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5181

程序猿生存指南-44 离别车站


离别车站

(132)

假期结束,我收拾行囊,准备再次启程。春节小长假,偷得浮生几日闲。虽然偶尔被一些俗事俗人所烦扰,但三餐有人招呼,衣物有人浣洗,还有漂亮姑娘陪着聊天,这帝王般的生活还真让人有些不舍别离。回到帝都,恐怕只有孤独与忙碌常伴。

从家乡去帝都,虽路途平坦,但稍费周折。我需要先从村子搭车到县城,再从县城坐公共汽车到市里,最后再由市里坐K字头或者Z字头的火车到北京西站。总行程拢共历时约莫5个多小时。

临近晌午,日上三竿,我搭堂弟博崖的便车前往县城。一路上,博崖对于农村淘宝、农村微商很感兴趣,咨询了我一大堆相关的问题,扬言要做农村低配版的马云。我努力配合他演出,激情澎湃地跟他大扯农村互联网经济。

到了县城之后,博崖把我放在了县汽车站附近。离乡之前,我觉得是时候把积压在心里的那些肺腑之言对华妹全盘托出了。

我约了华妹在车站附近一家快餐厅里见面,华妹倒不扭捏,答应地很是爽快。为了有足够的时间与华妹话别,我把火车票往后改签了两个小时。

午饭时间,华妹姗姗来迟。

今天,她穿了件黑色呢绒大衣,系了一条格子围巾,走路带风。两笔一字眉毛宛若大书法家的挥毫杰作,烈焰红唇放佛是刚喝过血一般。谈不上盛装出席,但绝对是花了心思。

我心里有种荷尔蒙爆棚的狂喜,又夹杂了些许驾驭不了的担忧。今日她这种不同于以往那清纯的美,让我有点压力,又有点男人的冲动。

如我所料,周围男士的目光如潮水般瞬间向我这里涌来。几位有女伴的男士假意整理头发,借机偷瞄;一些孤身的饿汉明目张胆地张望。

阅读他们的表情,有人哀怨,有人疑惑,有人不屑,有人不甘。每每遇到美女与丑男结伴同行,我内心也会有如上「好白菜被猪拱了」的不爽情绪。

不过,他们着实冤枉我了,目前我还在靠近华妹这颗白菜的路上。

“今天就要回北京了?几点的火车?”

华妹褪去外套,想必是毛衣有些缩水,将她的玲珑身材勾勒得引人浮想联翩。我怕鼻腔内的血管太过脆弱,于是微微低头,将视线集中在饭桌的餐具上。

我拎起菜单递给华妹:“早着呢,不着急。看,吃点什么?”

华妹推辞不受,连连摆手:“你来点吧,我都行。”

我开玩笑道:“咱这破县城也没个像样的馆子,待会儿跟我去北京吧,咱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哥请你吃大餐。”

华妹斜视我,摆出一副诧异的表情。

“大姚,你现在变得油嘴滑舌了,净乱开玩笑。我这还上着班呢,我是偷跑出来的,为此求了我那梅姨半个多钟头。”

“请几天假嘛,我带你玩几天。”我耸动眉毛。

“我真不成,走不了。”华妹直摇头。

肚子咕噜咕噜叫个不停,我招呼服务员点了几道家常小菜,又要了壶茶水,给华妹倒上。

华妹握着盛满热水的茶杯,问我:“你这高材生学有所成,不考虑回来建设家乡呀?”

“哎,互联网行业跟其他行业有所不同,好的企业大都集中在一线城市。要是回咱们这儿,我根本就找不到工作。”

回老家择业这个问题我先前不是没有考虑过。但凡家乡能发挥自己所长,我肯定不会远走他乡,如浮萍般漂泊。

“也是哦,终归还是大城市机会多。”华妹轻抿了一口热水,茶杯口上留下了一丝淡淡的唇印。

“现在年轻人都往大城市跑,你不考虑出去转一圈吗?”我顿了片刻,温柔注视华妹,“可以来北京,咱俩做个伴儿,哥罩着你。”

华妹皱了皱眉头:“我这大专学历,去北京能做什么呀?”

