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166

关于"人生苦短,我用python"的哲学

在编程语言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人生苦短,我用python。究其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

  • 代码量小

  • 维护成本低

  • 编程效率高

而使我最感兴趣的原因,也富有一丝人生哲学的意味,仿佛真的可以作为一些人的人生信条。那就是,这门编程语言有着严格的语法格式,很多情况下规定了一些问题的解决方法,在面临选择时只有一条路可走,并且是唯一正确的路,减少编程人员的苦恼。总结起来就是:按我说的做就好了,人生苦短,何必陷入纠结。

这好比苦恼于没有恋爱对象的单身汉,如果有一天女朋友是国家分配的,人们不必苦苦寻觅、等待、追求,也不必面对分离和失去,这对于那些渴望恋爱,日夜期盼而不得的人,恐怕只有写了几百行代码,一次跑通的快感可以与之媲美了。

可我却并不认同这样的人生观,相反,这对于我来说,不能是再大的灾难了。这不仅是因为我作为前端程序员对JavaScript的本能吹捧,也不仅是因为我怕国家分配给我一个相貌丑陋犹如未格式化代码的对象。最重要的原因,与人类对‘自由’的讨论有关。

程序是理性的,而人生是感性的,就算一些物理学家认为人生也是理性的,是宇宙大爆炸后粒子运动所引起的早晚会发生的小概率事件,即使如此,人生也没有程序那么理性。至少,在该换行的地方换行,在该缩进的地方缩进,对于人来说,这是不自由的。对于追求自由的人,不是“人生苦短,何必纠结”,而是“人生苦短,何必被设置”。

说到被设置,我便想起了王小波所写的,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那只奔跑起来像鱼雷一样的“猪兄”,总是四处闲逛,不爱身居猪圈,吃饱了要去房顶晒太阳,模仿汽车,它不喜欢人类分配的母猪,它喜欢附近村寨里更漂亮的母猪,人想尽办法也不能阉了它,对于专制手段,它更是机智反抗,最后长出了獠牙,获得了自由。

王小波在40岁怀念这只猪:“除了这只猪,还没见过谁敢于如此无视对生活的设置。相反,我倒见过很多想要设置别人生活的人,还有对被设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

我想做“猪兄”一样的人,特立独行,不循规蹈矩,做自己想做的,不在60亿生命中被卑微的淹没,不在历史长河中被随意的忽略。这是我所想的,却不是我所做的,此时此刻我依然坐在带轮的椅子上,被人类社会默契的规矩裹挟着前行,我甚至能看到时间的车轮将我碾压粉碎,却没能在大地上留下哪怕昆虫尸体大小的坑。我和我的“轮”椅刚压过的蜘蛛一样, 有着苦短的一生。

鲍家街时期的汪峰,用怒吼的方式唱出:“我们生来自由”,十几年后,那个愤怒的摇滚青年在电视上说着很合时宜的话,唱着喜闻乐见的歌,无与伦比的政治正确。我不知道汪峰还是否自由,也不知道你我可否拥有自由。

人生苦短 然无可奈何

天地之大 孰不处其中

你觉苦闷 愿以安为全

我恐束缚 遂把破做求

雏鸟七千 以天地为笼

你我二人 皆不得自由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