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399

热情若无变,哪管她沧桑变化

这个城市风很大,孤独的人比较晚回家

发生了很多事,其实也不是很多,就一件。

跑到了国贸,觥筹交错,谈笑风生,而我,在心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和好友微笑挥别,坐上地铁一股难言的范围突然涌上。

今晚只有一瓶,我却有些醉,恍惚间,不知是酒醉还是心醉。

朦胧中有人推搡我,终点站。今夜的十四号线走的有些快。

十点零八分,省电模式百分之六,坐过了四站,我突然想走回去。

到家大概五公里。

我走的很慢,我已经忘记我当时在想什么。

或者我根本什么也没想。

晚上的五环外很暗,我一深一浅的走。晚风有点冷,我用力紧了紧外套,牙齿好像在抖。

背过风把拉链拉开,摸出一根烟,半天没打出火。

一抖一抖的走回去。

一路上车来车往,时不时的有几个暴躁的喇叭催促声。

我下意识的躲避,突然发现自己走在人行道上。

打了个喷嚏,摸了摸裤兜,摸出一张餐巾纸,小心撕成两半,擤了擤鼻涕。

还好,眼泪转半天没流出来,可以省下半张纸。

走到家十一点半,翻箱倒柜找药,没找着,不知道放哪里去了。

我终于点了根烟,抽了一口,胃里止不住的恶心翻腾,看着烟气氤氲,却始终没有再抽一口。

水也没有,渴的不行,跑到厨房灌了一肚子凉水。

我有很多苦恼,却始终分辨不出是哪种苦恼压抑着我。

也许每种苦恼都势均力敌,每一种都不大,但每一种都撕扯。

坐了一会,鼻子通气了。

算了,不管了。

呆坐了许多个小时。

我什么也没干,什么也不想干。

我想抓住什么,但最后我什么也没抓到。

手机扔在床上,碰也不想碰。

翻箱倒柜,也没找到一根烟。

想出去买,又懒得动。

犹豫了再三,还是放弃。

突然想起,我好像没有喂猫,又好像喂过。

手机充上了电,半夜了,有人在给我推简历。

承蒙关照,多谢。

想了想,删掉。

哈哈哈哈哈哈。

发送。

现在是凌晨两点十分,我好想喝酒抽烟。

avatar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