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4801

程序猿生存指南-24 加班狂魔


加班狂魔

(72)

跟李亚男分手后,恢复单身的老潘跟我约饭多了起来。果然女人是男人友谊的最大羁绊。我几次建议老潘搬回清河来跟我一起住,老潘推辞不受。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这厮不愿与我合租,是怕我搅乱他的良宵美景。他破罐子破摔,放飞自我,肆意纵情,在网上不断地撩妹约炮。

难道一个李亚男就让他变成了这样?我不知道二人究竟建立了多深的感情?分手对老潘有多大的打击?我只知道老潘如此这般作践自己,对他是百害而无一利。

我规劝老潘「嫖海无涯,回头是岸」。不知是我面子够大,还是老潘资金有所匮乏,他渐渐也有所收敛。

由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发起的双十一狂欢购物节已经成为了电商领域年度最大的盛会。去年,阿里巴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市值一路飙升,可谓风光无限。作为阿里巴巴上市之后的第一个双十一,今年他们大秀肌肉,活动力度特别大。

行业龙头吃肉,小弟们喝汤。老潘就职的公司主营奢侈品销售,旗下有一款业内知名的购物App。临近双十一,老潘作为App的产品经理,每天被雪花般的需求压着。为此,他通宵达旦,吃睡公司,甚是忙碌。

寒冬将至,雾霾来袭。一年一度的逃离北上广的相关文章再次风靡于朋友圈。

文章鞭辟入里,讲述各种缘由:楼价高涨、交通堵塞、空气污染,生活压力加剧......

文章素材翔实,有着各种事例:程序员小张,卖煎饼的大李,开黑车的老王......

总之,结论就是北上广不欢迎穷人。

不过,今年的舆论风向倒是有所改变。有一些人站出来,发表了不同的观点。他们大都是先前逃离北上广、回家乡打拼的人。

回到家乡后,他们失望地发现,家乡的楼价也涨了,雾霾也重了,堵车也是家常便饭了。北上广的弊病正迅速在中小城市蔓延。

一向不抱怨生活的老潘,最近频频跟我诉苦。他正在犹豫做完双十一后是否离开北京这个伤心之城。换个地方,或许风景独好。

(73)

2014年11月16日,北京集中供暖后的第一天,重度雾霾席卷华北大地。月朦胧,鸟朦胧,空中雾霾浓。山朦胧,树朦胧,喉咙有点痛。花朦胧,叶朦胧,医院排长龙。

住所附近几个超市的防霾口罩均已脱销。上班路上,我不得不用衣袖掩鼻前行。双肩包被地铁入口的护栏勾住,我一使劲儿变成了单肩包。

晨会上,康神说"潜龙"的开发进度不容乐观,急需增加人手。我跟王旭被安排进了"潜龙"后台开发小组。不知是福是祸,我俩也没有选择余地,一切听从领导安排。

加入“潜龙”项目这天刚好是我的农历生日。徒增一岁,在他乡的第5个生日,没有礼物没有蛋糕。

晚饭过后,老妈打来电话,对我好一番嘱托。慈母嘴中语,游子伏案思。我听到电话那头老姚在一旁小声嘀咕,老妈当我俩的传话筒。成年后,父与子大抵都这样吧,明明互相挂念却故作矜持。

老潘把借我的钱还清,还给我发了个88块钱的大红包。嘘寒问暖不如红包巨款,也算他有良心。

沉默许久的大学舍友群里也活跃了起来。昔日兄弟们借着我生日契机发了几个小额红包。等到手机屏幕被红包占满后,我们又开启了漫无边际地扯淡。我一边敲代码调程序,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在群里跟他们聊近况。

留在邮大读研究生的李冀,被导师外派到一家创业公司做实习生,跟我一样每天加班加点,忙成狗。回老家找了份国企工作的冯振,朝九晚五,老婆孩子热炕头,羡煞众人。去欧洲留学的马天华,整日跨国游荡,不务正业,在朋友圈里晒着巴黎的埃菲尔,伦敦的大本钟,好个逍遥自在。

毕业一年多,大家都还没变,还是那般猥琐。

下班回到公寓住所,我躺在床上,像往常一样在网络里四处游荡。在时针逼近12之时,我突然意识到遗漏了一项重要仪式。

我快速下床,打开电磁炉,煮了碗面条,还加了个蛋,权当长寿面。待我吃完面条,时针正好划过12。24岁生日就这样过去了。

若孤独是人生的必修课,当下我只盼望赶紧修满学分,尽早毕业。

(74)

