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7834

程序猿生存指南-2 抽奖事件


抽奖事件

(4)

度过了刚入职的不适应期后,日子就像是吃了睾丸素的长跑运动员,奔跑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他的真实水平。每日辗转于住所与公司,受困于早晚高峰。那股初入职场,卯足劲力争上游、学到就是赚到的兴奋劲儿,渐渐被日复一日的繁琐重复工作消磨殆尽。

生活变得无聊起来。白天竟然发愁于吃喝二字,深夜则深陷孤独迷茫之中。寂寞时刻笼罩心房,心心念着老天赶快赐我豪宅与姑娘。

每个人排遣寂寞的方式不同。我靠阅读网络小说、观看怀旧电视剧消磨时光。老潘则偷摸占用网络带宽下载黄色录像。对此我假意不知,不忍揭穿,毕竟同是天涯沦落人。

关于姑娘这事儿,老潘倒是看得很开,他觉得日后有钱了发达了,什么样的姑娘都不在话下。我并没有他那么乐观的态度。在跟交往三年的女友分手后,爱情对于我来说早已是奢侈品。

我渐渐接受了曾经嗤之以鼻,目前却深以为然的「门当户对」这一理念。鉴于我目前穷且迷茫的状态,恐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是孑然一身。

转眼就来到了2013年的年尾。岁末,公司各部门组织年会。部门老总为了活跃气氛,下达任务「每个组至少出一个节目,形式不限」。

组长老周再三动员,可组里还是没人愿意登台表演。民主行不通,老周只好独裁。他登上点将台,我们几个入职不久的新员工便首当其冲。

在唱歌、跳舞等才艺表演方面完全没有天赋的我着实犯了难。其实不单单是我,随着年岁的增长,对于这种抛头露脸的事儿,大家都持抵触心理。更何况我们这群以低调务实著称的程序员们。可军令如山,我们几个新员工只好硬着头皮琢磨表演什么节目。

年会的前一周,部门老总又给我们组分配了个小任务「为年会写一个摇奖的小程序」。我主动请缨,作为奖励,老周免除了我表演节目的徭役,我欢喜得不行。

摇奖程序实现起来并没有多大难度,只要做到公平随机就行。我利用晚上空闲时间,简单地实现了一版。为了让最后的摇奖结果呈现得绚丽一点,增加游戏得趣味性,我又熬了几个晚上做了些酷炫的动画。入职半年多了,作为程序员,终于为公司写了几百行代码,甚是欣慰。

(5)

由于近几年公司效益不好,加上政府对于国企大吃大喝的风气开始加强管控的缘故,我们部门的年会并没有像往年一样去星级大酒店,而是选择了公司大厦的地下食堂。

年会当天,整个部门近三百多号人把食堂挤得满满当当。领导讲话是难免的,无非是感谢大家一年以来的辛苦工作,在谁谁领导下,公司再创新辉煌......

在领导那冗余又无趣的演讲过后,就到了节目表演的时间。诗朗诵,胸口碎大石,口吞大宝剑等等,走马观花式的表演。除了几个长得漂亮的女员工的扇子舞引起了一点小轰动外,其他的节目并没有几个令人印象深刻。

节目表演完毕,年会便进入了最激动人心的抽奖环节。虽说那个抽奖程序,我私底下演示了不下几十遍,组长老周也特别重视,再三确认程序没有问题,可我的心还是不受控制地忐忑。当领导点亮电脑屏幕的刹那,我身子不由地一哆嗦,打了个冷战。我在心中暗暗祈祷,程序可千万别出纰漏。

年会的终极大奖是一台苹果公司新出的ipad。大家对于终极大奖很是感兴趣,私底下议论纷纷。究竟这大奖最终会花落谁家?很多人说肯定是某个领导,那摇奖程序里写的就是领导的名字。作为程序的设计者,我站在一旁呵呵不语。

部门老总先抽了几个小的奖项,程序运行正常。抽奖动画展现在大屏幕上特别绚丽。老总特意夸赞说今年的摇奖程序做得不错,可以推广到其他兄弟部门。

专门赶来参加我们部门年会的集团副总裁负责终极大奖的抽取。他笑容可掬地走上舞台,一声令下,部门全部员工的名字在大屏幕上滚动着。他喊了一声停,中奖动画缓缓载入,我的名字最终被打在屏幕上。

我凝望着前方那熟悉的动画、熟悉的名字,顿时面红耳赤。我第一时间回头看了眼组长老周,从他脸上强挤出的笑容里,我并没有看出来是祝贺。

在副总裁几次呼喊「姚博启」之后,我咬牙走上了舞台。我俯下身子,双手接过那台iPad,像是接过来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炸弹。

