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5787

程序猿生存指南-43 温柔以待


温柔以待

(129)

我推着摩托车进了博崖家的大门,准备还车。当下,博崖家客厅里烟雾缭绕,一群人正围坐在麻将桌前搓麻。四个人打,五六个人围观。

我不想打扰他人雅兴,于是把摩托车停在院里,跟博崖他媳妇知会了一声。转身欲走,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公鸭嗓的叫声。

“博启,咋上学上得都没有礼貌了呢?这么多叔伯在,也不过来打招呼?”

不用回头,闻声识人。那公鸭嗓是我一个近门的堂叔,我们小辈大都管他叫德叔。我本可假装没听见,大步向院外走。可这种人情世故,我虽不擅长处理但也不得不应付。

因为众口铄金,有时候嘴巴比刀子还锋利,可杀人于无形。倘若我对这些老家伙不理不睬,过不了多久,村里便会流传:老姚家的儿子读了这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读成了傻子。

我压制住内心的厌恶感,竭力舒展眉头,转过身去,面带笑容地走进博崖家的客厅。

“德叔好,发叔好,六伯好……”我如报菜名般把在场的长辈们问候了个遍。苦于身上没带烟,倘若给每人递上一根好烟,待会儿的问询他们可能会放我一马。

“启娃,今年给你爸带回来了多少钱呀?”德叔一边瞅着麻将桌一边跟我搭话。

“没多少,北京花销大。”我敷衍道,心想关你屁事儿。

德叔打出一张七筒后,发叔眉毛耸动,迅速将身前的一排麻将推倒,呲牙道:“胡了,单吊七筒。”

德叔点炮后便紧皱眉头,懊恼不已,连连拍打脑门。

“啥时候领个媳妇回家?看把你爸愁的头发都白了。”发叔赢了钱,心情大好,也跟我搭话。

“我努力。”我皮笑肉不笑,心想祝你今晚再也不开张。

“你得向你六伯家的博恒学呀,你看看人家,不花一分钱就娶了个大姑娘回来。”德叔一边洗着麻将,一边操着像鸭子啼叫般的嗓音,给我树立榜样。

“是呀,博恒那孩子打小就鬼点子多。”发叔也在一旁附和。

“这算什么本事,博恒还得向博启学,有手艺才能挣大钱。”六伯连连摆手,不好意思道。

我心想他妈的,小时候你们可不是这样说的呀。博恒是六伯的小儿子,这货打小就调皮捣蛋,不爱学习。六伯每次拿皮带抽他,嘴里可都说「看看人家博启,回回考第一,再看看你。」

风水轮流转,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如今长大成年了,那个曾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昔日玩伴竟成了我的榜样。真是欲哭无泪。

博恒之所以突然间就成为了我的榜样,是因为去年他在外地搞大了一个姑娘的肚子,没花一分钱就把姑娘娶进了家门。德叔,发叔他们觉得这才叫本事。

好吧,这种本事我真学不来。

“德叔,那...您可得看好您闺女,让她擦亮眼睛,可千万别步了博恒媳妇的后尘。”本不想与他们争执,但心中的怒气难消,犹豫再三,我还是说出了口。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准备撤退。要不是考虑到德叔是长辈,我真想把这个老鸭子劈头盖脸地骂一顿。

德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不再搭理我,低头专心打起麻将来。

(130)

街灯投射出昏黄的光亮,我踩着影子回到家中。老姚正坐在电脑前跟网友下QQ象棋。当下他一脸愁容,想必是目前棋局对他不利。

回乡前,为了24小时守护潜龙,我提前给家里开通了宽带。为了让老姚平日里能有个消遣,我在网上攒了台电脑寄回家。

前些日子,我教老姚如何看视频,玩象棋。老姚总是皱紧眉头,嘴上一个劲儿地表示不感兴趣,可眼睛却异常诚实,不断地偷瞄。

等他渐渐摸透因特网不是洪水猛兽,电脑驾驭起来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难后,便成了网瘾老头。

我妈跟几个婶子正围坐在一起唠嗑。作为少东家兼跑堂小二,给婶子们端茶倒水的任务就落在了我身上。这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博启在北京做什么工作呀?”

问我话的是村东头的王婶,她擦脂抹粉,特像个富太太。她给人做媒,在十里八乡闻名。村里有几个结婚困难户都是她帮忙给解决的。无事不登三宝殿,也不知今日她来我家是所谓何事。

“在一家公司里做程序员。”我边给婶子们倒水边答道。

王婶一干人满脸疑惑,她们似乎并不清楚程序员是个什么工种。众人并没有深问,我也就没有再做解释。

“博启,喜欢什么样儿的姑娘,婶儿帮你留意。”王婶笑眯眯道。

“婶儿,我这正跟一姑娘谈着呢,暂时就不劳烦您老人家了。”

我同华妹还没有捅破那层暧昧的窗户纸,就算捅破了能不能成还得另说。当下,我完全符合大龄单身男青年的条件,是王婶重点关注的对象。我断然不敢实话实话。任何时候都不要低估中老年妇女给适龄青年介绍对象的热情程度。

“多谈几个嘛,万一,婶儿说的是万一啊。万一谈崩了,咱不也好有个退路嘛。婶儿最近跟你们小年轻学了个新词,叫备胎,多养几个备胎嘛。”

“婶儿可真时髦,怪不得十里八乡提起您都竖大拇指。”我恭维道。

妇女们之间的谈话,大都是家长里短,我并不感兴趣。我选择站在老姚身后,观看他下棋。老姚特像个孩子,赢了就手舞足蹈,输了就捶胸顿足。过不许久,我那花重金买的机械键盘就会被他砸烂。

夜慢慢深了,客人们陆续都走了,屋里只剩下我们一家三口。

“妈,王婶儿给人做媒真有别人说得那么神吗?”

