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7246

程序猿生存指南-42 参见华妹


参见华妹

(126)

大年初五,各家各户,鞭炮齐鸣,喜迎财神,一些门市店铺借此良辰吉日开张营业。

春节小长假不剩几日,拜访华妹迫在眉睫。我跟堂弟博崖借了辆摩托车,一路乘风驶向县城。

有些技能一旦学成,即便多年不碰,日后重拾仍能驾轻就熟,就比如骑摩托车。可某些技能若是搁置多年,重拾后可能会找不到感觉,就比如谈感情。

县城窄小且贫穷,没有成规模的大企业。街道两旁满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小作坊,以饭店、超市为主。几乎各家店铺门口都摆有一台劣质音箱。流行歌曲,挥泪甩卖,打折促销等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满是市井气息。

我辗转几条街道,终于寻觅到了华妹所供职的药店。药店不大,紧邻县人民医院。当下,门口摆满了花篮,红色的鞭炮碎屑铺满了一地。

在药店门前往复三四趟之后,我终于下定决心登门叨扰。我把摩托车停靠在路边一隅,一边往店里走,一边在脑海里演练开场白,期待片刻后与华妹相见的场面。

脚刚踏进店门,一位身着白大褂的卷发阿姨就迎了上来。她笑容可掬,甚是热情。

“您好,需要点什么?”

我环视四周,并未见到华妹的身影,便问道:“阿姨,汪清华是在这里上班吧?”

卷发阿姨脸上的笑容瞬间褪去,她转过身去,埋头整理货架,冷声道:“你找她什么事儿?”

“我是她同学。”我哈腰。

“一天到晚,竟是同学朋友,哥们闺蜜。”阿姨嘴巴嘟嘟囔囔,见我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便没好气道,“她今天休假,不上班。”

“哦,这样啊,谢谢您了。”明显是不受人待见,我悻悻地走出药店,掏出手机给华妹打去了电话,“哎,清华,你没在药店呀。”

“啊!”电话那头华妹喊了一声,而后笑道:“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呢,没成想你真来了。”

冷风拂手,我扯了扯衣袖避寒,哆嗦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那你在店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到。”华妹挂掉了电话。

久别的人盼重逢,重逢就怕日匆匆。我站在药店门口,不住地跺脚驱寒。眼睛扫视来往车辆,静候佳人。

半个小时后,华妹骑着一辆银色电动自行车向我缓缓驶来。晨雾中,她身着一袭白色羽绒服,整个头被帽子所遮盖,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

受限于视力,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只觉得她浑身散发着光芒,比太阳更刺眼。我昂起头,大步流星地向她走去。

她把电动车停靠一旁,摘掉帽子也大步流星地向我走来。太阳亲吻着她橘红色的头发,北风抚摸着她洁白的面颊。它们小心翼翼,很绅士,而我却想做个莽夫,冲上前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如果感情到位,还想来一个深深的吻。

她距离我越来越近,她的样子越来越清晰。她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脖颈,胸脯,肚腹,腰部,大腿,小腿,脚踝开始在我的眼海里游泳。

四目相对,彼此脸上都挂着故友重逢后的喜悦。

“好久不见,清华。”纵使我心中有万千念头,见面寒暄也只化作了这一句话。

“你怎么不去屋里待着?外面多冷啊。”华妹关切道。

“没事儿,不冷。”我嘴上逞强,心想但凡那卷发阿姨脸上稍微有点喜色,我也不会像根竹竿似的杵在这寒风之中。

我跟随着华妹再一次进入药店,卷发阿姨再次与我照面,她依旧摆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小华啊,你这学没上多高,同学倒不少,隔三差五就来一波,咱药店这生意还做不做?”卷发阿姨一声冷笑。

“梅姨,你以后工作期间要是再去跳广场舞,我可要跟老板汇报啦。”华妹撅着嘴还击,不甘示弱道。

“得,小丫头片子,将你姨的军。”卷发阿姨缴械。

看着这一老一小你来我往地斗嘴,我站在一旁全程陪着笑脸。华妹一如我当初认识的那样,嘴上永远不吃亏。

“大姚,咱出去聊,别耽误了我梅姨的生意。”华妹故意说得很大声。

她转头走出药店,我尾随其后。借此机会,我眼珠下转,偷摸观察了一番华妹那穿着厚实却仍显纤细的双腿。

犹记得高中那会儿,每逢体育课自由活动,我一般都会坐在操场看台上做题演算。偶尔抬头扫视,华妹时常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她有时安静于一隅,有时欢蹦于球场。她有着一双会发光的小脚,走起路来,步步生莲。我的双眸时常循着光,捕捉她,尾随她,直至奔向操场边上女厕所的方向。

我俩沿着中央大街径直向前走,漫无目的。人群、车流或迎面扑来,或从背后超越。我们安静地走着,她不看我,我也不好意思细瞅她。

本以为凭借在社交网络里那些热火朝天的闲聊,我同华妹见面后定能滔滔不绝,畅聊三百回合。实际操作起来却满是矜持,彼此欲言又止。

转眼就到了人民医院的大门口,我抬头仰视高楼,借机搭话:“人民医院还是老样子啊。”

