这里面还有一些细节串不起来,比如尸体在哪?又是怎么从那个密室里运出去的?当然,这也都是瞎猜,我们掌握的资料还不够多。”

受大史的启发,张翔的脑筋也转动起来,“还有一种可能性,史队。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Charles在故布疑阵,他故意造成了自己失踪的假象。如果朝这个方向考虑下去,就得承认王队跟他是同谋......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肯定是我想歪了……”

“还是别瞎猜了。现在,我们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办。就是去找那个Charles的心理医生问问情况。”

“史队,听说之前王队去了解过,对方以保护病人隐私为由,没有透露什么有用的信息。”

“扯淡!”大史眼珠一转,然后伸出手示意张翔离近点。他凑到张翔耳边,故意压低了声音,耳语了一番。

“史队,这......行吗?”

“听我的,这种人我见多了。你现在就去准备,争取下午我们就能过去。”大史深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了一缕白烟,“而我呢,现在就去找老局长,搞定那个什么狗屁解密集群!”

在分头行动之前,他们又一起默默走了一阵。张翔知道,在大史粗陋的外表下,正在进行细致的推理。他尽量不去打扰他。

突然,大史停下来,把烟头重重地丢在地上,然后用脚踩灭。张翔听到他嘴里在自言自语,“再邪乎的事老子都见过......邪乎到家必有鬼!”

(上部完)


后记

我本来打算写一个很短的故事,没想到写到中间越写越长。所以只能分成两部分来完成了。今天是这个故事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由于还没有写完,所以还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公众号等待更新,大概会在两三天之内推送出来(如果顺利的话^-^)。

文中出现的一些人物,比如大史和张翔,人名均出自《三体》,但情节和《三体》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只是借这个机会向大刘致敬而已。

欢迎大家留言,也欢迎竞猜故事结局。

2015-08-02 更新

现在下部已经准备好,欢迎点此阅读《宇宙尽头的描述符(下)》。

其它精选文章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