“你王婶儿厉害着呢,老张家那个三十多岁的瘸儿子,她都给找到媳妇了。”

我啧啧称赞道:“那这王婶还真是神通广大,热心肠。”

老姚从电脑前起身,点了根烟,插话道:“她当然热心肠了,为这事儿老张家给她包了五千块的红包。”

我妈打圆场道:“人家也是好心。”

老姚一脸坏笑地瞅着我:“你猜你王婶儿今晚来咱家干嘛?”

“串门呗,还能干啥?”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住村东头,咱在村西头,两家平时也不怎么走动。我猜她一定是盯上你了,来打探虚实。”老姚笑呵呵道。

听老姚这么一分析,我顿生恐惧。如此看来,这王婶就是一座游动的婚介所。她游走于四面八方,凭借好口才,网络了十里八乡众多单身青年的第一手讯息,然后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赚取中介费。她若是长在大都市,并且涉足互联网。就凭她这嘴皮子、脑壳子,现在还有世纪佳缘,百合网什么事儿。

“您二位可千万别托王婶儿给我介绍对象啊,能省下五千块呢。”我提前给二老打好预防针,免得王婶骚扰我。

我妈笑盈盈道:“那你自己可要努力呀。”

(131)

我当然得努力,经过我细细地计算,有姑娘主动投怀送抱的概率大约等于中国男足击败巴西女足的概率。

窗外一片漆黑,无月亮无星光。我躺在床上,无法入睡。我将粉红色的头盔放在枕边,就仿佛是华妹在侧。我给华妹发去微信:「我被我们镇上最知名的媒婆给盯上了。」

「哇塞,你这么抢手呢。」想必华妹也正在玩手机,她回复我很迅速。

「开啥玩笑,我一向无人问津,那媒婆这是广撒网呢。」我以退为进。

「媒婆不靠谱,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姐给你介绍。」华妹大包大揽,不过我丝毫不怀疑她手里有好资源。

「我要求高着呢,至少得像你这样。」我主动出击。

华妹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我改变进攻策略,且战且退,选择诱敌深入。

「首先得有高高的个子,再配上帅气的脸蛋儿。」华妹这话后面还附带了一个花痴的表情。

突然遭遇反包围,我顿生忐忑。不过,大家对于脸蛋儿、个头儿这种无固定标准的东西见仁见智,我仍心存侥幸。

鄙人的脸蛋儿就不表了,免得有王婆卖瓜之嫌。个头儿虽不到180,但穿上2-3厘米的鞋,也勉强能够到175。

「175以下的考虑吗?」我尝试挣扎。

「不考虑。」华妹秒回,甚是果断。

我不禁脊背一凉,脑袋顿时空白一片。什么见面壁咚,什么摁倒强吻......各种招数套路统统都化为乌有。

「不过......」华妹抛来一枚照明弹,宛如深渊之中突然投来一缕阳关。

战事似乎有转机,我静等春回大地,可华妹却突然哑口。这令我抓心挠肝。过了良久,仍不见敌方行动。

我尝试爬出战壕,打探情况:「不过什么?」

还是没能练就宠辱不惊的处事态度。华妹这招请君入瓮实在是高明,我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许久过后,华妹终于回话:「不好意思,刚才我妈叫我呢。」

她没有用去洗澡的借口来搪塞我,而是搬出来了她妈。我信了你个邪,竟然跟我玩起了套路。

她迅速发来一条文字:「如果学习像你一样好,倒是可以考虑给个机会哦。」

我霎时欢喜起来。对付男人,华妹还真是有手段,搞得我一会儿如坠冰窟,一会儿又如沐春风。

「不过像你这么优秀的人应该不会喜欢像我这么笨的人吧?」华妹欲擒故纵。

「我哪里算得上优秀,优秀的人是你。」我将计就计。

「你今天嘴巴抹了蜜吗?居然都不损我了,竟捡着好听的说。」华妹已经沦陷。

......

我与华妹沉浸在这无边黑夜的寂静之中。键盘输入的一行行文字转化成比特流,在网络里游走。这些文字抵达对方屏幕时,若能渲染出发送者撰写时的心理活动那该多好。华妹便能体会到我那字字斟酌皆满含款款深情。

夜真的已经深了,因为我看到墙上挂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2。能够陪你畅谈到凌晨的异性,大抵不是源于友情这么简单。

我没有接着往下深聊,对于华妹的意思,我大概已经知晓,表白这事儿怎么能让姑娘来。

等我,华妹。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