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4685

程序猿生存指南-37 你好,清华


你好,清华

(103)

圣诞平安夜,别人收到了苹果橙子,寓意平平安安,心想事成。而我收到了两波刺激,前有王旭这厮撒狗粮,后有老潘这货秀姑娘。

王旭的婚期定在了来年五一劳动节。他说若是到那时我仍未结婚,他就邀请我做伴郎。他把我拉进了一个名叫「旭&婵伴郎伴娘」的微信群。

此后,这个微信群的规模不断扩大,最终多达20人。也不知婚礼要摆多大阵仗,他居然库存了这么多备胎。

照王旭所讲,理想状况是婚礼那天,群里的人都能出席,新郎新娘再加上九对伴郎伴娘,共计十对,凑成十全十美。婚礼如此隆重,我猜王旭家非富即贵。

午夜,久不联络的老潘给我发来视频聊天,向我索要圣诞礼物。当然,礼物只是借口,他渴求的是同我诉衷肠。

无边黑夜,两个寂寞老男人畅谈到凌晨一点。实际上,寂寞的人只有我,老潘逍遥得很。不久前,他结识了一位同在杭州打拼的老乡。

那姑娘在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做猎头,原本老潘是人家的猎物。几番电话沟通,微信畅聊,他反客为主,姑娘竟成了待宰羔羊。

治愈情伤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启一段新感情。按照老潘的说辞,目前他俩还处于暧昧阶段,尚存在着种种不确定。不过,瞧老潘那自信满满的样儿,我觉得他应该是胜券在握。

缘分这劳什子真是捉摸不透,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老潘的桃花运挺旺盛,但愿不是朵烂桃花。倘若那姑娘是另外一个“李亚男”,我怕老潘的心态会崩。

老潘给我发来姑娘的照片。姑娘虽不如李亚男那般美艳,但也算是个美女。当然对于美丑的评判,很多时候我并不能同大众的眼光保持一致。

许多在别人眼里相貌平平的姑娘,在我看来都美若天仙。自我反思,可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虽有着近200度的近视眼,却从不戴眼镜。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每每走在街上,远距离扫视姑娘,满目尽是美女。朦胧的世界有朦胧的美。

同我一样,老潘这厮也宣称自己从不以貌取人。不过,我俩稍有不同。我是眼瞎,他是心黑。

我所弘扬的是「难得糊涂」不较真的处事态度;他却总是传播「关了灯,其实都一样」的龌龊思想。

(104)

元旦将要临盆,2015即将登场。不管你做没做好准备,它都朝你迎面扑来。生活没有大喜大悲,日子过得平淡如水,想来也真是无趣。

孤家寡人总归不是长久之计,我急需一位姑娘与我剪烛西窗,共话巴山夜雨。往大了说是为了人类的繁衍,物种的延续,优秀基因的传承。往小了说是为了让老姚不再逼我相亲,让冬日的被窝不在满是寒意。

不经一番主动出击,哪有姑娘投怀送抱。我最终还是放下矜持,托旧友打听到了汪清华的手机号。

多年未见,若是直接给伊人打去电话,我并不知从何说起,怕会徒生尴尬。此外,万一对方已嫁作他人妇,我还大献殷勤,只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鉴于此,我发去了添加微信好友的请求,想着先与她在社交网络里熟络一番。等了解具体状况后,再做下一步或进或退的行动。以我过往那有限几次追姑娘的经历来看,把妹这事儿是个持久战,不可操之过急。

缘何就惦记上了汪清华?那个白日梦只是个引子。

大城市给予年轻人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却也拔高了一些人的心气儿。甭提那些高攀不起的帝都土著,就连许多出身贫寒却奋斗在大都市的外地人,大都比扎根于小城镇的同龄人多几分傲气与清高。

没有180的高个儿,错过一波妹子,无车无房再错过一波,穷苦出身再错过一波,不懂花言巧语再错过一波......当下,姑娘之于我已无多少可供选择的余地。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如今,暴富已然不太现实。诉诸相亲,我又心不甘。思来想去,以我目前的生存状态,怕是很难在帝都觅得心上人。

