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2164

[译] Web 应用的未来:Heroku vs Docker

Web 应用的未来:Heroku vs Docker

嗨,我老板让我跟你谈谈,听说你很懂 web 应用?

嗯,我对分布式系统确实挺了解的。我刚从 ContainerCamp 和 Gluecon 回来,下星期我还打算去参加 Dockercon。这个行业的发展方向令人兴奋,让所有事情都变得更简单,也更可靠。这就是未来!

666。我最近在做一个简单的 web 应用 —— 一个普通的基于 Rails 的 CRUD(译者注:增删查改)应用,准备搭建在 Heroku 上面。现在还是这么做吗?

不不不,这已经是老掉牙的做法了。Heroku 已死,没人再用这玩意儿了。现在你得用 Docker,这才是大势所趋。

额,好吧。不过,那是啥?

Docker 是实现容器化的新方案。它跟 LXC 差不多,不过它也是一种打包格式,一种分发平台,以及一套可以方便地构建分布式系统的工具。

哈?啥容器?LXE 又是啥?

是 LXC。它就像 chroot on steroids!

cher-oot 又是啥?

行吧。听着,Docker、容器化,这就是未来。跟虚拟化很类似,但是更快,也更经济。

哦,懂了,所以就跟 Vagrant 差不多咯?

不不不,Vagrant 已死。未来是容器化的天下。

好吧,所以现在我没必要去了解的虚拟化了对吧?

不,你还得用到虚拟化,因为容器目前还不能提供完整的安全层级。所以,如果你希望程序运行在多用户环境中,你得确保你不能跳出沙盒。

额,等等,我有点跟不上了。我们来捋一捋,也就是说,有这么个东西,叫做容器,和虚拟化很像。而且我可以在 Heroku 上使用它?

这么说吧,Heroku 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支持 Docker,但是我刚说了:Heroku 已死。你应该把容器运行在 CoreOS 上面。

好吧,那是啥?

那是个宿主操作系统,可以跟 Docker 结合使用。讲道理,你甚至不需要用 Docker,你可以用 rkt。

啥啥?Rocket?

不,是 rkt。

没错啊,Rocket。

不,我说的是 rkt。这完全是两码事。它是另一种容器化格式,没有 Docker 那么高的集成度,但也因此拥有更高的组件化程度。

所以这是件好事?

这当然是件好事,组件化就是未来。

好的吧,那要怎么用它?

不知道,我不认为有人在用这玩意。

行吧。你之前有提到 CoreOS?

哦,对,这是一个可以跟 Docker 搭配使用的宿主操作系统。

宿主操作系统是啥?

一个宿主操作系统可以运行你所有的容器。

运行我的容器?

没错,你总得把你的容器运行在某个东西上吧。这么说吧,先配置好一个实例,比方说 EC2,装好 CoreOS,然后运行 Docker 后台程序,再然后你就可以把 Docker 镜像部署上去了。

所以这里面哪一步是所谓的容器?

全部都是。这么说吧,你先准备好你的应用,写一个 Dockerfile,在本地把它们转成一个镜像,然后你就可以把它们推送到任何 Docker 主机上去了。

额,比方说,Heroku?

不对,不是 Heroku。我都跟你说了,Heroku 已死。现在,借助 Docker,你可以运行你自己云服务了。

哈?

没错,很容易做到。你查一下 #gifee 就知道了。

啥?Gify?

「Google’s infrastructure for everyone else.」你只需要取一些已有的工具和技术栈,借助容器技术,然后你就可以拥有和 Google 一样的架构了。

那我为啥不能直接使用 Google 的呢?

你认为半年内会出现吗?

好吧,那么还有其他提供此类托管服务的厂商吗?我实在是不想自己托管。

呃,Amazon 有提供 ECS 服务,但是你得去写一些 XML 或者其它乱七八糟的玩意。

那 OpenStack 呢?

呵呵。

啊?

呵呵。

讲真,我真心不想自己来托管服务。

别啊,这真的很简单。你只需要配置一个 Kubernetes 集群。

我还需要一个集群?

Kubernetes 集群。它会负责管理你所有服务的部署工作。

我只有一个服务。

你说啥呢?只有一个应用是没错,但是至少得有 8-12 个服务吧?

哈?不不,就一个应用。呃,服务...反正不管怎么说,就一个。

不不不,你再想想微服务。对吧,这才是未来。现在大家都这么干。先拿到一个大型的应用,然后把它分成大约 12 个左右的服务,每一个都只负责一部分工作。

这也太多了。

这是确保可用性的唯一方法。这样当你的认证服务下线的时候...