由于“潜龙”的定位以及开发需求一直在变化,项目排期一再拖延,可交付的时间却雷打不动。于是,开发周期最后被压缩了近三分之一。

公司在年底将会举行一场新产品发布会,CEO会在大会上重点介绍几款新产品,“潜龙”将会压轴出场。

CEO关注的产品,部门领导必然很是重视。工期被压缩,按期上线的形势并不乐观,可延期发布又不可能。于是,整个项目组开启了无休止的加班模式。我们这群苦逼的程序员便过上了996的生活(所谓996就是每天上班时间是早九点到晚九点,一周上六天班)。

明面上说是996,实际上到了晚上九点,大家根本就走不了,一般都得熬到10点甚至更晚。互联网领域,大部分公司都提倡自愿加班。所谓自愿就是不用支付额外的加班费用。大家心有抱怨,却也无人反抗。生而为人,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为了三五斗米折腰。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厌恶加班。客户端组有个刚入职的应届生,许是技术能力稍逊需要加班加点赶工;或是刚走入职场,体力充沛,拼劲儿十足。他买了张行军床放在工位旁,还从家里带来了洗漱用品。

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吃睡在公司,以公司为家。有几次我来公司稍早,瞧见他正躺在行军床上,四仰八叉地酣睡。他那杀猪般的呼噜声在屋子里回荡。

金子总会发光,优秀的人终不会被遗忘。小伙的光荣事迹被同事发到公司内网论坛,一时间他成为了公司热议人物。部门老总知悉后,写了一封催人泪下的表扬信。

不过,领导在表扬信的最后明确指出并不提倡大家效仿,老总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有一个健康的体魄,为公司努力奋斗五十年。

领导话讲得很是漂亮,他不希望我们过度劳累。可真实的研发任务压在每个人头上,不加班加点根本就干不完。

当然,能力强如我师父王旭那般的人,他们能够很快把任务做完。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会干完活就立刻回家,因为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摁压着他们的脊背。

九点过去了,十点过去了,十一点过去了,大家仍端坐在工位上紧张忙碌。各级老大巡视办公区。他们一个个端着泡满枸杞的茶杯,矗立在一隅,望着兢兢业业的小弟们,很是欣慰,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在这样的气氛烘托下,若是你提前回家,便会有一种在战场上败退,当了个逃兵的感觉。

于是,在每个加班到深夜的日子里,有一部分人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个演员。他们积极地扮演着老板们喜欢的样子。只有老板喜欢,才能有一个好的绩效。有了好的绩效才能有不菲的年终奖。有了不菲的年终奖,日子才能过得舒坦些。

(75)

日子一天天地重复着,我忙得来不及思考人生。每天行尸走肉般地挤着地铁上下班,吃着那仅仅为了饱腹并不可口饭菜,聆听着那繁琐无趣又不可或缺的开发会议。

秋分过后,昼短夜长。

又是一个漫长的黑夜,大风吹散雾霾,美妙星辰,灿烂霓虹。黑色大幕拉开,我坐在办公室落地窗前,借着喝水的间隙凝望远处。对面的千度大厦,旧浪大楼如我们朗云大厦一般,灯火通明。

加班已经成为我们这个行业的生存常态。十多年前,软件园这里还是一片荒地,遍地飞禽走兽。短短几年光景,这里已经成为了帝都夜生活最丰富的区域之一。

北京城的广大出租车司机特喜欢来这片区域接活,因为这里永远有拉不完的客人。我们这群程序员时常会成为司机们忙碌一天的最后一位客人。

周五的时候,康神召开组会,他见大家都神情呆滞,面露疲态,便给我们画起了大饼。他说项目交付后,会安排一场出国游犒劳我们。

听王旭说,去年组里团建,行政小姐姐给他们提供了十多条旅游路线。上山下海,宝马香车,飞机游轮,应有尽有,活动特别丰富,公司也很大方,提供人均三千元的预算。

不过对于那些方案,组里人都不甚满意,要么太累,要么太远,要么太贵。他们又是头脑风暴,集思广益,又是发起投票,尊重民意。几轮磋商,终于达成一致。

阳春三月,他们在天津一家五星级宾馆里睡了三天三夜,打了三天的麻将。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评论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