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6611

程序猿生存指南-14 钱迷心窍


钱迷心窍

(39)

周一,重新踏上辛苦劳作的征程。早高峰的地铁,乌压压满是人。人头攒动,人群拥挤,好在我上车比较早。我躲在一个角落里,凭借着屁股大的优势,开辟了一块不小的空间。我摆弄着手机,在屏幕上划划点点,打发这短暂却烦闷的路上时光。

我在网络的海洋里四处游荡,在浏览到一个技术论坛的闲聊灌水板块时,一副对联引起了我的兴趣,不得不为作者的才思点赞。这幅自黑对联很准确地描绘了程序员这个群体目前所处的境况。

上联:敲一夜代码,流下两三行泪水,掏空四肢五体,六杯咖啡七桶泡面,还有八个测试九层审批,可谓十分艰难;

下联:经十年苦读,面过九八家公司,渐忘七情六欲,五年相亲四个对象,乃知三番加班两次约会,新年一鸣惊人。

横批:谁能懂我

从地铁出来,走上大约五六分钟就到了朗云大厦。在早晨上班时间段里,朗云大厦进进出出的人特别多,我随着人流往大厦里走去。今日,大厦门口多了两盆巨大的招财树,枝繁叶茂,一人多高,寓意朗云在互联网领域这般蒸蒸日上。

矗立在门口的保安大叔还如往常那般颔首微笑,十分可爱。乘电梯,过走廊,我快步走进办公区,四处扫视,这才发现此处好似换了人间。原先办公桌上那些蔫了的绿植全都被替换,从吊兰变成了绿箩,整个屋子好似一片丛林,绿油油。

几位保洁阿姨穿梭于工位之间,认真地打扫着卫生。隔壁组的几个人正围坐在一起闲聊,声音忽大忽小,不时还爆出嚎叫般的狂笑,着实令人厌烦。

一如往常,我坐在工位上放空自己,先发呆几分钟,心绪平稳后,打开电脑,登上聊天工具,办公系统。也不知是哪一次陪老娘看养生节目,把养生专家那清晨畅饮一杯水的建议记在了心里。在开启一天忙碌工作之前,我会先去躺茶水间,如果正赶上尿急屎紧,则会先跑一趟乃至几趟厕所。

三分开水,七分冷水,倒入杯中,缓慢摇晃杯体数下,待其冷热混合均匀后,手高举,头微仰,二三百毫升水咕咚下肚。爽到喉咙深处后,有时会不由自主地打个嗝。如果身旁无人,这个隔会拉个长音,直到胸腔共鸣消失殆尽。

接下来,抚摸肚腩几下,将空杯子重新放回饮水机处,打开热水阀,把水杯重新灌满,保持步伐匀称,慢悠悠地走回工位。将水杯敞口,放在书桌一隅,等待沸水慢慢变成凉白开。在此期间,可以多次尝试轻抿杯中水面,如果温度适宜,则可多饮几口,如果烫嘴,则再放数分钟。

对于程序员来说,上午绝对不是一个容易迸发灵感的时间段,所以不要惋惜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该颓颓,该歇歇,因为整个下午乃至晚上,我们有大把辛劳的时间。

为了打发无聊的上午,大可以在网上冲浪。先在浏览器里开几个新闻网站,大致了解了当下新闻热点,社会动态,免得吃饭时和同事之间闲聊没有谈资,不知对方所云。

热门新闻总是有限,随后可以再去几个知名的程序开发者社区观摩一番。把业界公司又开源了哪些项目,各大网站又爆出了哪些漏洞,明星创业公司又融了多少钱,统统装进脑子里。

程序员就应该时刻保持与时俱进,这样才能做到不会被时代的轮子所碾压。倘若如此操作,上午很快就会过去。

(40)

王旭喊我去吃午饭的时候,我正在浏览上个月的工资明细。幸好我眼疾手快,在察觉王旭站在我身后时,立马叉掉了浏览器,差点就让他看到了我的薪水状况。

不患寡而患不均,在互联网公司里,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工资被倒挂的现象很是普遍」。所谓工资被倒挂是指工作两三年的老员工薪水比不上一个没有工作经验的应届生。

