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6197

程序猿生存指南-50 何为商机


何为商机

(149)

14年底政府提出「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15年初「互联网+」的热潮席卷中国。

互联网加一切,一切皆可加互联网。中国由此拉开了全民创业时代的序幕,各路精英投身其中。

打我两年前第一眼见到老潘时就有一种预感,这厮日后必能成就一番事业。果不其然,在被艾米莉逼得走投无路之际,老潘萌生了创业当老板的想法。

不谈人品操守,单论产品意识,老潘算是个优秀的产品经理。他热衷于研究新兴事物,还有着敏锐的商业嗅觉,是个创业的好苗子。

当年我俩同住幸福公寓时,他就曾多次表示要下海创业。受困于家里的琐事,奢靡于同李亚男的爱情,他迟迟没有行动。

许多人都说:人生最低谷正是创业好时机。不知道真假与否,反正业界功成名就的大佬在讲述自身创业历程时,大多数人都如是说,好以此表明自己是白手起家,咸鱼翻身。这样的创业故事才足够励志。

毫无疑问,老潘当前正处于人生最低谷。

老潘仅凭借与汽修店老板女儿短短一个月的交往,便大致摸清了汽修行业的痛点。我怀疑这厮红杏出墙并非是一时精虫上脑,把持不住,而是精心谋划,只为探听行业内幕。

在深入一线做了行业调研后,老潘决定开辟一条线下汽修与线上电子商务相结合的道路。时髦一点儿的叫法是:互联网+汽修。这是一个千亿乃至万亿级别的市场。

老潘闭门数日,熬了几个通宵设计出了产品原型。他带着创业企划书跑了若干家孵化工场,见了数位天使投资人。有些投资人表示很感兴趣,希望老潘能赶快做出demo。

万事俱备,只差一个程序员,老潘第一时间便想到了我。他给我打来电话,诚邀我以技术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他的团队,给我百分之二十的原始股份,并且用两张5月底周杰伦杭州演唱会门票诱惑我。

实话讲,无论是创业难项目还是演唱会门票我都有些心动。可潜龙二期那雪花般开发需求压在我身上,我根本腾不出时间来帮他做项目。我又没有辞去工作,全职同他创业的那般勇气,于是再三婉拒。

老潘没能说服我,转而拜托我给他介绍几个靠谱的技术外包帮他开发demo。我第一时间想到了年初回郑州创业的大飞哥,于是拉了个微信群,给二人牵线。

老潘说创业就是豪赌,赌上身家性命。成功了财经栏目便会称他为潘总,失败了法制节目则会唤他作潘某。

真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老潘的名字能出现在各大电视节目之中,当然最好是财经栏目。

(150)

本以为给老潘与大飞哥牵线搭桥是做了件助人为乐的好事儿,大飞哥有钱可赚,老潘有靠谱的人可用。却没成想第二天老潘就给我打来电话,把我好生数落了一顿。

“你那大飞哥是不是搞传销的?忒不靠谱了,他不是个神经病吧?”老潘来势汹汹。

“大飞哥这人有时候讲话不着边际,看起来没个正行,但其实人挺好的,技术也厉害。”我了解大飞哥的为人,于是替他辩解道。

“我给他打电话介绍我的项目,询问他的报价。你猜他跟我说什么?”

“说什么?”能把老潘气成这样,我很是好奇。

老潘冷笑道:“他把我那项目贬得一文不值。拜托,我又不是找他投资,我是给他钱让他帮我开发App。你说他对我的项目指手画脚是不是有病?”

“两个人想法不一致很正常,大飞哥可能也是好心,怕你走冤枉路。”我打圆场,安抚老潘那暴躁情绪。

“我谢谢他,不用。你听我把话说完,可笑的事儿在后头呢。你说他不稀罕做就不接呗,可他竟然反客为主,给我介绍了个项目,还鼓动我投钱进他的项目,十万起步,并向我保证一年之后这十万肯定能变成百万。你说他这不是传销是什么?”老潘喘着大气,听声音像是一个憋得快要爆炸的锅炉。

老潘跟大飞哥二人先前从未有见过面,没结下过梁子,他没有理由在我跟前编排大飞哥。我越听越迷糊,不晓得大飞哥是吃错药了还是真搞起传销了。

“不能吧,我一会儿打电话问问他。”

“你那大飞哥瞎耽误我功夫。”

“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邮大在校学生吧?他们听话,干活还便宜。”

“只是做个演示demo,学生做倒也行,不过我着急用,开发速度得快。你帮我留意一下,我这边也找找别人。”

