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想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很简单,上周和一个很久没有见的朋友聊天,又听到了那句这一年里被人说了无数遍的话:“如果你是 Fenng,这事儿很快就成了,而且可以很牛逼”。然后我很感慨,因为前两天团队里的伙伴也开玩笑和我说,你写点文章吧,像纯银那样牛逼的文章,传播出去咱们就更火了。

每次听到这些话,我就会和平时一样憨憨一笑说:“他们是前辈呀,好棒,可惜我不是他们呀”。但是,如果我真的不是 Fenng,也不像纯银那么会写文章,做我现在手上的事情就没有机会了吗?

两年前,从剑桥毕业,我手里揣着一个现在看起来无比愚蠢的项目就回国创业。项目后来竟然出售了,朋友们常开我玩笑说年少退出。可是里面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从中创造对他人的价值并获得回报。这才是我想要做的事情的完整流程,缺一不可。

I always believe that to be the best, you have to smell like the best, dress like the best, act like the best. When you throw your trash in the garbage can, it has to be better than anybody else who ever threw trash in the garbage can.
— Lil Wayne

我在做一个技术社区,叫做 掘金 gold.xitu.io,很多人知道,当然也有更多人不知道。干的事情很明确, 让那些写技术文章、开源库、有意愿去分享好内容的人有一个地方让更多人知道。然后,掘金通过标签、筛选、排序算法、人之间的关系来不断优化内容信息流让掘金可以成为好技术内容的聚集地。

小孩子别做社区

我们都是从老一代的技术网站成长起来的,泡论坛、看 Google Reader 订阅高手、用 GitHub、玩 V2EX、刷 Hacker News。一代代下来,在每一个社区里都获得了信息,结交了朋友。从剑桥研究生毕业、卖掉第一个项目、到现在创业的公司融资两轮,我已经自己做事儿两年了,这些经历告诉了我一件重要的事情:“小孩子别做社区!”

创业者分为创造型和资源型,当然还有两者都需要的。前者往往通过新的内容、技术、模式、体验创造新的内容承载空间改变他人的生活方式,而后者则以信息不对称和资源优势来快速修改一个现有商业分配方式。而目的,都是在某一维度获得垄断商业分配方式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并获取利益。可是社区呢,既不完全依赖一种全新的产品模式,也不完全依赖钱和流量,获取利益的效率还不高,它就是要慢慢做,积累用户、内容和文化,然后培养出来 KOL 或者吸引 KOL 来,然后再慢慢做,让内容文化得以发展。它需要很久的时间,很专注的运营,还有不差的产品。

我们都很喜欢 Fenng,我看了他很多好文章,以前也常上 Startup News。后来在我合伙人江江的介绍下,我也直接间接地认识了很多技术圈有名的人,都是些活跃在各个社交平台对技术圈一呼百应的大V们。我很佩服大家,知道大家为了输出价值正确信息不断求证、撕逼、立 Flag,他们很努力并很谨慎地维护着自己的影响力。我想,如果是 Fenng、Tinyfool 或者左耳朵耗子来做掘金,可能掘金可以发展的很快,很优质的初期用户,很严格的机制,很高效的宣传渠道,不需要一点点积累品牌价值,不需要不断地和外人说我们这里有很多人用。一切都不言自明,只求内容好、产品对、快速发展。

可是呢,我不是 Fenng,也不是纯银,我在技术圈里没多少人知道,我只写自己的博客,但以前也不爱发微博,也不想去认识那么多人,如果不是公司要求可能连线下活动都不想参加。但是,这一切的“不利条件”都不是我不做掘金的理由,也不是我不做稀土这家公司的理由,我就是想好好做个技术社区,让它有更多的人用。

掘金是一个团队一点点做起来的

7月份很特别,掘金网站端一个月的独立访客刚刚超过了 200 万,而 Alexa 排名也已经进入了中国 1000,这是掘金 11 个月的成绩。最近,我慢慢脱离了网站 Web 开发的工作,开始负责一部分市场推广的任务。两周里,我见了不少的技术圈朋友、媒体圈朋友甚至是一些社区大V,出于尊重我很少一开始提我们有多少人访问,多牛逼之类的话,但我很爱提及我们的团队是怎么一次次改变掘金的。