“北京的药店不比咱们这里多?”

“我那些从业证书去了别的省,人家就不认了。”华妹面露难色。

“你可以再考呀。”我知道我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我还是想争取。爱是自私的。

“那些证书很难考的。”华妹撅着嘴,摇头如拨浪鼓,“我还是算了吧,北京是属于你们这些高材生的,我就不去凑热闹啦,我这人也没啥大追求。”

一番口舌,见华妹不为所动,甚是执着,我也不好再给她施压。菜一道道上齐,华妹用湿巾把口红擦拭掉,想必是肚子饿坏了,全然不顾女神形象,大快朵颐。

所谓吃饭不过是互相试探。横亘在我与华妹之间的是一座山。我被困山顶,她囿于山脚。我们都躲在各自的藩篱中,等待对方先迈出那一步。可,我们都没有那股奋不顾身的勇气。

大学毕业那年,李虹问我能不能陪她一起去德国,我拒绝了。如今,华妹试探我会不会回老家工作,我犹豫了。我还是太过诚实,太过胆小,不敢给别人太多的承诺,生怕兑现不了,有所辜负。

不过,来日方长,说不定哪天我就改变主意,回来建设家乡,或者华妹改变了想法,前去北京淘金。或者我们去了一座新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本以为这顿饭过后,我追求华妹可以十拿九稳,谁承想不确定性更大了。不确定便意味着希望与失望并存。

(133)

我没有大多时间儿女情长,带着些许失落上了火车。

火车被乘客塞得满满当当,大多数人都是进京的务工者。火车刚发动时,大家还都看手机,玩游戏,车厢内甚是吵闹。

一个小时后,大部分人都选择闭目休息,只有贩卖零食的小推车不厌其烦地在过道里来回穿梭。我尝试睡觉,却以失败告终。我便侧头透过车窗观察野外,冬日的北方满目萧条。

绿皮车几乎逢站必停。人们上上下下,车厢却人员不减。火车行至半途,外面开始下起雪来。黄色的土地渐渐被白雪覆盖。

「找个时间来北京玩吧,故宫的雪景可漂亮了。」我给华妹发去微信,为了勾起她的兴趣,还特意从网上找了几张故宫雪景图给她发去。事实上,在北京呆了这么多年,我都没能在一个下雪天去参观故宫。

随后,我又补充:「清明节,五一都行,北京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景色。」

「好呀,有机会一定去。」华妹的答复不失礼貌但略显敷衍。

彼此沉默半晌,我又发去微信。

「考虑一下来北京工作?」我仍未放弃游说华妹。

“哎,家中有个体弱多病的老娘需要我照顾,我走不成呀。”不面对面的聊天,互相无法阅读彼此的表情,有些话便容易说出口。华妹提出了一个新的理由,也可能是个借口。

忽然,我后背一凉,倍感心酸。我很想说那把你老娘老爹都接过来,我帮你一起照顾。可我没有勇气与底气讲出口,因为我的老爹老娘都还在家务农。

手机信号时有时无,我与华妹的聊天也断断续续,最后双方都无法忍受不给力的网络,便约定择日再聊。

车子晃晃悠悠地驶进了北京城,已是黄昏。车厢里开始响起「北京是我们伟大社会主义祖国的首都,是全国人民向往的地方,也是世界文化名城......」的广播声。

进入北京后,火车就像是一个越过终点线的长跑运动员,逐渐放慢了脚步。它缓缓地穿越环路,进入车站,最终停靠站台。我拎着行李穿越人群,走出北京西站,站在户外,满目望去,银装素裹。

勤劳的环卫工人正身着厚重的大衣,喊着号子,热火朝天地打扫着路上积雪。即便是再厚的雪,再大的风,北京也能在一夜之间露出褐色的柏油路。

这便是人定胜天的帝都,这便是承载千万人梦想的帝都,这便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帝都......

北京,我又回来了,新的一年,请你善待我。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