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3595

程序猿生存指南-17 街角咖啡


街角咖啡店

(48)

终于圆满地完成了老姚、四叔二人来京的接待工作,随即我又投入到了紧张而忙碌的工作中去。

周一是一周之中,人的情绪最为低落,脾气最大,也最为冲动的一天。因此在这一天里,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同时尽量不去招惹别人。

周一是康神履任架构组组长后的第一次组会。想必新官上任,必然要点几把火。我不敢迟到,早早地来到了公司,坐在工位上,静等晨会。

李波在位的时候,每次组会,康神几乎是一言不发。现在他执掌组内大权,一改往日的惜字如金,变得口若悬河。康神这状态大有一种韬光养晦后,守得云开见光明的感觉。按照惯例,我们首先汇报了日常开发任务的进度。而后,进入了康神的发言时间。他在组会上宣布,近期我们将会接手一项重大的开发任务。

不同于先前那些服务于企业内部的基础架构组件的研发,这次我们要负责的是一款面向终端用户的产品。不过,康神并没有具体阐述究竟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但从各位与会同事脸上的表情来看,他们似乎都已知晓。

为了陪老姚逛景点,上周我请了几天假。没成想我不在的这几天里,组内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我一脸懵逼,转过头与王旭的眼神相遇。他看出来了我的困惑,在微信里发来私信「一款个性化阅读App,内部研发代号“潜龙”」。

结合最近各大科技论坛,新闻媒体对于个性化阅读产品的报道,我恍然大悟。我抬头面向康神,只见他眼神里满是大展宏图的野心。他的一番鼓动让我有种很燃的感觉。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康神那般激情满满。对于技术有着很高追求的人,大都愿意做公司内部基础架构的研发。因为这部分研发工作能够接触到高并发,大流量,大数据等业界前沿技术。掌握了这些技术,便会成为当下最热门,最紧俏的技术人才。

如果跳槽,自身的议价能力也会比较强。对于职业规划是想走技术路线的人来说,基础架构有着很强的吸引力。而一些面向终端用户产品的研发,往往是一些简单逻辑的繁复堆砌,更多的是熟能生巧。对于多年的从业者来说,这项工作对自身的技术积累,技术精进帮助并不大。

当然,像我这样连简单逻辑堆砌都不甚明白的初级开发者,两者对于我来说,其实区别不大。可能后者做起来,反倒能轻松不少。对于组内几个已经工作五六年、职级比较高的人来说,让他们再做那些虽然简单却很是磨人的初级开发任务,他们肯定会心有不悦。

(49)

中午吃饭的时候,李向阳向我透露,康神已经跟他们产品组老大开了碰头会。“潜龙”的产品原型设计已经被提上了日程。

朗云在互联网社交领域可谓是独孤求败,不过企业一旦发展到朗云这个体量,产品推陈出新的效率就会大打折扣。往往一个新产品从想法到落地,再到最终走完公司内部各种审批流程,此时它所在领域很可能早已由蓝海变成了红海。因此,朗云对于一些自己不擅长的细分领域,它的战略往往是能够进行投资占股,尽量不自己做。

近两年,市场上出现了一款个性化新闻阅读产品,名曰「头头是道」。它力图通过技术手段改变人们的阅读习惯。它抛弃了传统的人工编辑筛选,采用人工智能推荐算法,实现了新闻阅读的千人千面。一经推出,火爆全国,其用户量增长速度之快,用户留存率之高令业界刮目相看。

头头是道给了传统新闻门户网站重重一击。那些老牌新闻门户三番五次地联合起来,对之进行围剿,不但没能消灭掉它,反倒让它越做越大。

几十年来,互联网领域,有过太多的浮沉动荡。许多当年曾引领潮流,不可一世的霸主,转瞬就轰然倒塌。这样的案例层出不穷,因此即便是像朗云这样的业界霸主,面对新兴事物,也不敢有所懈怠。整个公司时刻保持着危机感。

既然围剿不成,朗云决定自己做一款类似的产品,后发制人是朗云的强项。从这款产品立项的速度之快,代号之霸气,就能看出来公司高层对它甚是重视。

原本“潜龙”的研发跟我们基础架构组没有太大的关系。可康神新官上任,他不想躺在原老大李波的功劳簿上坐吃山空。他想拓展新的领域,建立属于自己的功业。于是,他积极地申请,努力地奔走,最终拿下了“潜龙”部分功能的开发任务。

李向阳强烈建议我跟王旭向康神申请加入到“潜龙”的研发中去。虽然可以预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加班肯定会多起来,但是升职加薪指日可待。王旭表示他要再考虑考虑,我表示师父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50)

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我的左眼一直在跳,脑袋里开始不断回旋「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句俗语,心想看来最近是要发大财。

路过街边彩票代售点的时候,我买了五注双色球。每当我感觉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心情低落的时候,我就会去买彩票。一次不会买太多,最多五注,一注500万,五注就是2500万,我并不贪心。

买一次彩票就多一次一夜暴富的机会。但凡有一夜暴富的机会,开奖日之前的那几天,心中就会充满期待,心态也会变得积极起来,屡试不爽。

当你心情低落,讨厌这个世界的时候,不妨去买几注彩票。

我把彩票塞进裤兜,从街道旁得一个餐馆里点了份外卖,哼着小曲,晃晃悠悠地就来到公寓门口。进门之前,我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公寓旁边那个简易车棚。

忽地,原本停靠我自行车的地方,此时变得空空如也。我定睛一望,地上还躺着被钳子夹断的锁链。我不禁一惊「我的座驾丢了」。

我向公寓保安黄飞求助,他表示并不知情,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人员。我又在周围四处扫视,自行车仍无迹可寻。我打算报警,但是转而一想,警察叔叔断不会为了这价值200块钱的二手自行车,前来搭理我。

在寻觅了一个多小时,仍没有线索后,我无奈地放弃了继续找寻它的念头。虽然那辆二手捷安特早已被我束之高阁,不过每天出门进门的时候,我都会瞄一眼它。就像那些出门后总是折回去再拉一下门把手,确定门上锁才放心离开的人一样。

作为我在帝都一件比较大的固定资产,它停靠在那里,我心里就踏实。可是,它却突然消失了,我心情变得低落起来。此后,连续几天我都梦到了它。

在一个有着美好结局的梦中,它如老马识途,狗觅庭院。在辗转数人之手、若干屁股之下后,它最终重新回到了我的怀抱。在一个以悲剧收尾的梦里,它被废品收购站所肢解,当作废铁投入熔炉,粉身碎骨化为铁水。

按照惯例,每丢一样东西,我都会痛苦几日。东西越值钱,日子持续的时间越长。我恋旧,很少扔东西,除非搬家。屋子里摆放了许多原本应该被丢弃却被我收纳起来的物件。大到坏掉的电脑,手机,小到曲别针,小螺母,我总觉得有朝一日会再次用到它们。

它们充实了我的房间,也囿住了我的思想眼界。也许是因为穷,所以才太过在乎那些废弃的物件。也许太过在乎那些物件才是穷的根源。

最初几日,每当晚上走在满是霓虹的街道上,望着来往穿梭的车辆,我就会想起那辆捷安特。脑袋便忍不住地盘旋:你会不会突然地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评论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