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3472

程序猿生存指南-20 老潘归来


老潘归来

(59)

下班回公寓的路上,我接到了老妈打来的电话。久离家乡,甚是挂念家中老娘。不过一番长谈,也没多少话题,大抵都是一些家长里短。

想到潘父突患脑血栓,电话里我重点关注了一下她和老姚的身体,嘱咐二人别太劳累,身体康健比什么都重要。

电话另一头的老娘主要传达了老姚最近工作重心转移到给我介绍对象这件事儿上。她给我打来预防针,让我调整好心态,准备迎接新一轮的相亲洗礼。

家里不厌其烦地托人给我介绍对象,他们是多怕我打光棍?许多个深夜里,我也曾审视自己。论相貌,论学识,我都不像是那种娶不上媳妇的人。爱情早晚会来,强求不得。

好吧,坦白地说,对于另一半,我最近也有些焦急了。尤其是前些日子瞧见我师父王旭那留学归来的漂亮女友后,春心便抑制不住地荡漾。

王旭与妹子二人是高中同学,后在不同的城市上大学。大学毕业后,王旭参加工作,妹子出国留学。前前后后,二人经历了七年的异地恋。如今妹子学成归来,王旭准备年底结婚。这种贯穿整个青春的爱情真是令人羡慕。

而,相亲一般都会有一个隐形的需求,那便是尽早结婚,组建家庭。我总担心这种没有经历太多磨合的结合,最终不如众人所愿,很容易被一些矛盾所瓦解。

相亲这种方式,虽然父辈,爷辈们有着众多成功案例,但人间终是换了春秋。在当下社会,夫妻相互依存度日渐变低,女性愈发独立,女权思想深入人心。日子若是过得不舒坦,离婚很容易就会被提上日程。

惟愿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60)

公寓楼道的声控灯发出暗黄的灯光,勉强能照亮脚下的路。房东老太真是把节能减排做到了极致,但凡能用5瓦的灯泡,她绝不用10瓦。

我见黄飞的屋门敞开,便往里面瞧了瞧。他正戴着耳机打《英雄联盟》,想必是当前游戏局势不太好,嘴巴骂骂咧咧个不停。他转头瞧见了我,招呼道:“姚哥,回来了。”

我点头示意,自从上次与他面对面沟通后,我俩渐渐变得熟络起来。这孩子虽说平素里做事有点拿鸡毛当令箭,不过人不坏。对于租户的一些合理要求,他也是尽力满足。甚至有一次,我瞧见他与房东老太为是否更换厕所坏掉的马桶而争吵。

辗转到自己门口,我突然想起了给黄飞网口限制流量的事儿。缘何他的网速突然能带得起游戏来?对此我甚是纳闷。在心里盘算着回屋一定要登陆路由器的管理页面,看看是不是被人篡改了配置。

我转动钥匙,推门而入。

“回来啦!”屋中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霎时,我脑袋一片空白,魂儿不知跑去了哪里。我捂着心脏,深吸一口气,而后慌忙打开壁灯,正睛一瞧,床上正躺着一个彪形大汉。

那大汉睡眼惺忪,揉搓着眼睛与我四目相对。惊魂甫定,我破口大骂道:“老潘,你个大傻逼,把爹要吓死了。”

老潘一脸无辜状:“朗云加班也这么狠?都十一点了才回来。”

我观察四周,并没有破门而入、破窗而入、遁地而入、穿墙而入的痕迹,于是发问:“你怎么进来的?”

老潘从兜里摸索半晌,掏出一把钥匙,拍在书桌上。我拍打着脑门,突然想起老潘搬走的时候,忘了收回他的门钥匙。

老潘起身下床,走到我身后,把我的背包卸下来,随即一脸的谄媚,带着哭腔道:“兄弟无家可归,只能在你这里借宿几晚了。”

瞧老潘这一脸的憔悴,嘴角还起了泡,想必最近肝火旺盛,没少费口舌。我提出疑问:“你被李亚男扫地出门了?那房子不是你租的吗,要走也是她走呀。”

“我这不是让着她嘛,你说我一大老爷们能跟个女人较劲吗?”老潘长长地叹了口气,悲情溢于言表。

这老潘还挺怜香惜玉,与李亚男在医院都闹成那样了,他还如此大度,想必还是舍不得跟李亚男分手。我换上拖鞋,走到床边。床上堆满了零食饮料,难得老潘没有空手上门。不过我并不怎么爱吃零食,这些零食最后必然大部分都便宜了老潘自己。

加班到深夜,肚子还真有些饿。我揉搓肚腩,在一堆零食里找了包干脆面,捏成渣,撕开袋,吃了起来。我边吃边问:“你俩还能过吗?”

