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4028

程序猿生存指南-27 攀谈康神


攀谈康神

(81)

又是一个深夜,周围的人都已走掉,办公室里静悄悄。头顶上的日光灯突然发出吱吱的声响,想必也是劳累过度。

我负责的一个功能模块明天就要提交测试,可眼下我还没能完成。虽然脑子已经停止了运转,但我不能走。

公司新产品发布会定在了元旦。距离元旦还有一个月,潜龙项目组的各方都在加班加点地赶工期。康神制定规则,bug与任务必须日清。

电脑盯久了,眼睛涩得慌,我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手掌在坑洼的脸上摩擦,站在盥洗池镜子前,我盯了半晌镜中的自己。

胡子茬窜了出来,额头、脸颊上的痘痘冒了出来。一张蜡黄的脸,一头蓬乱的发,我不忍心再细瞧,我怕眼泪会掉下来。

每一个深夜的抓耳挠腮都是为了将来那美好的日子做准备,希望美好的未来能够如约而至。我双手蘸了蘸水,抓了抓由于中午趴在桌子上小憩而压变了形的头发。

刚挠了几下,几缕头发便扑簌地往水盆里掉。我在心里盘算估计用不了太久,我的发型就要像康神那般地区支援中央了。

正在我心中暗笑康神发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中音,很像是康神,他语气温柔地说:“还没走呢?”

难道是最近太过劳累,出现了幻觉?我揉了揉眼,望见镜中矗立在我身后的正是康神无疑。我赶忙转过身去,侧开一步,让出洗手池,微笑着搭话:“马上就走。”

康神一边对着镜子整理头发一边说:“我记得你住清河那边吧?”

“嗯。”我点头。

“我捎你一程吧,正好路过那里。你收拾收拾,我去开车,你到楼下车库口等我。”康神甩着湿润的手,往电梯口走去。

我双手合十:“那真是太感谢老大了。”

我快步回到工位,把新写的代码提交到代码库。看来今天只能回家再战斗了,原本是打算在公司继续奋战一个小时。但是,被康神这么一问,我改变了想法。

我在心里盘算:若是此时告诉康神我还需要再加班一个小时才能完成任务,会不会让他觉得我的能力很渣?

有时候身体累,心累,都是源于那股莫名其妙的自尊心。毕竟承认自己无能是件很需要勇气的事儿。

(82)

我背着双肩包,站在车库口一隅等待着康神,康神开着一辆白色奥迪Q5从地下车库驶了出来。他摁了下喇叭,我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位置上。

屁股被一个生硬的东西硌了一下,我从屁股底下将它抽出,瞅了一眼发现是一本名叫《佛教的见地与修道》的书。难道技术的最高境界就是佛学吗?我目前还没达到康神的境界,所以不敢轻易置喙。

我把那本佛书轻轻地放到座位一隅,关上车门。而后一股尿骚味又迎面扑来,甚是刺鼻。康神把车窗摁开,一股新鲜空气涌进车厢,味道这才有所消散。

康神面露尴尬:“早上送孩子去幼儿园,他在车上尿了一地,我还没来得及打扫。”

我搭话:“您都有娃了,男孩,女孩?也没见您在朋友圈里晒过。”

通风片刻,我冻的浑身打哆嗦。康神见状,关上车窗,一脚油门驶向了主路。

“我晒娃的那会儿,你还没来呢。娃是个建设银行。”

用现在流行的话说「男的是建设银行,从小到大需要不停地投资。女的是招商银行,未来嫁人,便可以引资」。

康神难得有这么幽默的一面,这让我放松不少。不过,眼下二人独处,我不知道应该与他聊点什么。

虽说大部分互联网都是扁平化管理,不怎么讲究上下级,尊卑有序,但一来我不是那种八面玲珑之人,二来康神也不善言谈。平日里我俩虽说天天照面,但除工作外的交流并不多。

我努力地思索着可供聊天的话题,康神则专注于开车。于是,我们陷入了片刻的沉寂。

在等待一个红灯的时候,康神主动开启话题:“咱们邮大出来的人都够聪明的。王旭还有你,都是踏实能干的好苗子。”

我附和道:“我师父能力是真强,他学东西特别快,跟他比我是差远了。”

“你这不是刚来嘛,王旭刚来那会儿,还不如你呢。”康神扶着方向盘,在马路上左突右进,他侧身望了我一眼:“最近是不是感觉有点吃力?”

“是有点,有些底层的框架、中间件我不太了解,常常定位不到问题出在哪里。”我犹豫片刻后选择如实回答。其实更真实的情况并不是有点,而是特别。

“产品部办事拖沓,搞得咱们开发工期一砍再砍。boss们开会让大家克服困难,我也没能给你们争取太多的时间来熟悉学习,等潜龙做完后,给你们减减负。”

“人手也有点不足,我师父这一走,连你都得亲自上阵了。”

“最近也一直在招人,招人需要走流程。就算人招进来了,短时间也很难扛起事儿来。”

忽地,迎面驶来一辆开着远光灯的面包车,康神转动方向盘,猛踩了一下刹车,车速慢了下来。受此惊吓,他小声骂了几句很是难听的话。

看来目前阶段,佛学并没有彻底荡清康神的贪嗔痴,他仍是路怒一族。

康神继续说:“哦。对了,咱们组刚分到了几个实习生名额。给你配个实习生吧,让实习生分担一些基础性的工作。”

“那真是太好了。”

“你有空去咱们学校论坛上发发帖子,看有没有学弟学妹有兴趣来实习?”

“好的,朗云在学生那里口碑还是很好的,是很多人心仪的公司。”

我们总算找到了可以聊的话题,康神开始跟我聊起他当年在邮大求学的趣事儿。他在邮大读了七年的书。当年他们毕业找工作时,通信行业最为炙手可热。

通信设备商,三大运营商特别受追捧,他去了一家做通信设备的外企,拿了户口。后来,通信行业日渐没落,互联网势头上升,他就跳来了朗云。

一番攀谈,我俩的感情距离拉近了不少。我这才发现原来康神其实是一个蛮有趣的人,只是平时有些不苟言笑。而后我们又点评了几任校长,细数了几位院士。

临近午夜,车子在宽阔的马路上行驶地很是顺畅。很快我们就到了清河地界,康神把我放在了公寓附近的一个路口,他开车继续往城里驶去。

我沿着小清河往住所走,河堤上一群老头正裹着军大衣,坐在河边夜钓。瑟瑟寒风下,他们稳坐钓鱼台,真是令人佩服。

如果将来我发达了,一定要买一栋面向大海的房子。每天清晨黄昏,在天儿最好的时刻,面海而坐。然后在书桌上摆上一台高配置的笔记本电脑,连上网。心情好的话,就给业界知名的开源工具提点代码,若是心情差,就写点bug或者黑掉几个网站。

正当我沉浸于未来好光景时,肚子却突然闹起了革命。我猜测可能是因为晚餐在楼下吃的那个鲅鱼饺子有点不新鲜。我不得不捂着屁股,往家中飞奔而去。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