“是呀,还是这么破。”华妹顺着我的视线望去,应和道。

我借机瞥了一眼华妹,瞧见了她那浸于冬日阳光之中、略施粉黛的侧脸。糟了,是心律不齐的感觉。

“你还是老样子。”我虽心中如波涛汹涌,嘴上故作风轻云淡。

“鱼尾纹都出来了,老了。”华妹摇头如拨浪鼓。

“在我看来依然青春无敌,光彩照人。”我满怀深情。

华妹噗嗤一声笑了,就像一颗石子投入湖中,脸上泛起了欢喜的涟漪。

多年之后,我终于不再不解风情,学会了如何讨好姑娘。

(127)

我们逐渐放下矜持,华妹便开始跟我闲聊一些高中老同学的近况。她讲得声情并茂,谁有娃了,谁结婚了,谁离婚了……这中间还夹杂着许多开怀大笑。

对此,我不是特别感冒。当下我并不关心其他老同学,我只关心她。攀谈之中,隐约听到了华妹肚子咕噜叫的声音,便问询:“没吃早饭?”

华妹揉搓着肚子,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扫视街道,发现街角一家包子铺正在开灶做饭。于是,我俩快步走进包子铺,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

华妹要了一屉杭州小笼包和一碗馄饨。由于出门前,在老妈的监督下,我吃得太多并不饿,也就没点什么,只是坐在对面,看着华妹进餐。

可能是馄饨太烫包子太热,不好下口。也可能是有我这怀春男子坐在对面,不好太过豪放。华妹的吃相很是秀气,全然不是高中那会儿遇到美食后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

慢慢熟络之后,一直是华妹在主导话题。她忆往昔,聊糗事,而我像台复读机一样,在一旁点头附和她。我找准机会,在华妹终结一个话题之后,夺取了话题主动权。

“我妈还跟我提过你几次呢?”我向华妹那里空投了一枚温柔的炮弹。

“啊?”华妹中弹倒地,她大吃一惊,递到嘴边的包子从筷子上滑落。

我把滚落到地上的包子捡起来,扔进垃圾桶,解释说:“还记得高二暑假你曾去我家还书那事儿吗?”

华妹嘴巴被包子塞满,鼓着腮帮子说:“记得呀,你妈还塞了两个野菜包子给我呢。”

“对,当时正好是午饭时间,我妈想留你在家吃饭,你不肯。临走的时候,她硬塞给你俩包子。那包子你没吃吧?”

“吃了呀,味道还不错呢。”

我心中顿时如打破了蜜罐,竟开始畅想与华妹结成良缘后,我妈与她婆媳二人和睦相处的景象。自古婆媳难相容,一个男人若是能解决这个中国难题,必定会幸福一生。

“我还以为你扔了呢?”

“哪儿能。”

华妹笑起来真美,嘴角露出两个小梨涡。忽地,她回归一脸严肃,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瞅得我心里直发毛。

“你说实话,那本物理参考书是不是你故意放在我书包里的?”

若是在十六七的年纪,我就能有那么深厚的城府,现在也不至于孤家寡人,无人问津。我连连摆手,苦笑道:“怎么可能?我当时哪有这样的心机?”

“那天你打电话到我家索要参考书,又吼又叫,我妈还以为我闯了什么大祸呢。”

“哈哈,那时候我是真不懂怜香惜玉,把你好生数落了一顿。后来我琢磨,可能是放假前整理书的时候,咱俩给整串了。”

华妹故意摆出一副狠样儿:“要是别人,搁我这暴脾气,非得把那本参考书撕个稀巴烂。 ”

我借坡下驴,张大嘴巴:“难道我在你心中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我去,想太多。你是咱班主任吴老师的掌上宝,我是怕没有参考书再把你耽误了。月考你要是输给了二班的第一名,我岂不是咱们一班的罪人。”

我笑道:“你不一直是咱们一班的罪人吗?仅靠一人之力就把咱班各科平均分拉低了将近一分。”

“大姚,不带你这么损人的啊。”华妹紧皱眉头,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

我见华妹脸色有点难看,心想我又他妈聊嗨后满嘴胡言了。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个得意便忘形的臭毛病,做到宠辱不惊,喜怒不形于色。

我赶忙挤出笑脸:“清华,哥开玩笑哈,可别当真。”

“跟谁哥呢?我比你大一个月,我白羊的。”华妹板着脸,语气甚是霸道。

我心想女白羊,男射手,绝配啊。可转而一想,我他妈明明是一个不信星座的人,为何现在硬往星座上凹,我猜一定是因为发情,不,是爱情。

“那......姐,您别生气了,行......不。”我不情愿道。

占了我点儿便宜,华妹的脸色这才由阴转晴。

“你不是91的吗?我是90啊。”我忽地意识到了这问题。

“奥,刚才我气蒙了。”华妹的脸色瞬间由晴转为阳光灿烂。

这一定是个套路。被别人占去了便宜,我一定要讨回来,我紧盯着华妹:“那快叫哥。”

华妹当然不肯就范,她切了一声,傲娇如盖伦。

果然若是脸皮足够厚,感情进展会神速。

(128)

