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8589

程序猿生存指南-51 杭城相会


杭城相会

(152)

演唱会门票终于到手,我没敢太过招摇,生怕李向阳那厮得知我吃独食后,将我扫地出门。若不是形势所迫,我肯定很大方地将票送给他。

可当下,我比他更需要这个献殷勤的机会。如果把谈恋爱比作打棒球,他都全垒打了,我还在一垒徘徊。

本以为邀请华妹去杭州看演唱会需要花费很大力气,却没成想她答应地很是痛快。果然周董的魅力足够大,李向阳的计谋十分好。

距离演唱会开幕还有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参与了暑期实习生的面试,做完了潜龙二期的开发任务,出席了王旭的婚礼,顺便给盖伦做了绝育手术......

虽说每天很充实,但仍觉得时间过得慢,度日如年。好在我所期待的日子终于如约而至。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与华妹乘火车前往杭州。

等我们抵达演唱会现场,夜幕已经拉开。观众挥舞着荧光棒陆续进场,安保小哥背着手几步一岗。华妹先前从未见过如此大阵仗,她只顾跟着我,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我忙前忙后,假装自己轻车熟路。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现场看演唱会。为了避免露怯,我提前做了许多功课。

老潘那两张门票的位置不是特别好,距离舞台很远。幸亏我早有准备,从网上买了两只望远镜。我从背包里拿出望远镜递给华妹,华妹顿时呆住了,她那副蠢萌表情让人心生爱怜。

千呼万唤始出来。在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中,周董登台表演。

华妹起初还保持着矜持,举手跟着节奏挥舞荧光棒,轻声哼唱。慢慢地,随着周遭气氛日渐高涨,她开始大声跟唱,到后来嗓子都喊哑了。

演唱会的现场真是high,一首首经典曲目,万人大合唱,场面蔚为壮观。瞧见华妹如此开心,我倍感欣慰。这趟杭州之行已经成功了一半,而成功的另一半则掌握在了老潘手里。

我偷偷给老潘发去微信,让他按照计划行事。演唱会临近结束时,老潘给我发来微信,说一切准备就绪。

终于散场,我与华妹跟随人群出了体育馆。一路上满是怀抱鲜花的姑娘,她们春光满面,挂着着幸福的笑靥。演唱会果然是求婚告白的好场所,希望过会儿我也能有个好的表现。

按照老潘发来的微信定位,我四下找寻他。寻觅良久,终于在街道边上一棵梧桐树下找到了他,他正倚靠着一辆丰田车吸烟。瞧见我后,他猛嘬了几口烟,而后把烟头扔到地上,用脚踩灭。

故友重逢,他迎上前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他比上次见面消瘦了些许,可能是最近忙着创业,四处奔波,劳累所致。

百忙之中,他还能为我的事儿奔波,这让我很是感动。我与老潘时常拌嘴,情谊却愈久弥深。

“这是我的校友兼前室友潘伟龙,江湖人送外号---混世渣男。”我介绍老潘给华妹认识。

“妹子,你可别听他瞎扯淡,哥我可是这杭州城里数一数二的绝世好男人。”老潘上下打量着华妹,一副色眯眯的神情。

华妹面露微笑,连连点头。

“大姚经常跟我提起你呢。”老潘冲着华妹嬉皮道。

老潘跟陌生姑娘从来都是自来熟。我特别欠缺他这种厚脸皮的优点。面对不熟悉的异性,我总是羞怯话少进而稍显冷漠。

“啊?都说我什么了?”华妹一脸错愕。

“都是赞美你的话,你要听吗?反正我听了直起鸡皮疙瘩。”老潘抖动身子故意打了个寒战。

他明显是睁眼说瞎话,我一般跟他提起华妹,说的都是一些困扰我的烦心事,怎么可能是赞美之词。

“又编排我。”我一脚往老潘的屁股上袭去。

老潘弓着身子躲开了我的佛山无影脚,他转身跑向丰田车,从车后座上拿出了一捧玫瑰花塞到了我手里。

我接二连三地对华妹献殷勤,她定然早已晓得我的一番情意。一个月前,她同意与我共赴杭州,便表示她默许了我可能借机对她表白的行为。

周围的人越来越少,喧闹越走越远。时机终于到了,前面所有的铺陈都是为了这最后的临门一脚。

一阵风袭来,华妹抿了抿进入嘴巴里的头发,她咬起衣袖,直勾勾地盯着我,脸上平添了几分羞涩。她已经看穿我的意图,像是在以静制动,等待我的表现。

我本来准备单膝跪地,但老潘候在一旁,实在是抹不开面儿。我咬紧牙关,索性把花直接塞到华妹怀里。

“清华,喜欢你很久了……有些话,难以破口而出,却常常摇曳心间,涤荡于五脏六腑,我尽量不肉麻。 有一些人对于我而言一直是个谜,永远介于陌生和熟悉这两点那无尽的区间内,我不想去打破这平衡。可是某天,你如一道喜乐的光照进我的世界里,我迫不及待地想走进你心里。貌似我以前所有的改邪归正,所有的迷途知返,都是为了遇见你而做的改观。在那些种种不确定的日子里,若是别人八卦我喜欢你,那我最大的破绽就是,你望着世界的时候,我望着你,你望着我的时候,我望着地。现在以及漫长的以后只想讨好你,也许不小心就一辈子。”我边说边在脑袋里想词儿。