挂掉老潘的电话后,我越琢磨越害怕,心有疑虑,便给大飞哥去了一通电话。万一大飞哥真是被骗进了传销组织,我好报警解救他。

电话里,大飞哥依旧是那番说话不着调的风格。他正在贵州出差,确切的说是考察。

他跟我说他准备在贵州那边挖矿。起初我以为他是打算投资实业,一番交流后,没成想他所谓的挖矿居然是挖比特币。

还在朗云时,大飞哥就一直醉心于研究比特币,区块链这些技术。他属于中国那批很早就买了比特币的人。他不闷声发大财,经常鼓动周围人投资比特币。

有些人因为不懂或者不看好比特币而忽视他的建议,有些人经不住他软磨硬泡,多多少少买了点。我不幸属于前者,进而错失了一波暴富的机会。

眼下,大飞哥已经完全停掉了郑州那边的IT培训与外包业务,一门心思地挖矿。他花大价钱购置了几台比特币矿机,并把矿机托管在了贵州,因为贵州那边的租金、网费,电费比其他地方都便宜。

为了鼓动我投钱进去,大飞哥向我透露说他把昌平的两居室都卖了,几百万全砸了进去。对于大飞哥这番说词我有些怀疑,但近一年的相处,觉得他又不像那种坑兄弟钱的人。

思来想去,唯一能解释通的说法就是,大飞哥是真的相信挖比特币能赚大钱,能一夜暴富。我虽然渴望发财暴富,但这种险中求富贵的事儿我还真做不来,便回绝了他。

也许像我这种不愿承担风险的性格只配勤劳致富。我不懂比特币因此不好置喙,只是惋惜技术圈损失了大飞哥这个人才。

(151)

给华妹预定的智能头盔终于到货了。华妹在朋友圈里发了几张身穿皮夹克、戴着头盔的帅气照片,并配文「酷不酷?感谢我的老同桌。」

哇塞,这是华妹第一次在朋友圈里提及我。虽然无名无姓,甚至无人知晓她口中的老同桌就是在下---姓姚,名博启,字不色,号才怪。但天知地知,华妹知我知,这足以令我兴奋到睡不着觉。

万里长征总算迈出了第一步,万分期待日后的胜利会师。我在华妹那条状态下评论道:「好马配好鞍,良盔配貂蝉。」

几分钟后,华妹给我发来了视频请求,我顿了十多秒用于调整呼吸。待激动情绪稍微平复后,我摁下了接听键。华妹那边网络不怎么好,画面有些卡顿。

“学霸就是学霸,你回的那句还挺押韵呀。”华妹那爽朗的笑声穿山越海而至,拂过耳膜,我不禁浑身一抖。

“我瞎编的。头盔怎么样?大小合适吗?音乐功能试了吗?音质怎么样?......”我一连问了三四个问题。

“我这刚打开包装,功能什么的都还没试呢。头盔特轻,做工也特好。谢谢你呀,大姚。”华妹依旧那般客气。

“见外了啊。”

“我在网上搜了下,你们程序员是不是都喜欢机械键盘?我送你个机械键盘吧,要不我这无功受禄,心里特别扭。”

“别,别,我这一大堆键盘呢。你找个本子先把我这份情记下,等我哪天想起缺啥了再告诉你。”我话讲得很淡定随意,可心房之中却满是烟花在爆炸。

“哈哈,好呀。不过可别太贵,我可是个穷人。”华妹稍微皱起眉头向我哭穷。

“不好说,哈哈。”我坏笑道。

双方一阵嬉皮之后陷入了无话可说的片刻沉寂。冷场可不行,我突然想到前几日华妹曾在朋友圈里晒过药剂师准考证,便询问到:你那药剂师证考得怎么样?”

“应该能过吧,过了老板就能给我涨工资啦。”华妹俏皮道。

我没好意思问华妹一个月挣多少钱,不过身处小县城的她肯定挣得不多,估计勉强够她买化妆品。

两张周杰伦演唱会门票已经在从杭州赶来北京的路上。等票拿到手后,我一定在第一时间告知华妹,争取约她出来共赴杭州。

在约华妹出来之前,我需要先探探路,预预热。于是,我借机跟华妹聊起了某次高中班会上她唱《七里香》的事儿。

华妹表示她已经记不清了。不过,对于发生在高中的许多事儿我至今都印象深刻,尤其是与华妹相关的事儿。这应该不仅仅是源于我有一颗博闻强记的好脑子吧。

攀谈之中,听得出来华妹现在依然很迷周杰伦,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追姑娘最大的法宝便是投其所好。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