于是,我另辟蹊径,选择降维打击。比之小镇姑娘-汪清华,我有学历好、工资高这唯二的优势。我俩又是旧相识,如若我再抱着一心一意一辈子的态度去追求她,或许有情人能成眷属。

当然,目前一切的所思所想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临睡前,我去水房刷牙洗脸,凝视镜中人,畅想未来事,满心期待老天赐予我一份惊喜。洗漱归来,微信好友申请却无音讯。

我打扫房屋,我收拾床铺,我的眼睛时刻留心手机屏幕。

时光流逝,夜色稠密,华妹仍无消息。

我内心有些慌乱,担忧微信App出了问题。于是,我升级微信到最新版本,反复刷新,如旧。我又琢磨或是手机有毛病,于是我整理运行内存、清除垃圾文件,再三重启,如旧。

我卧榻辗转反侧,等待着,煎熬着。不知何时,我抱着手机就进入了梦乡。

次日醒来,我第一时间刷新微信,华妹没加我。上地铁后,我紧盯屏幕,华妹依旧没加我。晨会结束,我查看手机,华妹还是没加我。

午饭时,晚饭时,如厕时,发呆时,编码时,甩锅时,仍旧如此。我预想了若干个可能被拒绝的理由,却仍抱有一丝丝侥幸。我游说自己放弃,又坚信好事多磨。

徒增几岁,明明已经过了小鹿乱撞的年纪。为何对待姑娘,却依旧如此不淡定?我似乎又回到了当初追求李虹时那魂牵梦绕、寝食难安的状态,或者比之更甚。

(105)

久不联络,汪清华怕是早已将我忘记。杳无音讯,对于故友重逢的期待渐渐冷却。我琢磨日后再找寻合适的时机给汪清华去一通电话,给前些日子的那个美梦画上一个句号。

没料想事情突然峰回路转,晚上下班回公寓的路上,我收到了汪清华发来的微信消息。苦心人天不负。我甚是兴奋,迫不及待地想与她寒暄。可寒风误我,它侵犯我双手,把我冻得直哆嗦。

于是,我加快脚步往公寓跑去,小一千米的距离,我愣是拿出了百米冲刺的劲头。额头上的汗被风舔干,腿上的酸痛被荷尔蒙治愈。大脑皮层掠过一种莫名的兴奋感。乔峰大战聚贤庄,关二爷千里走单骑,也不过如此吧。

我深知加为好友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若想与华妹胜利会师于婚姻殿堂,仍需我苦心经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追求姑娘要注意一些细枝末节。华妹的微信头像是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那个短发小萝莉。由此,我怀疑她是个大叔控。我告诫自己在今后的聊天过程中,一定要展现自己成熟稳重的那一面。

微信里,华妹就迟迟没有与我联络做出了解释。她昨晚值夜班,白天酣睡了一整天,所以没能及时回复我。心中有猛虎,细细嗅蔷薇,我遣词造句,小心翼翼地与她攀谈。

在等待她反馈的间隙,我翻阅朋友圈。她朋友圈里的照片很多,但大都是背影,侧脸。或许漂亮姑娘大都不喜欢炫耀美貌,温婵的朋友圈也很少有正面照。

在一问一答中,我们大致了解到了彼此的近况。她惊讶于我单身,我开心于她未嫁。更令人喜悦的是,我打着帮她介绍优质男生的旗号,探听到了她目前处于空窗期的状况。

她是不是干柴,我不知晓,但我是烈火无疑。摩拳擦掌,我俩打字聊了近半个小时,渐入佳境。

“别打字了吧,太累,咱俩语音聊吧。”华妹发来消息。

华妹做人做事一如既往地干脆爽快。其实,我内心思量咱干脆一步到位,直接开启视频,Face to Face。不过,考虑到我目前身居陋巷、屋子杂乱不堪的现状,我暂时遏制住了视频聊天的念头,生怕再把她吓跑。

我发起语音请求,片刻后听到了那既熟悉又陌生的乡音。

久违了,清华。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