认证服务?我只是打算用我之前用过的 gem 而已。

没错。使用那个 gem,把它放到它本身的项目中,再给它写一个 RESTful API。这样你的其它服务就可以调用那个 API,从而优雅地处理错误和事务。把它放到一个容器中,然后持续交付它们。

行吧,那么既然我已经有了十多个没有被管理的服务,现在该怎么办?

我刚提到了 Kubernetes,对吧。它允许你将你所有的服务协同到一起。

协同起来?

没错。现在你已经有了若干服务,并且它们得保持可用性,所以你需要多拷贝几份服务出来。Kubernetes 可以确保你有足够多的相同服务,把它们分布到位于服务器群上的多个主机上,这样,这些服务就可以一直都能被访问啦。

我现在又需要一个服务器群了?

没错,为了可靠性。但是 Kubernetes 可以替你管好这些。而且,你知道,Kubernetes 肯定是有用的,因为是 Google 打造了它,并且它是运行在 etcd 上的。

etcd 是啥?

它是 RAFT 的一种实现。

好吧,那么问题来了,RAFT 又是啥?

类似于 Paxos。

天啦噜,我们究竟要在这条路上走多远啊?我只是想运行一个应用而已啊。哎,奶奶个腿的,OK,冷静,深呼吸。苍天呐。行吧,Paxos 又是啥?

Paxos 算是个 70 年代就提出的古老的分布式协议,但是没人真正理解,也没人去用。

太好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所以 Raft 是啥?

既然没人能理解 Paxos,有个叫做 Diego 的人...

哦,你认识他?

没,他在 CoreOS 工作。总之,Diego 为了他的博士论文打造了 Raft,因为 Paxos 实在是太难了。聪明的家伙。然后他实现了 Raft,写出了 etcd。再然后,Aphyr 说这玩意还不赖。

Aphyr 是谁?

Aphyr 就是那个写了『Call Me Maybe』的人。就是那个分布式系统和 BDSM 的?

哈?你刚是不是说了『BDSM』?

没错,BDSM。这可是旧金山,所有人都懂分布式系统和 BDSM。

好的吧。所以是他写了 Katy Parry 的那首歌?

没,他写了一系列博客解释为什么所有的数据库都不符合 CAP。

CAP 是啥?

就是 CAP 定理。定理说,在连贯性、可访问性和可分割性这三个中你只能保证其中两个。

行吧。所以说,所有的数据库都不符合 CAP 定理?那是什么意思?

这意味,它们都是垃圾。比方说 Mongo。

我原以为 Mongo 是 web 层面上的?

没人这么认为。

好吧,所以 etcd 是啥?

etcd 是一种分布式的键值对仓库。

哦,就像 Redis。

不,一点都不像。etcd 是分布式的,而一旦网络被断开,Redis 就丧失了一半的写入能力。

好吧,所以这是个分布式的键值对仓库。这有啥用?

Kubernetes 具有一个标准的 5 节点的集群,使用 etcd 作为消息总线。它会整合 Kubernetes 自带一些服务来提供非常具有弹性的协同系统。

5 个节点?我只有一个应用啊。这样我需要多少设备啊?

这样,你大约要有 12 个服务,当然对于每一个你还需要一些冗余服务作为拷贝,一些用于负载均衡,一些 etcd 集群,数据库,还有 Kubernetes 集群,这些加起来差不多要 50 个容器。

什么!

这没什么!容器是非常高效的,所以你应该可以把它们分布到 8 台设备上!是不是很厉害?

话是这么说。所以有了这些,我就可以部署我的应用了?

当然。我是说,对于 Docker 和 Kubernetes,仍然存在一个开放性的存储问题。关于网络通信也需要花些功夫,不过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我懂了。我想我理解你的意思了。

棒极了!

谢谢你解释这么多。

不用谢。

让我回顾一遍,看看我理解的对不对。

没问题!

所以,我只需要把我这个简单的 CRUD 应用划分成 12 个微服务,每一个都有它们独立的 API,这些 API 互相之间可以调用,且可以弹性地处理问题,把它们整合到 Docker 容器中,启动一个拥有 8 个运行着 CoreOS 的设备集群作为 Docker 主机,使用运行着 etcd 的一个小 Kubernetes 集群来协同管理它们,解决好网络和存储这些『开放性』问题,最后把每个微服务的多份冗余拷贝持续交付到我的服务器集群上。是这样吧?

对!是不是酷炫?

我还是滚回去用 Heroku 吧。


掘金翻译计划 是一个翻译优质互联网技术文章的社区,文章来源为 掘金 上的英文分享文章。内容覆盖 AndroidiOS前端后端区块链产品设计人工智能等领域,想要查看更多优质译文请持续关注 掘金翻译计划官方微博知乎专栏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