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4505

程序猿生存指南-26 云泥之别


云泥之别

(79)

老潘抵达杭州后,短短几日,我俩互相打了数通电话。他向我抱怨南方没有暖气,湿冷侵骨,选择离开帝都,他有些冲动与后悔。我劝他既去之则安之,先待上一段时间再做思量。

起初,想到老友分别,我心里还挺空荡荡。时间是治愈心灵伤口的良药,奔波让人变得麻木。老潘在杭州立稳脚跟后,我俩聊天攀谈就少了起来。

杭州的生活节奏比北京慢不少。老潘置办了一台单反相机,开始沉迷于摄影。此后,我时常在朋友圈里看到老潘的摄影作品。西湖的美景给了他无限的灵感,也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夜幕低垂,雾霾笼罩华北大地。高悬天空的月亮像是一个布满了灰尘的白炽灯,散发出浑浊的光亮。

忙碌了一天,大家陆续收拾东西起身回家。编程是件容易饥渴的工作,我的肚子开始咕噜噜地叫个不停。我约王旭跟李向阳去了公司楼下一家烧烤店吃夜宵。

冬日里,窗外寒风肆虐,屋里热火朝天。几个好友一边撸串一边扯淡聊天,好好享受这短暂的惬意。

饭桌上,王旭向我透露他准备跳槽了,他却没有明说具体原因。事发突然,毫无征兆,我有些懵逼,努力思索着他跳槽的缘由。

许是最近加班太累了,或是工资太低了。正如某位业内大咖所讲,员工离职无外乎两种状况「一是受委屈了,二是钱给少了」。

我把目光投向李向阳,他跟王旭合租,肯定晓得王旭缘何跳槽。李向阳迟疑片刻,吐露实情:“你师父准备年底结婚,他在朝阳买了个婚房。新房离公司太远,他准备换个朝阳那边的工作。”

听闻王旭买了房,一种极其复杂的心绪瞬时萦绕我的心房。面对桌子上那些色香味俱全的烤串,我开始食之无味。我努力劝慰自己应该为王旭高兴。

可内心却很是矛盾,一面为他能在寸土寸金的帝都居有定所而高兴;一面又愤恨,深感命运对我的不公。我们是同龄人,却过着天壤之别的生活。

原本,我以为我们都一样,贫穷且彷徨。谁成想,我们大不一样。不显山不露水的王旭有着丰厚的家底,突然间,他就成为了有房一族,还是在帝都。

商贾巨富,名人明星,他们广厦万间,家财万贯,我心生羡慕,有时也会心生愤恨。但,他们对于我来说是一群不可触及的人。我会自我安慰,自我调节,发扬阿Q精神,告诉自己他们毕竟是少数人。

可,王旭是与我朝夕相处的朋友。对于他,我可触摸,可玩笑,可畅聊。那种飞黄腾达的人可惜不是我,却是他的失落便油然而生。

在我心神游离之际,王旭跟我搭话:“对了,大姚,申请工作居住证了吗?”

我摇头:“感觉暂时也用不上,就没着急。”

王旭叹了口气:“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赶紧的吧。如果我的工作居住证在去年就能下来,我就能在公司附近买房。这才迟了几个月,公司附近的房我就买不起了。”

李向阳紧皱眉头:“王旭,丫就知足吧,我他妈一个老北京人现在都买不起房,还得租房住。”

我问询:“东四环那边均价也得4w了吧。”

王旭点头:“是的,好的地段都5w多了,我买房的钱在老家都能买套大别野呢。”

李向阳咬牙切齿道:“都是山西挖煤的,温州卖鞋的,还有贪官蛀虫炒起来的。不,不,说到底还得怪中国的丈母娘们。”

王旭一杯啤酒下肚,打了个饱嗝:“向阳,我们外地人哭穷是真穷,你一个北京少爷可别哭穷。把你家在宣武二环里那房子卖掉,去朝阳买个大别墅都不成问题。”

