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6232

程序猿生存指南-22 分手快乐


分手快乐

(65)

软件园里有一洼人工湖,人工湖四周栽满了碗口粗的银杏树。气温骤降,忽如一夜,银杏树上挂满了金黄色的叶子。

大风一来,叶子散落大地,聚集在一起,在阳光照射下,反射出金灿灿的光。一些人在银杏树下互相拍照留念,妄想存住这个美好的秋天。

朋友圈里,有人伫立香山,以赏红枫;有人端坐钓鱼台,满目黄叶。有人抬头望辽阔天空,有人俯身视金黄土地。有人携妻抱子,其乐融融,有人孑然一身,形影相吊。

秋意渐浓,或逢秋悲寂寥,或秋日胜春朝,社交网络里,发表状态抒发感情的人多了起来。深夜里,久不更新状态的老潘发了一条朋友圈:向前走,走过所有美丽与哀愁。

最近一段时间,老潘白天上班劳作,晚上去医院照料他爸。终日忙碌,胡子邋遢,身心俱乏。李亚男一直跟他冷战,为了避免战争升级,他有时睡在医院,有时来我这里借宿。

老潘睡医院时,潘弟就来我这里借宿。潘弟虽说吊儿郎当不着调,但一张巧嘴倒也不招人烦。

他来我这里并不睡觉,而是跑到黄飞的屋里,跟黄飞开黑打《英雄联盟》,二人一玩就是一宿。我着实佩服潘弟的社交能力,才几天功夫,他跟黄飞就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夜幕低垂,老潘拎着一盒炒饼进了屋。想必是饿坏了,他迅速脱掉外套,一屁股就坐在了床上,撕开塑料袋,打开外卖盒。

热气腾腾的炒饼上盖了一个煎蛋,卖相很好,令人很有食欲。老潘一边狼吞虎咽一边与我闲聊:“大姚,你说我那天在医院对李亚男那样,是不是有点过分?”

我正在阅读一个新开源项目的源代码,脑袋被复杂的逻辑所占据,没心思帮老潘分析他的感情问题。

我半晌不言语,老潘竟开始自我检讨起来:“先前李亚男从来没见过我爸,跟我爸也没什么感情。想来她对于我爸的病不上心也不是什么大过错。我当时也是火气上头,没控制好情绪,反应过激了。”

其实想原谅一个人,纵使她万般不是,千般不好,总能找出各种理由说服自己。老潘如此这般自问自答,反复纠结,无非是想要得到旁人的肯定。

我转身凝望老潘,顺水推舟给他送去劝慰:“你俩其实也没什么大矛盾,能凑合过就凑合过吧,这年头找个对象这么难。”

话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我都能料想接下来老潘的说辞。果不其然,谈起找对象难这个话题,老潘顿时两眼放光。

“大姚,平日里你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我都没见你看过片儿,莫非你不喜欢女人?”

我合上电脑,回击老潘那恶趣味,骂道:“操,我他妈是钢铁直男,不捡肥皂。”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我给你介绍几个。”老潘剥开一枚蒜瓣,塞进嘴里,就着炒饼咀嚼,吃得很是可口,他补充说,“一个人过日子,实在是没奔头。”

“你那里有资源?就凭你那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还惦记着盆里的样儿,你会舍得给我介绍对象?想必不是歪瓜就是裂枣?”我给老潘送去三连问。

老潘放下筷子,皱了皱眉头,撅嘴盯着我:“瞧你这话说的,咱俩是好兄弟,我巴不得你早日找到幸福。”

见老潘一脸真诚,不像是在取笑于我。我也不装腔作势,转而掏心掏肺:“哎,我要说不着急找女朋友,那是假话,家里一直在催。但你要问我究竟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姑娘,一时半会儿,我还真描绘不出来。”

老潘掰着手指头,一本正经地数道:“首先,长相得能瞧得过去吧,咱小伙不说貌比潘安,但也算一表人才吧。二来,得是个大学生吧,两个人学历相仿,才能有共同话题。然后得有一份正经工作吧,这年头像咱俩这样的穷人可养不起全职太太......”

我打断老潘:“也许哪天遇到了合适的人,这一切的条条框框就都不存在了。”

老潘抚摸肚腩,一副饱饭思淫欲的状态:“其实你这么细细盘算下来,可供选择的人也不多。像我们这群善良讨生活的人,无论是爱情还是事业都没有太多的选择。”

老潘若有所思的样子,俨然情感专家。我给他送去一盆冷水:“眼下你还是琢磨琢磨怎么过李亚男那关吧。给她买个名牌包包哄哄她,或许能缓和一下?”

老潘从床头摸索出一罐芬达,叩开,抿了几口:“你可拉倒吧,我爸这一住院,我下个月的房租都成问题,哪还有钱给她买包?”

