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1783

程序猿郭小喵过去的大学故事,致迷茫的你我

上半部分的故事是生活日常,下半部分是成为伪程序猿进化日常,致迷茫,共勉。本文和郭小喵一样:特长。

1、上

 成为程序猿之前,纯洁的奇行种郭小喵是一头大学牲,一头认为程序猿就是把26个英文字母,敲得满屏黑白的纯洁牲口,直到一年后他才知道原来不止26个。

 郭小喵的纯洁,是因为他懂得抛开过去重新开始。那一年高中毕业,他把原本家里藏在床底下,那些没有封面的DVD毅然决然的送给了室友作为毕业礼物,因为他知道自己要重新开始,以至于他后来再未和这位同学联系过。

 大学对小喵来说是一个迟来的名字,因为对比8、9月份就开始步入大学的其他牲口,他的大学开始于国庆长假后。在一个宁静的深夜,小喵提着三大袋普通牲口堆积不出来的行李,在感受着家人爱的重量下,独自一人安心的踏上了那台通往羊城的大巴,小喵觉得宁静致远,一夜无眠。

 凌晨5点,提着三大袋行李的郭小喵,以违反物理原理的姿势站在校道中间。此时他一脸蒙逼的看着前方满地狼藉的工地,小喵很怀疑自己是不是上错车了,因为他是来上大学,不是来搬砖的。此情此景在多年后,郭小喵看着自己的键盘就会想到,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的缘份。

建设中的校区

 小喵同学最后还是相信他来对了地方,因为热情的师兄已经开始指引人群前往报道。领到了钥匙的小喵同学也终于察觉到异常,作为一个学习过牛顿定论的大学生,小喵知道不能以这种违反物理原理的姿势步上7楼,所以最后他决定跑两趟。

 但是当第二趟的时候小喵又凌乱了,因为他的行李不见了。还好小喵同学运气还没背到底,最终在热情的辅导员帮忙联系下,小喵的行李由两个师兄提了回来。

 礼貌的师兄放下行李后还热情的道歉,说不好意思,刚刚以为是师妹的行李,提上楼了才知道不是,之后潇洒离开。之后郭小喵再次把行李提上楼的时候,他明白了两个大学真理:1、师兄只对师妹好。2、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还好没人对自己有企图。

 收拾好行李的小喵才想起要给家里打电话,然而在无数次弹出无信号的提示之后,小喵一度以为自己的手机坏了,郁闷无比的小喵在宿舍人齐之后才得出新的结论,以一个即将就读通信工程的大学牲身份表示,这个鬼地方没有移动的基站。

 郭小喵的抱怨得到了学校的回应,在军训之后学校的教学楼和基站都会有的,而目前因为只有宿舍楼,所以军训只能去部队里,所以他们又坐上大巴去了东莞沙角,林则徐消过烟的地方的一个海军基地军训,这段经历让郭小苗每每说起都带着些许得意,至少也是在部队里当过兵的娃了。

 在11月份的时候,郭小喵终于结束了军训,开始正式的大学生活,也面对了好几个事实。比如学校承诺的教学楼真的好了,只有一栋;比如学校承诺的基站有了,但是只有在阳台才能打电话;比如除了食堂你能选择的真不多,至少没见过哪个学校外面的小灶能在开学的时候,传闻一个中午卖了200斤的炒米粉,对比小喵表示怀疑。

 小喵只见过新生入学第一天,舍友和他爸在食堂一餐消费了60多RMB,结论不是很丰富的情况下,在还未摆脱高中5块钱一餐概念的他,默默冲了一杯家里带来的泡面。

 初来咋到的大学宿舍生活马上又教会了郭小喵一个道理:人生来不平等。因为临时扩招的缘故,原本4人的宿舍升级为5人,所有宿舍分为两个800RMB的上下铺床位配备小柜子和小桌子,三个标准的上床下桌柜的1000RMB的阶级,分到哪个是哪个,传闻随机。所以总不能拿钱砸着让舍友换吧,多伤感情。感情深厚的小喵同学一伙人都没有意见的住下了。