我夹着iPad,低着头走下台去。在路过老周身旁时,我瞄了一眼他。他没有正眼看我,正和身旁的另一位老员工耳语。我隐约感觉他似乎在怀疑我对程序动了手脚。

于是,我快速跑回工位,将自己的电脑抱来,坐到老周旁边。我把电脑屏幕点亮,运行程序给老周看:“组长你看,我这程序几乎每次摇的人都不一样。老总如果重新摇一次,得奖肯定不会是我。”

虽然我越做解释越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但我确实没有作弊,可一时半会又想不出如何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老周旁边的那位老员工凑上前,笑眯眯地说:“只要保证第一次摇到的是你不就成了吗?”

“夏哥,你这话什么意思。我现在去把舞台上的电脑拿下来,咱俩一起看看程序的源代码。看看我到底有没有作假?”

我起身欲往台上冲去,夏哥拉着我的衣角,挤出笑容:“小姚,夏哥是给你开玩笑呢?别生气,一个iPad才值多少钱。”

老周轻抚我的后背,示意我在他身边坐下,安慰我说:“对呀,没多少钱,我相信你。”

望着老周跟夏哥脸上那种言不由衷的表情,我如同吃了口苍蝇一般。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儿。

(6)

第二天,大家照常上班,照常装模作样地寒暄,年会抽奖的事早已抛之脑后。新的一天,他们乐此不疲地讨论着新的奇闻八卦,明星绯闻。

我端坐在工位上,看着桌子中央那未拆封的iPad,胸腔感觉一阵阵恶心。想到公司最近正准备做一款适配iPad的产品,测试部门肯定需要真机进行测试。挣扎许久,我最后把那台iPad送去了测试组。

iPad被送出去大约十分钟后,老周来到我工位,示意我去他办公室。我猜测应该是测试组老大跟老周通了气。来到老周办公室,我耷拉着脑袋,立在他跟前。他开门见山,笑呵呵地说:“小姚,还为昨天年会上的事儿不爽呢?”

我拨浪鼓似地连连摇头,即便心里不悦,面对领导也不好甩脸色。

老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小姚,我进公司的第一年,年底的时候跟你一样,负责张罗部门年会抽奖的事儿。不过,我们那时候用的方法比较土。把大家名字写在纸条上,放在一个纸箱子里,老总在箱子里抽。你知道我当时是怎么做的吗?”

我摇头不语,想起平日里他对待领导显露出的那股谄媚劲儿,我就心里犯呕。

老周洋洋得意道:“我把我们组所有人的名字都没放进去。别说我中了大奖,我们组任何一个人中了大奖,其他组的人或多或少都会认为那抽奖箱里有猫腻,是我动了手脚,不患寡而患不均。”

牺牲别人的利益博取自己的美名,这很值得骄傲吗?我有些不忿:“这对自己组里的人不公平呀,我那程序能保证大家中奖的概率是一样的。”

老周嘴角抽动,脸上划过一丝蔑笑。不过,他很快就又回归严肃,仅仅那么一瞬间,但是我注意到了。

老周笑眯眯道:“哪有百分之一百的公平,大部分人不还是中不了奖嘛。”

我一时语塞,明知他是强词夺理,却也不知如何辩驳,唯有违心地点头。

老周语气和蔼起来:“小姚,今年刚入职的几个人中,你的技术能力最强,好几个跟咱们组对接的外包都夸你。”

这种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吃的策略,我爸曾在我身上屡试不爽,老周也是。

我并不怀疑我的技术能力,尤其是在对接那些外包公司的时候。与我们合作的那几个公司,他们派来的程序员基本上都是培训机构出来、没多少工作经验的新手。在与他们沟通需求所花费的时间里,如果让我来实现,毫不夸张地说,我能按时保质保量的完成若干遍。

在离开老周办公室之前,我违心地表达了对他那谆谆教诲、循循善诱的感激之情。老周送我出门,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在咱们这里,技术强是优势,很重要。为人处事,接人待物有眼力劲儿也很重要。你好好干,肯定能有一番作为。”

我回到座位上,细细咂摸老周刚才的一番话,突然想到年会上老总指示把摇奖程序推广到兄弟部门。为了不让兄弟部门的同仁们背锅,我立刻着手把摇奖程序改了一遍。我新增了一个页面,摇奖之前,他们可以通过该页面配置中奖人的信息。

这次年会抽奖,我深刻体会到了「技术上的难题从来都不是真正的难题,最难的是人心」。

点击进入下一章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评论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