老潘零食堆里找个根火腿肠,他用牙咬开包装袋,一口半根下肚:“那李亚男就他妈是个倔驴,只要她服个软,我立马就能原谅她。可她偏不,吵吵着要离家出走。你说在北京,她连个闺蜜都没有......”

我打断老潘:“然后你就跑到我这儿来了?都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老潘双手合十,乞求道:“大姚,姚哥,姚爷,我按天付租金。成不?”

我借坡下驴:“我也不漫天要价,一天300,咱就按照如家酒店的标准收。”

老潘又打开一杯可乐,可乐突突往外冒,他赶紧抿了几口。老潘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慢吞吞地说道:“大姚,你信用卡几号是还款日?我这几天赶紧筹措钱,帮你把信用卡还了。”

“你在李亚男她们公司投的钱还没要回来呢?”

老潘面露难色:“哎,这几天李亚男也不搭理我,我也不好意思提这事儿。”

这老潘空有一个刀子嘴,心还是不够狠。不过转而一想,他跟李亚男毕竟相处了近一年,原先二人四处游玩,好个逍遥自在,必然经历了一段快乐的时光。眼下,二人虽然矛盾极大,但念及旧情,朝夕之间,三言两语也很难掰扯清楚。

老潘倒吸凉气,轻轻地揉搓着嘴角,想必是可乐进入了嘴角那烂掉的肉里,引发了他的疼痛。我不忍心让他再生烦恼,于是摆了摆手:“既然没钱还,那就先赊着吧,也没多少。我手里还有点钱,够还这个月信用卡。”

老潘抱拳,一言未发,眼里泛泪花。

“对了,你爸病怎么样了?上周末打算去看看老爷子呢,结果被公司几个线上问题给耽搁了。”

“我爸这周就出院了,脑血栓,栓住了一条胳膊。医生说回家好好养着,别再犯病就没什么大事儿。公司项目紧,我老是请假也不太好,这几天我弟在医院守着呢。”

“哎,你也不容易,说的我都不忍心赶你走了。”

老潘从零食中找了一包我最爱吃的卫龙辣条递给了我,搂着我的肩膀道:“还是我姚哥对我好。”

(61)

夜深了,灯熄了,外面的月光洒进屋子。茶几上盛着水的玻璃杯泛着亮光。窗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你若仔细望,全是阿迪王。

老潘躺在床上,摆弄着手机,一刻不停歇。他与我搭话:“公寓门口那路由器是你动的手脚吧?”

“我操,我还纳闷黄飞怎么突然就能玩游戏了,原来你小子搞的鬼。”我恶狠狠地盯着老潘道。

老潘笑了笑:“我一猜就是你。举手之劳,您老人家小手这么一挥,可憋得人家快一个月没玩游戏了。”

“你告诉了他是我弄的?”我坐直身子。

“瞧把你吓的,黄飞问我,我说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孙子搞得。”

我从桌子上抄起一颗卤蛋往老潘头上砸去:“你他妈全家都是孙子。”

老潘连连求饶,一番打闹后,宇宙恢复和平。四下静悄悄,摸着黑看手机,我的眼睛不一会儿就涩了。在我快要进入梦乡时,老潘下床的窸窣声响把我又带回了现实。

“折腾啥呢?还不睡?”我有些不耐烦道。

老潘穿上拖鞋,起身往屋外走:“烟瘾犯了,我出去吸根烟,一起?”

我没好气道:“明知故问,我又不吸烟。”

老潘一边点烟一边说:“我们公司那些技术敲不出代码的时候,都会去楼下吸两口。你们组没人吸烟吗?”

“我们组招聘启事上有一条明文建议,应聘者最好不吸烟。”

老潘猛嘬了一口烟,啧啧道:“那你们组的代码质量应该不咋地。”

代码质量什么时候跟抽烟挂钩了?这老潘也真是歪理一大推。呛鼻的烟味笼罩狭小的房间,我喊了一嗓子:“麻溜地滚,小心抽死你。”

老潘拉开门走了出去,我裹了裹被子,闭上双眼,想念周公。约莫二十分钟过后,老潘打着哆嗦,带着烟味归来。一进门,他就咳个不止:“入秋了,晚上还真有点冷。”

推门声、咳嗽声把我又吵醒了,我气愤不已,撩开被子,正欲发作。忽地,老潘一屁股就坐到了我床边。一阵呛鼻的烟味袭来,我赶紧捂住口鼻。

老潘一边摆弄手机一边与我攀谈:“大姚,有兴趣做外包吗?”

“接私活了?”

老潘吸了吸鼻涕道:“缺钱嘛,总得想法子弄点钱。最近我正跟一个初创公司谈合作。产品原型我已经给他们做好了,他们还需要技术实现,你要是感兴趣,推荐一下你。”

我翻过身子,面向墙壁:“哎,我最近都忙成狗了,哪有精力?”

“那算了,有机会咱俩合作一把,有钱一起赚嘛。”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评论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