左小右大

 大学的节奏渐渐步入正轨,小喵同学开始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比如课可以选,但并不代表着你一定要去上的人道主义;比如手机和电脑无法上网的情况下,走廊空地围着到处都是纸牌三国杀等卡牌游戏的基友们;比如没有师兄不一定代表着你有机会接近女神,因为女神往往已经再高中被人拱了,这时候你需要的是锄头。

 多年后最让小喵同学感慨的是,有人群地方就有拼酒的文化。不同于浪迹职场的程序喵,不经人事的牲口喵在大学的一次和宿舍生日聚餐中,被烙下了深刻的记忆。那一次小喵同学收到了足以证明他成年了的各种生日礼物:卫生巾、保险套、D CUP的胸罩和一个抱枕。

 还没来得及感叹这是被压抑坏了的高中生活反弹,事后酒精过敏的小喵同学在吐了刚洗完澡的舍友一脸厚,被背着到校医室打了一针安眠才缓了过去。那也是小喵同学大学生涯中,除了去校医室拿板蓝根和王老吉喉糖之外,医保卡唯一一次真正意义上发挥了它的用途。

宿舍火锅

 后来郭小喵的大学生活也开始丰富多彩起来,有学校欠款农民要跳楼讨债,学校发布声明是因为包工头跑了;有学生因为把银行卡密码写在卡背面丢了钱被取走,学校通报全校;同学的电脑word打不开,去女生宿舍修了似懂非懂的电脑;报了好几个交钱却只在送旧的时候去吃过饭的社团。

 对于小喵同学而已,这样每天上午11点吃午餐,4点半吃晚餐,8点半吃夜宵的生活,除了自习就是睡觉的,打球只能在磨砂的水泥地的大学生活里,唯一有挑战性的就是四级英语和奖学金 。

 那时候小喵同学每天晚上都需要寻觅耗许久,才能找到有吊扇位置的自习室,真是一片祥和的学习氛围啊,不知道哪里盛传了CET4过不了就毕不了业。

和蔼可亲的黑板

 最终郭小喵在这一届,以傲视师兄的CET4一次性通过率浪潮里勉强达标,之后在似懂非懂的C语言基础下考了C语言二级证书,拿了一个大二的校二等奖学金,完成了大学上半部分的流水。

 感谢没有师兄在的园区,大部分都是纯洁的骚年,至少郭小喵觉得,那些快速脱离单身的同学们是这么想的。

 在搬离新校区回本部的时候,郭小喵跑遍了他所有能走动的地方,拍下了一叠的相片,面对着这个曾经和朋友对比哭诉的地方,离开的时候他还是很不舍的。他默默的说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再回来看看,虽然至今都没有再回去过,只是临走的时候把大学第一次收到的生日礼物留在了宿舍,送给师弟师妹们。

搬宿舍了

 郭小喵觉得自己的感觉还是没错,以新校区作为开始,默默的吸收了那么多大山里的天地灵气,再次奔赴灯红酒绿的城区,一定能有新的作为,所以羊城白云还真的是一个宁静致远的好地方。这么好的地方就留给师弟师妹了,交通如此不便捷,师兄也就不过来看你们了哈。

2、下

 神经大条的小喵同学已经对外墙长满掉漆的校本部宿舍楼没什么要求了,以前每天徒步上七楼和现在每天徒步上八楼有什么区别呢?唯一改变的就是水泥楼的墙体夏天真的好热,没有热水只能打水洗澡的冬天真的好冷。

对面的女生宿舍

 小喵同学们的生活也不再是三国杀和联谊了,该有女朋友的都有了,没有有女朋友的都在LOL或者DOTA,还有一部分是有女朋友,但是因为DOTA而重回自由单身生活的。那时候小喵同学开始知道了互联网力量的强大,爱情在它面前还不如一个陌陌来的简单。

 后来郭小喵学上了单片机,看了舍友从淘宝上淘来了一辆小车,大三要参加校电子大赛。那时候小喵同学因为流水灯已经开始步入程序猿的坑,刚好手痒又无力可施,两人一拍即合的开始折腾比赛的小车。