李向阳把一只大腰子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道:“我们那块破地儿,谁会买?除非政府拆迁。当下开发商根本就开发不起,我四大爷说不给他一千万他不搬,我邻居说给他一个亿他也不搬。院子里那群老不死的,年轻的时候混吃混喝,靠着在国营厂上班分了几间破平房。现在嘛事儿也不干,一天天就知道搓麻赌 博,做白日梦,等着天上掉馅饼。”

王旭皱眉说:“房子虽破,可地段好呀,皇城根下。我买的那个地儿,五环边上,往外再走几里地,都能看到麦田。”

李向阳挤出哭腔:“老弟啊,我要告诉你,我爸,我妈,我跟我妹一家四口挤在三十平米的小平房里过了二十多年了。你还羡慕吗?现在没房没车连个媳妇都娶不上。”

听着二人诉苦,我沉默不语。我家有百十平米的大院子,不过连王旭新房的一个厕所都换不来。能不能换得李向阳家一块砖头的大小,我也深表怀疑。

李向阳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大姚,工作居住证跟京户差不多。办下来了就有资格购房,要买早买,我看这房价还得蹭蹭地涨。”

我连连摆手:“我可买不起。”

李向阳满嘴猪油道:“我爸去年在海南买了个海景房投资。北京房价日新月异,勇攀高峰,最近他也坐不住了,准备把那个海景房给卖掉给我凑点首付,结果在网上挂了几个月都无人问津。”

“也就一二线城市这么疯涨。”王旭说道。

“不,三四五六七八线的城市也开始了。”李向阳反驳道。

......

王旭跟李向阳开始讨论起全国各地的房价,各家房屋中介的手续费、靠谱程度等问题。我像个傻子一样坐在一旁,点头附和。

先前,浏览新闻的时候,每次看到关于北京房价的讨论,我偶尔也会留意一番,但一直没有真正研究过。因为我知道,任凭我再怎么研究,也买不起帝都4w一平米的房子。

酒足饭饱,走出烤串店。瞧见几个女生正站在门口,冒着寒风发传单。进入冬季,气温虽然降了下来,但互联网出行领域此刻却是热火朝天。

在北京,滴滴和Uber两家打车软件公司开启了新一轮的烧钱补贴大战。重金之下,开快车赚外快的司机多了起来,打车上下班的乘客也多了起来。

颠覆一个行业,必然会动一部分人的奶酪。最近,出租车司机与快车司机的矛盾频发,一些暴力事件,抗议事件频出。共享经济带来的社会矛盾开始成为热议问题。

同样的优惠券,李向阳跟王旭打到了一辆奔驰,而我打到了一辆夏利。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80)

次日,王旭正式提出离职。康神约他在会议室里聊了一整个下午。王旭技术能力很强,我猜康神与他密谈,定是惜才,不忍放他走,劝他再做思索。或是给高薪,或是升职级,当然也有可能是画大饼。

我打算跟王旭共进晚餐,坐在工位上等了他许久,终于在下班人流高峰之前,等来了他。

在去觅食的路上,王旭告诉我康神跟他聊了一下午的自身成长和职业规划,还给他推荐了几家在朝阳那边的互联网公司。

康神推荐的那几个去处是业界公认技术能力比较强的团队,那些团队里有康神的老同学或是前同事。有康神这样的一个技术大咖作为引荐人,对于王旭来说,他跳槽换工作的时间成本肯定会降低许多。

康神并未极力挽留王旭,甚至主动给他推荐工作,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细细想来,也是合情合理。在我们这一行,技术从来都是硬通货,一个人的技术能力在行家眼里很容易被评估。王旭用他以往的表现赢得了康神的赞许与尊重。康神爱才,发自肺腑地给他指了一条光明大道。

此外,虽然互联网从业人数日渐增多,但技术圈子其实并不大。在一些技术研讨,行业交流大会上,老同事,老上司经常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各公司之间的人员流动又很是频繁,保不齐哪一天兜兜转转,旧同事又成为了新战友。与周围人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十分必要。