  • 其实掘金有过很难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放弃,没有人任何人觉得有机会的时候。那段时间,只有江江和我两个人在运营,我们没有太多的资源去做新的业务开发,我俩每天就看着有谁分享了新文章,怎么推一下,有多少人看。那两个星期,我俩坐在鼎好A座8楼的工位上,没有太多言语,时不时吐槽一下中关村又土又破。我知道他内心其实也有很多不甘和担忧,但是掘金就是这么一点点做起来的。
  • 很多人知道掘金是因为王思聪转发了我们的一篇关于蜻蜓FM刷量的文章,但其实这个事情的爆发完全不在我们掌控之内。虽然这个事件为掘金带来了不小的曝光和极大的流量,可真实转化为我们 App 的用户并没有很多。记得当时我看到运营组同学的眼里满是失望,这么多的人来了,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却没有办法把他们留下。当然,这里的低转化率很正常,王思聪的微博粉丝用户与掘金的目标用户本身重叠率很低,且文章内容很技术,二次传播的价值不高。然而,随之而来的是相关公司的律师文件、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文章被强删等等。再无暇顾及多少人转化,江江带领运营组就在不断地处理这些外来的压力,想要让这篇技术正确的文章能够留下来。掘金遇到这些麻烦还有很多,但是掘金就是这么一点点做起来的。
  • 我从第一天开始负责掘金的网页版开发,其中样式修改大大小小不知道多少次,但是最重要的一次改版却是我们行政负责人冰冰提的。周五周会上我们本身在讨论一些产品的功能问题,冰冰说:“我能不能提个建议,我们的网站主页真的好丑啊,用起来也很不舒服,应该改一下”。大家哄堂大笑,我和产品负责人昕霖俩人被吐槽得面红耳赤,因为我们知道这一定是真的丑。周会结束,昕霖当天晚上就设计了新版,而我用了一个周末把新版样式就开发完了,周一上线。我总在说,这个经历对我来讲很珍贵,因为每一个团队的成员都在想着掘金如何更好。当然,有太多的产品需求时运营组提的,也有运营需求是开发组提的,但是掘金就是这么一点点做起来的。

往往,我同见面的人介绍稀土公司,介绍掘金这个产品是一个辛苦的过程。和前辈见面,我总被教育社区很难做,你们又不是 Fenng;或者被媒体的人说,这个事情做不起来呀,技术社区已经很多了之类的。为了佐证我们发展的还可以,我会介绍我们的数据,介绍我们的标签关注数已经接近 200 万个,介绍我们的应用的周留存比占到了 80% 以上等等。

当有一天我发现,掘金这样一个纯技术的垂直网站的访问量已经比很多的泛互联网科技媒体网站都要大,它的每日覆盖用户也已经远远超越了我曾经每天泡的技术网站或是高手博客的时候,我还是会羡慕 Fenng。我还是觉得如果我能成为 Fenng 这样的意见领袖可以更快、更好地提高掘金的价值和影响力。

网红我成不了,但掘金还要继续做下去

前两天,我上联想之星的培训班听了同期的同学王自如的分享《网红CEO的自我修养》。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个人声音比集体声音更容易被听到的时代,而一个有个人品牌的团队领导者如果能够在相关的行业有一个网红般的影响力,那真的是太有用了。演讲里,自如讲了一个网红要有鲜明的特点并有一个突出的缺点,而这个缺点会提高你特点的价值,然后就是要经得起别人无穷的咒骂。

是否能成为网红、KOL、意见领袖,我想这都是实现一种目标的手段和方法,哪怕是个人追求。但,我还是只想做一个技术社区,变好一点,再好一点,让那些个人博客访问量很小的博主可以把自己写的文章、做的开源库分享给更多人,大家就内容讨论思考。我想不到别的任何可疑动摇我这个目标的理由,哪怕我这辈子也不会像 Fenng 那样出众,像纯银那么会写文章。

我最后,放几张做掘金以来特别有记忆的图

稀土第一版发布的首页,后来这个产品关闭了

我们第一个办公室,是一个小区里的 LOFT,冬天很冷

在腾讯产品家香港站的活动上,我第一次说了我们要做掘金

掘金15年8月底上了正式版,换了 Logo,被锤子市场推荐

公司融到第二笔钱,有了更多的成员,和更舒适的办公室


2016年8月8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