我提出建设性意见:“那你只能在李亚男面前长跪不起了。”

老潘起身把餐盒扔进垃圾桶,转身回敬我一脸刚猛:“跪个蛋,老子膝下有钻石。”

(66)

经过近一个月的调养,潘父身体已无大碍。住医院,每日花费不菲,他选择出院。潘弟跟随潘父回了老家,奔波的老潘终于得了闲。

不过,得闲后的老潘并不轻松,因为李亚男那一关他还没过。老潘嘴上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女人如衣服,大丈夫何患无妻,但我知道他心里还是舍不得跟李亚男分手。

在二人近一年的相处时光里,他们究竟建立了怎样的深厚感情,我不得知。不过,就凭热恋期间,老潘在朋友圈里晒的那些海内外旅游、高档西餐厅。我猜测老潘在李亚男身上应该花费了不少银两。

当然,为心爱的人花钱是件幸福的事儿,无可厚非。不过,无节制的花天酒地,令我对李亚男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倒不是因为李亚男抢走了我的老潘,而是她始终给我一种感觉:她就不像是一个能好好过日子的女人。

新社会,讲究男女平等,女性社会地位升高。女人经常说如果一个男人不舍得为你花钱,这样的男人万不能嫁。可如果男人为女人花了大钱,女人却毫无心疼之意,甚至变本加厉,这样的女人恐怕也不能娶回家吧。

两个人如果诚心搭伙过日子,需要的是互相给予,而不是榨取。老潘身陷爱情泥淖,图一时快乐,花钱如流水。

若李亚男真心想与老潘走下去,定然不会不规劝他。以后无论买房、买车、生娃、上学都需要大量的钱,这点李亚男不会不知。

当然,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别人的感情问题,我也不好插手过问。我选择乖乖地做一个看客,只是偶尔会心疼老潘。

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我本以为凭借老潘那死皮赖脸的行事风格,李亚男过些日子就会跟他和好如初,却没成想不消几日,就出了岔子。

周六晚上,老潘打来电话,说他被人打了,让我叫上黄飞,去帮他找场子。我跟黄飞都是瘦削体质,并无多大战斗力,若真与别人缠斗起来,恐怕只有挨揍的份儿。

鉴于此,黄飞叫上了健身大哥--柳力,他与柳力交过手,深知柳力的格斗实力。就柳力那一身腱子肉,往那里一杵不用动手,对方就得忌惮三分。

虽说当初柳力跟老潘因为健身卡的事儿闹了点矛盾,但原来同住一个屋檐下,多少也有些交情。朋友受人欺负,平日里以东北大哥自居的柳力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他答应得很痛快。

我们仨乘地铁,换公交辗转来到老潘住所。天色已黑,弯月高悬。老潘正躲在屋里摸着黑吸烟。烟头在黑暗得屋子里灼烧,老潘每吮吸一口,它就会锃亮片刻。

我打开屋内的吊灯,屋里烟雾缭绕。老潘扫了几眼我们,没有言语,转而埋下头吮吸烟卷。

床底下突然传来一阵猫的叫声,黄飞闻声,迅速跪在地上,将身子探到床底。他蜷着双手,小心翼翼地把一只英短蓝猫捧了出来。

黄飞依靠大衣柜,怀抱那只蓝猫,与之嬉戏。我询问老潘:“出什么事了?”

老潘仍不发一语,柳力坐到老潘身旁,从老潘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拿起打火机点上,也吞云吐雾起来:“潘,什么人?哥替你出气。”

那只蓝猫挣脱开黄飞的怀抱,跑到老潘脚下,用爪子挠着老潘的裤腿,摇尾乞怜。老潘使劲儿一脚把它踹出一米之外,它惨叫了几声而后一溜烟钻到了床底,再也不肯出来。

黄飞心疼起猫来:“别拿一只猫撒气呀?”

柳力打量着老潘的脸颊,皱着眉头道:“手这么重,不像是女人打的。”

(67)

我们再三求证,老潘最终说出了事发缘由。

潘父回家后,老潘一得闲就苦苦哀求,竭力修复他与李亚男的嫌隙。可天不遂人愿,感情破裂了,不是一厢情愿就能破镜重圆。李亚男关上了和解的那扇大门,她搬离了老潘的住所,扬言与他再无瓜葛,老死不相往来。

一般来说,情侣分手都会经历几轮拉扯,很难一次就斩断情缘。可李亚男甚是决绝,为了避免与老潘藕断丝连,她采取了釜底抽薪的做法。她迅速找了一个新男朋友,彻底断了老潘求和的念想。

感情破裂,就算不需要过多沉浸悲伤,可李亚男如此迅速就找好了下家,可谓是无缝对接,这不得不令老潘怀疑。经过一番侦查,老潘才晓得:原来在二人冷战的近一个月里,李亚男接受了公司一名男同事的示好。

爱上一匹野马,头上满是草原。对于李亚男这种脚踏两只船的行径,老潘义愤填膺。他找到李亚男,前去讨要说法。狭路相逢,李亚男的新欢与老潘大打出手。

一番肉搏战后,能够做几十个引体向上,肱二头肌甚是发达的老潘并未讨到便宜。因为李亚男的新欢曾在一家拳馆学习过散打。

散打男是李亚男所在P2P公司催收部门的催收专员。所谓催收专员,平日里主要工作就是通过电话,短信,邮件等方式催促那些在P2P公司贷款不还的老赖们还款。

如果老赖们逾期太久,拒不还钱,催收专员就会对老赖们实施威逼,恐吓,甚至登门拜访等各种极端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对于这样的狠角色,老潘自然是招惹不起。他只能选择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战略性撤退,以图东山再起。

艺高人胆大的柳力建议我们找个月黑风高夜,把那个散打男暴打一顿,帮老潘出了这口恶气。柳力斗志昂扬,出谋划策,而我跟黄飞矗立一旁,默不作声。

不知黄飞心里怎么想,反正我很是担忧。在不了解对方战斗力的状况下贸然出手,怕会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好吧,我承认是我太怂,在听到与老潘交手的是个散打运动员后,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脑袋里不停地播放武林高手一挑十的电影片段。

不过,怂归怂,如今兄弟有难,我定不会拔腿就跑,我硬着头皮等待老潘的下一步指示。好在老潘冷静过后,经过一番利弊分析,决定暂时放弃寻仇。他怕交恶双方不知轻重,最后再闹出人命。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