为了这些劳什子,我冥思苦想,多番修改,耗费了大量脑细胞。先前对着镜子排练,词儿早已背得滚瓜烂熟。不敢说能倒背如流但绝对是一气呵成,可真正登台表演却紧张到磕巴。

华妹怀抱鲜花,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她非但没有感动到眼含泪水,反倒是有些笑场。这跟我先前预想的不大一样,我心里琢磨这可能是华妹收到过的、最笨拙的表白吧。

不管结果如何,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老潘站在一旁举着手机录像,不停地变换着姿势,一会儿蹲着,一会儿站着,一会儿往左移,一会儿向右挪,宛若婚庆公司的摄像大哥。

词儿终于被我磕磕巴巴地讲完,我等待着华妹的反馈。她沉默少许,忽地一脸严肃地问了我一个问题:“那你喜欢我什么呢?”

喜欢往往诞生于一瞬间,它是一种感觉,很难具象。可能源于回眸一笑,可能触目于靓丽外套,可能发端自香水味道......

这还真是个好问题。对于华妹的这份别样情愫究竟始于哪一刻,很难说清楚。华妹究竟哪一点让我魂牵梦绕,也很难言明。

不过庸俗一点地说,在我喜欢华妹的众多因素中,她的颜值占比很大。

可你要在表白时对姑娘说,我喜欢你是因为你长得美,大概率会悲剧。因为大家都知道再美的花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凋零。

美貌不可能一直延续下去,姑娘们是喜欢你赞扬她的美貌,却更希望你爱得是她的灵魂。可男人们最初的冲动往往涉及不到灵魂层面的东西,仅仅是来自皮囊的诱惑。

心中所想并非佳人愿闻,我可不愿以悲剧收场,因此断然不敢实话实说。

“everything。”我脱口而出,甚是笃定。

“我要是不答应今晚还能回家吗?”华妹眸子浑圆,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华妹不按套路出牌,我当然也不会心慈手软。

“不能。”我回答地干脆利落。

“那好吧。”华妹叹了口气。

“好吧”是个什么意思?是表示同意?还是表达无奈?听语气像是在表达无奈,但观神情却又像是在表示同意。我的思绪有些混乱。

老潘突然喊了一嗓子:“大姚,没看到人家都点头了,还不赶紧抱一个。”

可我并没有看到华妹点头呀。不过,管不了这么多了,先抱了再说。与华妹身体接触的那一瞬间,几乎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极速膨胀,个别器官不受控制地凸起。

我们僵硬地拥抱着,华妹的发香萦绕鼻腔。我咽了口唾沫,用以缓解躁动。我微微扭动屁股,调整身体姿势,以免暴露出一些有碍观瞻的尴尬。

“再拍一个你俩接吻的近景,这视频就完美了。”老潘给我发来助攻。

我目视着华妹,酝酿情绪。华妹侧着脸强忍着没笑出声来。老潘则举着手机,围着我俩转圈。他这一系列的骚操作让华妹瞬间破了功,华妹挣脱开我的束缚,转过身哈哈大笑。

老潘见状停止了拍摄,他走到我俩跟前,边看录像回放边说:“哎,刚才风有点大,大姚那段深情告别进来了好多杂音,情绪也有点不到位,要不咱重新来一遍吧。”

老潘还真把自己当导演了,他故作严肃,我白了他一眼。他转而摇头叹气道:“哎,完美主义害死人。”

还尼玛完美主义?我看是做产品经理平时被人打的少,打的轻。

看来今天跟华妹这吻是接不成了,这该死的老潘。

(153)

老潘邀请我跟华妹再游玩几日,但我俩并没有在杭州做过多的停留,当夜便上了一辆北上的火车。

没告白前,我同华妹还能肆无忌惮地谈笑风生,告白后四目相对却多了几分羞涩。可能是关系突然由暧昧升级为爱情,彼此还不太适应的缘故。

我绝不是一时莽撞就跟华妹摊了牌,至于华妹是不是一时冲动答应了我的表白,尚待探究。

列车驶出杭州城区,在无边的黑夜里继续向北前行。华妹戴着耳机眯着眼听歌,我则盯着手机看网络小说。

我侧头问华妹:“我们这算在一起了吗?”

华妹直勾勾地盯着我,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笃定道:“算。”

华妹笑道:“那以你说的为准。”

我乘胜追击:“跟我去北京玩两天吧。”

华妹犹豫片刻,随后坐直身子,微微点了下头。

我心花怒放,仰仗华妹能带我逃出那无尽的空虚与寂寥。

夜已经深了,车厢的灯暗了下来,聊天声,打牌声也消失了。扬声器里传来乘务员低沉的广播声音,提醒广大乘客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以免影响他人休息。

华妹有些困倦,几次歪头打盹儿,我干脆挪动身子让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她没有拒绝,还给我递来了一只耳机。

我把耳机戴上,一首《广岛之恋》瞬间撞击耳膜。歌不是很应景,它讲述的是一夜情。我跟华妹怎么可能是一夜情,应该是一生情。

《广岛之恋》唱罢,耳机中传来了一首《One night in beijing》,深得我心。

火车,你快些走。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