 一块C8051的单片机,接了一个点阵屏做显示,一个红外遥控器和传感器做控制,一个超声模块做自动避障,一套红外模块做寻轨,最后还的接了一个温度模块,也许他们想以多取胜。

曾经的全景

 经历了8051内存不足,红外遥控接收器强光不灵敏,拆了床板贴上黑胶布做寻轨测试,最后在成功率只有50%的情况下参加了作品演示,最后他们拿了二等奖。又是二,小喵同学和二还是挺有缘的。

 这时候郭小喵又明白了一个道理,演示成功后另外不成功的50%就不重要了。多年以后的今天,这个真理还一直影响着他,因为他经常在99%的成功的情况下给人做演示,刚好久碰上了那1%,他坚信这是歪理。

有意思吧

 后来郭小喵和他的搭档进入了前途的迷茫期,单片机之后需要学习的是ARM和linux,学校的教程浅尝即止,而这两位的自学也进入了一个瓶颈,也不知道是不是必然,这时候培训机构瞄上了这部分人。

 勤劳的市场人员大夏天会提着绿豆沙找小喵同学,高级的培训机构通过老师的关系和座谈会进入到他们的视线。先学习后给钱、支持分期、包分配等等每一个都打中学生痛点,深得互联网精神的它们不停的游说着郭小喵和他搭档。

 最后他们很感动的选择了拒绝,小喵同学是因为没钱,并且不喜欢欠钱,如今他还是觉得这是一个划算的决定。搭档同学是因为看透了程序猿的未来,准备向金融领域进发,就这样他们的基友生活正式结束了。

自学ARM和Linux的痛苦

 但是郭小喵还是没有摆脱的困扰,他不是学霸,不考研,进不了单位,所以此时除了应对期末考试,他还能干什么?所以他开始盲目的进取,网络技术三级,软考网络中级职称,网络技术4级,C++二级。

 最终这些头衔,用在了加分上之外,就是在做课程设计的时候,比如对上思科模拟网络设计,可以更快的帮助多人完成作业,并没有其它太大的作用。郭小喵至今依旧想过,他没去报名上万的思科认证考试是对还是错。

 小喵同学最后还是发现了问题的所在。他想做技术,却一直对每个领域如教科书一般浅尝即止,犹如大学课程里那些每本好几斤的书一般。要找一个领域,动手去学去做去尝试才行吧。

 所以郭小喵在暑假找到了他的毕业设计老师,申请外出实习,明目张胆把大四该有的课给翘了,这时候小喵同学还是迷茫,但人真开始舒坦了,因为他终于下了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决定,做技术,去学。

 不是那种对着电脑和纸巾之后,贤者模式下那种SHIFT+DELETE的决定。而是认真考虑后,选择了就无法后悔的决定。

 郭小喵在那一刻觉得,人缺的是选择的勇气,对于选择的后果无法承担的恐惧。后来他才知道人生有着许多阶段都会有这样的时候,不管是大学,还是社会。这时候的牲口需要的是踹一脚的勇气,而不是对着鸡汤撸出心酸的滋味。

 

 郭小喵最后还是进化为了一只程序猿,默默的耕耘在这错综复杂的互联网下,算不上快乐,偶尔需要作出选择的时候还是会迷茫,但他感觉至少有着些许的充实感。

 小喵觉得一路走来,大学四年时光对他最大的影响,就是对事情的态度,既然想做了,就坚持怼完它。这些年过去了,小喵大学里的同学,无论学霸还是学渣,都有了自己的位置并快速的成长,所以公平也不只是在进入宿舍分配床位的那一刻,老子曰,有独特的见解睡地板又何妨,这叫有见地。

 郭小喵也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有着一定的理解,搬砖总是有机会成楼的,就像如今的羊城白云校区,已经是一道道曾经不曾过有的风景线,这日子虽然也有迷茫,但也许只是因为他太穷了。

后文: 《程序猿小郭的童话故事,从入门到蹲坑》

)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