吃完早饭,我陪着华妹去逛了逛县城最大百货商场。小小的县城没什么娱乐场所,逛商场可能是最消磨时光的一件事儿。

华妹本来是看上了一件外套,都打算买了。我执意要帮她付款,她争不过我,只好选择不买了,也真是有脾气。

在逛商场的中途,华妹去了趟厕所。如厕归来后,我闻到了她身上那股淡淡的烟味。她定是烟瘾犯了,偷摸去抽了根烟,我没揭穿。

逛了两个多小时的商场,几乎每一个店铺,每一个摊位都没落下。并不是华妹有多爱逛街,只是成年后的娱乐活动实在太过匮乏。

路走多了,我的肚子开始抗议。我跟华妹进了一家德克士就餐。既不是午餐也不是晚餐,属于饿了就吃,也不管是不是饭点儿。

进食期间,李向阳那厮给我发来微信视频请求。我拒绝多次,可他一遍又一遍地邀请。回乡之前,我把盖伦托付给李向阳照料。这厮是个养猫新手,我怕是盖伦出了什么事儿,只好接通电话。

果然如我所料,最近几天盖伦一直喵喵地叫不停,李向阳实在是拿它没办法,不得不求助于我。我安慰盖伦,又是逗又是求,却并没什么作用。它仍旧趴在地上,摇晃尾巴,哀嚎不止。

在我俩束手无策之际,华妹凑上前:“我也养了一只蓝猫,让我看看吧。”

我把手机递给华妹。

“这妞儿是谁?”画面突然被李向阳那张大脸塞满。

我从华妹手里拿过手机,怒视李向阳,数落道:“谁要看你,快把镜头给盖伦。”

“丫大脑袋也赶紧从屏幕上挪开,我要看美女。”

华妹盯着屏幕看了半晌:“我看小猫不像是病了,倒像是发情了。”

李向阳面露难色:“发情?这大过年的,我找姑娘都困难,哪儿去给它寻姑娘?”

有求于人,我不得不献出一脸谄媚:“向阳哥,待会儿小弟给您发个大红包,您受累?”

“得咧,不耽误你小子好事儿。我问问周围养猫的朋友,看能不能给它寻个母猫。过年回来,丫一定得请我吃顿好的。”李向阳倒也识趣儿。

“没问题。”我满口答应。

送走李向阳,我这里刚安宁没几分钟,又收到了潜龙的线上故障报警短信。我定睛一看,是我负责的积分模块出了问题。

别的事儿都可以甩手大掌柜,忽略不去关心。可这报警短信,我必须重视,不敢有丝毫马虎。因为一个线上小故障很可能会影响百万乃至千万人。

“清华,公司有点儿急事儿。”我起身穿上外套,准备往屋外走。

“怎么,你要回北京?”华妹瞪大眼睛望着我。

我笑道:“那倒不至于,这附近有网吧吗?”

“对街有一个,不过环境不太好。”华妹指了指外面。

“环境不重要,能上网就成。”

在华妹的带领下,我进了一家名曰「 超光速」的网吧,开了两台机器。

“清华,你随便玩会儿,我得定位一个问题。”

我打开机器,输入账号,进入屏幕,下载相关终端,登陆vpn,给大飞哥发去求助,让他在跳板机上帮忙加key,我用最快的速度把环境搞定。于此同时,测试组的同事在帮忙复现问题,运维组的同学在定位是否是环境所致。

等我把问题解决完毕,夜幕已经低垂。我活动脖颈,瞧见桌角突然多出了一杯珍珠奶茶。我望向华妹,华妹正全神贯注地端着手机玩连连看小游戏。

她蜷缩成一团,宛如一只兔子,甚是可爱。我不忍打扰她,便直勾勾盯着她,直到入了迷。忽地,华妹抬头与我四目相对,我赶紧将视线扫向奶茶。

“奶茶都凉了,我出去再给你买一杯吧。”华妹起身欲往屋外走。

我伸了个懒腰:“算了,我这边完事儿了,咱走吧。”

等我与华妹步行回到药店,天已经大黑。我发动摩托车,欲挥手与华妹告别。

“等下。”华妹快步跑进药店取来一个粉色的女士头盔递给我,“看你能戴上吗?”

“这用不着吧,半个小时我就到家了。”我推辞不受。

“戴上吧,晚上骑摩托特别冷,我这离家近,平时都不怎么戴。”

我嘴上说不要,心里却巴不得将那头盔收入囊中。别看仅仅是个小小的头盔,若是利用好了,它能成为定情信物,还可作为下次与约华妹出来的借口。

故事情节我都想好了,还头盔,丢头盔,买新头盔,新头盔不合适,再换头盔……来去之间,与华妹可以创造出若干个见面的机会。

实话讲,华妹这头盔还真是有点儿小。不过,削足适履这事儿先前也不是没人干过。我屏气凝神,咬紧牙关,努力将头塞进头盔之中。这叫缩头适盔。

若干年后,若我成为了名人,后人可以造此成语。版权费我不收,只希望「缩头适盔」的故事背景是关于爱情,而不是智商。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