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627

翻译了「三体」的科幻作家,在自己的小说里发币了

刘宇昆,英文名Ken Liu,是一名美籍华裔科幻作家。他最令国人熟知的成就,就是成功翻译了刘慈欣的「三体」系列小说的英文版,让大刘在国际科幻文学领域声名鹊起。
这次他带着新作品「 Byzantine Empathy 拜占庭移情」,把 VR 技术和区块链都融合进了小说,甚至他还在小说里成功发行了自己创造的 ICO,叫做 Empathium 中文译名「移情币」。

不会写代码的律师不是好作家

刘宇昆 8 岁时随父母移民美国,主要工作是律师和程序员,甚至曾在微软担任过工程师,后来专门研究公司法,成为了一个执业律师。而写作,只是他的业余爱好。这个业余爱好,让他凭借「手中纸,心中爱」和「物哀」两度获得全球科幻文学界最高奖项「雨果奖」。




最近,MIT Press 5月出版的科幻选集 Twelve Tomorrows 就收录了他的新作 Byzantine Empathy,以及由他翻译的刘慈欣作品「黄金原野」。

Byzantine Empathy 又译作「拜占庭移情」,是一部短篇科幻小说,讲述了一个区块链和 VR 结合的故事,他在故事中创造了一款加密货币,叫「empathium」中文译名「移情币」。

在小说中,加密货币不再是毒贩和恐怖分子的玩物,而是以一种更加优雅的形成出现。bitcoin.com 对此进行了专门采访,以下是 Ken Liu 的采访实录。


采访实录:关于小说

Q:你为什么会想到把比特币,或者说加密货币带入到拜占庭将军问题中?

刘宇昆:在一个简短的故事中,要想详细讲解加密货币的方方面面是比较困难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聚焦到某一个点上。在我看来,这个点就是人们对加密货达成的共识和系统的权威,这与我想说的人类故事也比较契合。
拜占庭将军问题刚好能满足这一点,这是一个复杂的信息沟通问题,通过加密货币或者区块链技术,结合 VR 可能会很好的解决这一问题。

在我所知关于加密货币的作品中,或多或少都跟国际恐怖主义或毒品有关,但我跟他们几乎完全不一样。这并不代表我不认同他们的题材,而是我觉得加密货币背后的数学、算法、历史和思想非常有趣,我想把这些有趣的东西作为我的故事题材。


我们在阅读某些小说作品时,容易受到媒体报道的影响,把一些复杂的问题简化成毫无意义的观点,或被迫融入现有的观点。我想从最基本的论文、源代码和那些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加密货币上的人身上出发,讲述一个尊重读者和加密货币从业者的故事,并且不回避那些复杂问题。

Q:你为什么会选择在 Twelve Tomorrows 上发表小说呢?

刘宇昆:MIT Press 的编辑 Wade Roush 邀请我投稿,希望撰写一篇围绕 MIT 技术评论所涵盖的技术领域的文章。我觉得可以从我比较擅长的 VR 和区块链出发,来撰写这篇文章。

采访实录:关于ICO

Q:你是如何构建「empathium」的?

刘宇昆:我研究了不少灾难救济和非政府组织的问题,他们在处理自然灾害和人为灾难受害者的问题上存在一些区别,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我希望能通过区块链和 VR 技术找到答案,这个想法成为创造「empathium」的基础。

Q:你为什么会选择 VR 和区块链作为你的故事题材?

刘宇昆:区块链除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数学应用外,也意味着在构建共识体系和解决集体决策问题上有了一个新的发展。历史上,人们曾通过选举、陪审团、法院、绝对君主等来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而 VR 作为一种媒介,跟电影、电视、互联网一样,都在不断改变人与人之间的信息传达方式,并构建个人和群体的身份认同。我作为一个科幻作家,怎么会忽略掉对现在和未来都将产生巨大影响力的技术。

采访实录:现实科技

Q:你是如何看待系统黑客的?

刘宇昆:在研究了法律如何约束和指导公司决策、竞争和协作方式等,以及企业会如何绕过法律的约束后,我觉得系统黑客应算社会的基本组成部分,包括在小说中的世界。

Q:对黑客的看法,跟你的程序员和法律背景有什么联系吗?

刘宇昆:我的主要工作是编程和律师,因此我习惯通过符号学来看待问题,而且程序员和律师在符号系统的思考方式上存在共同之处:他们都试图从根本上构建一个符号系统的黑客,通过既定规则来解决一些问题。



对于一个作家而言,读者已经接受过对各种文学体裁和叙事技巧的情感反应训练,作家就像一个情感构建机器来提供内容。这与律师整合公司合同或企业结构,以及程序员编程没太大不同。

我个人比较喜欢写作,也喜欢编程和法律,因此可以从自己热爱的工作中找到技术能力之外的东西。对我而言,一些源代码片段或法律论据就像艺术品一样值得欣赏。小说也是如此,除了搭建一个跟读者进行情感沟通的机器,还需要一些额外的创造力。

超神经小百科

Byzantine Generals’ problem
拜占庭将军问题
是由 Leslie Lamport(2013 年的图灵奖得主)提出的,研究分布式系统的容错性。
拜占庭帝国想要进攻一个强大的敌人,为此派出了 10 支军队去包围这个敌人。拜占庭帝国的将军们只能通过信使沟通进攻信号,所以必须商定一个共同的作战计划。然而,他们中的一个或多个可能是叛徒,叛徒试图迷惑其他人,是否能找到一种算法以确保忠诚将领达成协议。

 


该问题的意义是研究分布式系统的容错性,验证了存在消息丢失的不可靠信道上,试图通过消息传递的方式达到一致性是不可能的。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