之所以出现这种反常现象是源于互联网行业飞速发展,人才极度匮乏,招聘一个人才的成本越来越大。为了吸引更多更好的人进来,各大公司不得不逐年抬高应届生起薪,已期在招聘市场上不被其他家公司碾压。

由于公司内部的涨薪幅度落后于应届生起薪的增长速度,几年下来,老员工的薪资低于应届生的现象就逐渐普遍。同工不同酬,为了不引发矛盾,进而稳住老员工,在我入职的第一天,公司人力就告诫我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其他人透露我的薪资待遇。

登陆邮箱,刷新邮件列表,有几十封未读邮件。我依次点开,都是一些休假,业余活动等无关紧要的事情。对此我无多大兴致,直到瞧见了一封部门内部人事调整的公示邮件。

我点开公示详情,细细地揣摩一番。李波成功上位,由资深专家荣升部门技术总监。康神接替波哥成为了我们架构组的组长。我去内部办公系统的通讯录里看了看组内其他老员工的职级变化,大部分人都得到了晋升。我师父王旭如今已经比我高了两个级别。

刚来还不满半年,我还没有达到述职晋升的要求,因此还在原地踏步。不过职级低点倒也无大碍,只要钱给到位就行。虽然公司内有着严格的薪资保密协议,但在多次闲谈中,我也大概知晓了王旭目前的工资水平。他应该是与我差不多,甚至可能比我还少点儿。

一般来说,程序员这个行业,涨薪最行之有效捷径就是跳槽。我比王旭入职朗云晚,职级也比他低,但薪资却比他高,这就是所谓的倒挂。不过,由于王旭有公司奖励的股票,如果算上这笔收入话,一年下来他的收入还是比我高不少。

我一个月挣5000的时候,畅想要是能挣到一万,那该多好,生活过得绝对潇洒。如今,挣到一万了,又想着倘若拿到公司股票,待遇追上王旭,那该是一番怎样的光景。

钱这个东西,应该是没有人嫌拿的多;工资这件事,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挣得少。

(41)

一些花钱大手大脚的人形容自己的生活状态是:月初,他吃什么,狗吃什么,月末,狗吃什么,他吃什么。不过对于我这种除去房租,再无其他大花销的人来说,月初月末其实对我都一样。

当然,在老潘搬走后,我的日常支出发生了些许变化。单说房租就由原来的500涨到了1500。忽然多出来的这1000,一半是原来老潘应该交的那部分,一半是房东老太坐地起价上涨的租金。

房东老太在得知老潘搬走后,极力建议我去租幸福公寓顶层的小阁楼。顶层那阁楼倒是便宜,月租只需800大洋,不过面积特别小,夏天热,冬天冷。她三番五次地游说我,并且许诺了不少好处,比如网费减半,不收水费。我并不为所动,因为她这般热心肠并非是出于对我的关照,她心里有一套自己的小九九。

由于政府针对棚户区的危楼进行改造,一些年久失修,有安全隐患的房子被政府勒令整修。于是,危楼里的那些租户不得不在棚户区里重新找寻靠谱的房源。房东雇了个看大门的保安,那保安刚二十岁出头,是房东老太的远方亲戚。他住在公寓门房,隔三差五就有人来敲他的门,寻租者络绎不绝。

不过当下幸福公寓已经没有剩余可租的房子。对于这种供不应求,能够坐地起价的大好时机,房东老太自然是不会错过。首先,她大幅度地提高了房租,淘汰了一批没有支付能力的老租户。其次,她左腾右挪,最终在顶层又整理出来了几个原本用于放杂物的小阁楼。

小情侣,小夫妻们肯定不会去住那五六平米的小阁楼,因为里面根本就塞不下两个人。于是,房东老太就打起了单身汉--我的主意。不过我并没有就范,虽有不爽,但还是答应了她涨租的要求。

如果此时有人采访我:你认为金钱能买来快乐吗?我肯定回答---能。至少在瞅见那五位数工资的时刻,我是快乐的。不过,转而一想,单单房租一项就要花掉其中不小的一部分后,内心又不免悲伤起来。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涨房租倍思乡。家有良田数十亩,百平庭院炊烟升。若是来世走人间,但愿无德又无才。躬耕乡田过此生,不问前程与功名。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评论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