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4371

程序猿生存指南-12 道听途说


道听途说

(33)

公司规定早上上班时间为十点至十点半,有半个小时的灵活空间,早到早走,晚到晚走,不刷指纹,不打卡,考勤全凭员工自觉。

起初我比较上进,早上大约九点就能到公司,刷会儿公司内网论坛,看点技术文档,等我师父他们都到齐了,我再去领点任务,周而复始。

不过部门其他人却不像我这般恪守组织规章制度,他们都是老油条,一些条条框框早已无法约束他们。他们经常是十一点左右才到,有时候甚至是午饭过后才姗姗来迟。

带孩子去医院看病,带媳妇去孕检,带宠物狗去结扎......有着各种迟到理由。不过一般大家来的晚,走的也晚,项目紧的时候通宵也是家常便饭,所以只要不是连续迟到早退,波哥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去深究。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渐渐地到公司的时间也越来越晚,终于最后追随了我师父他们的脚步。

起床晚,到公司待不了一会儿就吃午饭了,所以我几乎不吃早餐,一天就两顿饭,如果深夜里实在扛不住了,就来点夜宵。

朗云大厦的地下一层承包给了一家知名餐饮公司作为内部食堂,只提供午餐。那里饭菜的价格倒还算实惠,只是菜得种类与品质差点意思,因此老员工一般都选择外出就餐。

午饭的时候,大家三五成队,结成小团体,去找寻各自钟意的馆子。我没来朗云之前,王旭经常跟隔壁产品组的李向阳结伴吃饭。他俩是合租的室友,作为王旭的徒弟,我顺理成章地加入了他俩的队伍。

果然是意气相投的人才能成为朋友,李向阳跟王旭一样,也特别健谈,自来熟。他比我大两岁,跟王旭同一年入职朗云,两人结识于公司内部论坛合租板块,与我和老潘的情况特别像。

王旭的健谈体现在他讲段子上,而李向阳的健谈则主要是在对当红明星,知名政客,公司高管等人的八卦上。仅仅在跟李向阳吃了几顿饭之后,我就知道了不少公司领导的秘闻,他们的往昔的职业履历,改换门庭的缘由,以及在员工中的风评。

李向阳似乎洞察到了我内心关于组内一些情况的疑惑,他主动跟我聊起我们组的往事历程。在他那里,我知晓了缘何我们组哈工大与大连理工毕业的学生占了半壁江山。

哈工大人多我理解,毕竟波哥毕业于哈工大,但组内大连理工的人为何如此之多,我曾有些许疑惑。

经过李向阳的一番讲解,我才知晓原来波哥的媳妇是大连理工的。大学期间,波哥经常往返于这两所学校,因此对于这两所学校比较了解,也比较亲切,他在给组里招人的时候会优先从这两所学校里挑。

先富帮后富,共奔富裕路,校友圈,朋友圈有时候真的很重要。

(34)

李向阳说我们组有三大帮,哈工大帮,大连理工帮,邮大帮,其中哈工大帮与大连理工帮又可并称为东北帮,他们紧紧围绕在李波身旁。

数年前,邮大帮也曾笑傲于朗云北京分舵的技术部,当时北京分舵主管技术的副总是邮大校友。后来该副总下海创业,技术部改朝换代,空降的新任老总是哈工大的硕士,虽然是个兼职硕士,但毕竟也是哈工大校友。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北京技术部的哈工大帮开始崛起。

大形势下,朗云前景一片大好,各个部门急速扩张,内部一些能力强的人步步高升,开始走向管理岗位,大家都传闻李波将会晋升部门总监。

我询问王旭:“波哥如果升上去了,那咱们组谁当老大?”

李向阳抢话说:“当然是康神了,他技术强,资历老。不过也不好说,康神最近痴迷于佛经的研究,有可能不热衷于仕途了。”

王旭摇头说:“波哥还不一定能升上去呢?”

我好奇:“为啥?”

王旭欲言又止。

我眼神游走到李向阳脸上,只见他眼珠一转,应声说道:“你是指五月份那次技术故障?”

王旭在嘴边比划了个嘘声的手势,李向阳降低了分贝。

五月份?朗云技术故障?搜肠刮肚,我突然想起来了,当时朗云的某个新闻App足足有八个多小时无法提供正常服务。

我诧异:“当时我还没入职咱们公司,不过官方给的公告上说,因为主机房光缆被路政挖断,导致无法提供服务。难道是……”

我没有点明,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王旭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深聊下去。

李向阳眉飞色舞地说:“如果李波因为那件事受影响,那么部门总监的另一个热门人选就是客户端组的蔡畅了,他可是你们邮大校友。”

王旭点头说:“蔡畅我打过几次交道,技术挺强,是个全才。不过在待人接物,气场谈吐上,比波哥稍微差些,当然技术总监还是靠技术说话。”

李向阳猥琐一笑:“这么说,你看好蔡畅?咱俩赌一顿饭吧,我赌李波能问鼎总监宝座,你赌蔡畅如何?”

王旭撇了撇嘴:“他俩无论谁升了,对我都没什么影响,我该干嘛还得干嘛,才不操这份心呢。”

李向阳咂摸了几下嘴说:“别着急,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些老家伙在朗云也就是镀金,不会在这里终老。等他们到了一定级别升不上去的时候,就会一个接一个地跳槽。到那时,就有了多余的坑,咱们的机会就来了。”

(35)

自从在李向阳口中得知康神正在钻研佛经的事儿后,我就特别留意康神的一举一动。

有一次,我路过康神座位,不经意地扫了一眼他的电脑屏幕,定睛看到了「北京龙泉寺」几个明晃晃的大字。

我斜眼用余光盯了半晌,妄想再看到一些康神的小秘密。康神却打开了代码编辑器,疯狂地敲起机械键盘来,吓得我赶紧退到自己位置上,不再细观。

我静静地坐在工位上,脑袋不停地运转,力求找出这龙泉寺跟康神之间的关联。囿于见识,思索不得,我不得不在微信上给王旭发去了求助私信「师父,康神跟龙泉寺有何渊源?」

王旭听到了微信消息提示音,拿起手机点开,随后立马转头瞅了我一眼,面露坏笑。

片刻过后,我收到了他的回复「康神是龙泉寺的志愿者,帮龙泉寺维护一些他们的官方网站。」

龙泉寺在京城乃至全国都十分有名,他们的僧人中不乏清华北大北航等国内名校毕业的精英。这些精英们有一些是编程高手,技术牛人,他们利用自己得特长为龙泉寺注入了新的活力。他们抛弃了传统纸质书籍,采用ipad电子书念经;他们利用自然语言处理,图像识别等技术翻译各种佛教典籍;他们开发语音聊天机器人,用于向信徒们解读佛经,弘扬佛法……

在佛寺林立的中国,在与时俱进这方面,龙泉寺无疑是走在了他们的前列。在某些技术领域,龙泉寺甚至领先于国内的一些高校。

我继续在微信上询问「康神,这是准备出家了吗?」

王旭秒回我「看他的发型,我觉得不像,他应该还不能放下这滚滚红尘。」

我站起来,回过头,特地观察了一下康神的发型。他的发际线已经到了头顶,他采用「地区支援中央」的办法,把头顶裸露的部分掩盖住。

由他一系列的护发手段看来,康神对于他的毛发很是爱惜。一个如此爱惜自己头发的人怎么可能会出家为僧呢?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评论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