康神没有强人所难,而是顺水推舟,这让王旭感动不已,他嘱托我一定要好好地辅佐康神,让我们邮大人在朗云的地位更加稳固。不过,虽然同为邮大校友,但我并没有王旭那般的技术实力,我可能做不到像他那样成为康神的肱骨。

一个主力研发工程师的离职对于“潜龙”部分模块的开发影响不小。康神虽然很大方地批准了王旭的离职申请,但他的内心还是不舍得。王旭一走,他开始为项目的延期风险而担忧。他深知短时间内,很难招到一个合适的人补上王旭的缺儿,思来想去,他决定亲自上阵。

康神走向管理岗位已经有些时日,敲代码可能会有些手生,但先前在一线编程的那些功底还在。不过,由于他日常还要操心项目管理的一些工作,并不能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在研发上。于是,他把王旭的一部分工作交接给了我。

原本分给我的那些任务,我做起来已经感觉有些吃力。现在又有新的担子压在我身上,我开始力不从心起来。我表面上看起来与世无争,人畜无害,可骨子里却是个很好强的人。

对于康神派发的任务,我都是来者不拒。我不愿意跟他讲明我目前所处的困境,我害怕他认为我能力不够,对我有所看法。

逞强的后果就是,我不得不更加拼命,加班到更晚,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工作上。当然,令人欣慰的是我的努力表现赢得了康神在晨会上的几次表扬。

不过令人沮丧的是,康神见我工作完成度还可以,便逐渐在我身上加码,分配的工作任务也逐步深入产品的核心。这导致我的工作越做越多,越做越吃力。

我开始怀疑我到底适不适合干程序员这一行。为什么别人上班玩手机,刷新闻,看视频,依然能很漂亮地完成工作,看起来还毫不费力?而我整日舍不得上厕所,忘记了喝水,连吃饭也是去找上菜快的冷门店面,甚至在睡梦中还在敲代码。

可即便我如此争分夺秒地劳作,却也没能换得一份轻松。复杂的业务逻辑,晦涩的封装代码搞得我焦头烂额。我反思自己,这一切可能源于平日里我并没有太注重技术的积累、技能的提升。上学时学的许多知识都已经过时,一年多的悠闲国企工作导致我在许多方面落后他人,所以才会感到吃力。

我们常说程序员压力大,其实并不是无病呻吟。这个行业各项技术更新换代着实太快,可以按照星期甚至天来计算。层出不穷的新知识,晦涩难懂的新技术,若是不学习真的就会落后。倘若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去汲取新知识,很有可能过段时间根本就听不懂周围人在讨论什么。

学习需要时间,可是但凡一个生命力旺盛的产品,都是在不停地更新升级。这样的产品背后需要一个落地能力,战斗能力极其强的团队。

这样的团队不会留有太多的时间给员工慢慢学习、细细琢磨技术,它讲究一个快字。谁能更快地铺开占领市场,谁就有可能笑到最后。所以在互联网行业有一句话就是「先别考虑那么多,上线再说」。

白天的时间被工作占满,我们不得不利用闲余时间自我充电。经常是下班后回到家中,仍然在主动或者被动地吸收行业知识。也因此很多人把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工作。

我开始怀念起在国企每天写文档、扯闲篇的那些日子。那些日子虽然无聊却很逍遥。夏日里,哼着小曲,欣赏着夕阳,回到住处准时守候在电视机旁,观看19点的新闻联播。冬日里,泡一杯热茶,坐在会议室里,听部门领导指点江山,分析天下大势。

这样的生活不是很好嘛,改变世界哪里需要这么多人,我混吃等死就好了。不过回到现实,我深知自己没有享受那种安逸生活的资本。我必须努力赚钱,我不知道未来会是一个什么光景。至少现在必须把腰包鼓起来,这样腰杆子才能直起来。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