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6662

程序猿生存指南-8 老潘春天

老潘春天

(21)

相亲失败了,可生活还要继续。春节小长假终于结束,我带着新长出来的三斤肥肉和老妈缝制的一床新被褥,告别故乡,踏上回北京的路途。出发前,我给老潘打去电话,说带了点家乡特产给他。老潘喜出望外,允诺会去火车站接我,晚上在海底捞为我接风洗尘。

K字头的火车晃晃荡荡地往北奔驰,一路在麦地,村庄,小镇,城乡结合部,城市之间交替穿梭。3个小时后,火车平稳地停靠在北京西站的站台上。来北京求学打工的人可真不少,站台黑压压的一片。我拎着两箱冬枣随着人群涌到火车站出口处。

我在北二出口找了个空地,坐在地上,满心欢喜地等待着老潘。约莫十分钟后,老潘那厮打来电话说他有点急事,暂时脱不开身,让我先打个出租车回住所,回头他给我报销。我真想骂娘,顺带把他给报销了。

不过转而一想,心里又平衡些许,其实我也欺骗了他。这两箱冬枣并不是专门给他的,而是我爸执意让我带来送领导。我爸认为,几箱冬枣也许能让领导对我有所照顾,升职加薪指日可待。其实他想多了,换成几箱人民币或许还可以试试。出门前,我本来已经鼓足勇气,跟我爸提年后离职的事儿,但最终还是没敢开口,生怕被打断腿。

我拎着十多斤的冬枣,坐公交,倒地铁,来到住所后,已是满头大汗。推开门,一股饭馊的味道迎面扑来。我掩鼻,屋里满目疮痍,一片狼藉。我床上的被褥被卷了起来,露出黄色木板。木板上堆了几个已经打开了的泡面桶。泡面桶里白色卫生纸与黄色面汤混合着,味道与形态令人作呕。

别看老潘平日里皮鞋擦得锃光瓦亮,衣服烙得平平整整。实际上,他只是善于做表面文章,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来形容他最为贴切。

在我热火朝天地收拾屋子的时候,老潘推门而入,嘴巴里还哼着小曲儿。他凑到我跟前,一脸谄媚:“大姚,后天才上班呢,怎么不在家多呆一天?”

我没好气道:“再多呆几天,这屋子就成猪圈了。”

老潘双手合十:“哥们我最近比较忙,疏于打理,抱歉啊,抱歉。”

我瞥了老潘一眼:“说好的北京西站北二出口,不见不散。我都到站了,你小子放我鸽子。”

“我本来都坐上去西站的地铁了,你嫂子说肚子疼,我去给她.....”

我大吃一惊:“等等,我嫂子?哪个嫂子?”

老潘满脸淫意:“哥们最近交了个女朋友。”

“行啊,老潘。短短一个春节假期,你就抱得美人了,看来过年不回家是个无比正确的选择。”

老潘流露出难得的娇羞状,他故作矜持。我真想用熨斗熨平他那张矫揉造作的脸。我抱着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亦不放过任何一对奸夫淫妇的态度,经过不断地追问,老潘最终向我全盘托出。

(22)

春节期间,老潘他们公司为了增加一款购物App的注册用户量,搞了个新年抢红包活动。他们公司产品组,开发组,运营组分别留下了几个人值班,负责这次活动的推广。这七八个人开碰头会的时候,老潘一眼就看上了运营组的一个妹子。

由于春节期间餐馆大都歇业,公司提前给留守的员工买了些速冻水饺。每到饭点,老潘都主动请缨,为大家煮水饺。每次他都会给运营组那个妹子多盛水饺,而且没有一个是破了皮的。

老潘的小心机最终如他所愿地被其他人发现,于是他喜欢那运营妹子这层窗户纸就被捅破了。在红包活动的庆功会上,老潘被同事推搡着去表白。在热闹气氛推动下,老潘鼓足勇气向姑娘敬了杯酒,说了些溢美之词。

老潘与姑娘这就算有了绯闻,绯闻如果运用好了就会变成佳话。此后,老潘开始苦心经营。他首先在社交网络上对妹子发起进攻。微信上,QQ中,他没日没夜地跟妹子闲聊,侃天侃地侃自己。他的节奏把握得很好,跟妹子很快就发展到每日煲电话粥,问吃问穿问早安。

经过老潘的一番陈述之后,我大概了解了他跟妹子目前所处的状况,二人方才进入暧昧阶段。我给老潘泼去一盆冷水:“就你跟妹子现在这关系,离他成为我嫂子还有很长的距离要走。”

老潘却信心满满:“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哥们这次准备下血本了,很久没对哪个女孩子这么动心过了。”

我凑到老潘跟前:“有照片吗?让我瞅瞅呗。”

老潘拿出手机,点开姑娘的微信朋友圈,我抢过老潘手机,仔细地翻看着。姑娘的朋友圈里有很多自拍,各式各样,不尽相同。喜悦的,愤怒的,悲伤的,开怀的,真是乱花迷人眼。我心想,要有多寂寞,才会每天风雨无阻地在朋友圈发自拍照。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每组照片的描述措辞都不一样,一会儿是徐志摩的诗,一会儿是看不懂的英文歌词。阅读那些状态需要极高的文学素养,我猜想那姑娘应该像运营公司产品一样在运营自己,待价而沽。

我提出疑问:“长得还不错,不过她家应该很有钱吧,在朋友圈里晒各种名牌。”

老潘摇头道:“她是我们公司购物App奢侈品频道的运营,经常跑一些奢侈品会展。她晒那些名牌不足为奇,至于她家有没有钱,我就不知道了。我猜应该不会特有钱吧,有钱人家的孩子谁来互联网,还是做运营。钱少活多,一天天累得要死。”

在微信里,老潘给那姑娘的备注是「小绵羊」,我心想他果真是一头狼,还是头色狼。我悄悄地把那备注改成了「配种对象」。刚改完,老潘的手机就收到一条姑娘发来的微信:「吃饭了吗?大叔」。

我还没来得及细看,老潘瞪了我一眼,一把抢过手机去。他蜷缩在床上,面带淫意,跟姑娘热火朝天地聊起天来,徒留我一人在一旁哀叹。是谁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现在社会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衣服根本就不够穿。手足虽可贵,但必须不能裸奔。

(23)

老潘是真得动心了,准备下血本。由于年前刚给家里寄了几万块,最新一个月的工资还没发,他手上已然没有多少积蓄。他张口向我借钱,作为每天生活在一起的好友,我自然不能不支持他的泡妞伟业。

只是这货用借我的五千块钱加上他自己手里的三千块,去王府井的北京百货大楼买了套价值八千的休闲西服,这让我着实不能理解。他跟我解释说周末晚上跟妹子将有一场正式的约会,买那套西服用来充充门面。我感觉这根本不是充门面,完全是打肿脸充胖子。

借给他钱之前,我以为他口中的下血本无外乎是给妹子买点化妆品,送点小礼物,一起吃个大餐,却没成想是在投资他自己。我倒不是怕那五千块钱收不回来,老潘肯定会还我钱。我只是感觉老潘在追求妹子的路上,似乎走了岔路。

老潘合计着他的泡妞计划,像对待一个新产品一样,细细打磨,不断修正。对于姑娘,老潘每日电话不断,殷勤不止。我也想姑娘了,尤其是在老潘春风得意的时候。我隐约觉得老潘不久后就要搬离这间屋子,抛弃我了。

我的难兄难弟,如今抱得美人归,这令我很是慌张,我的女神在何方?

点击进入下一章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