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8794

程序猿生存指南-62 鹊桥银河


鹊桥银河

(176)

七夕即将临盆。

当下,对于中国的年轻人来说,海内外的大小节日均可以当做情人节来过。但凡是个节日都是女生撒娇要礼物要浪漫的契机,也是广大男同胞们勒紧裤腰带放血的时候。当然它也是二人情到深处,去宾馆玩枕头,看电视,做游戏的一种催化剂,一个导火索。

难怪有男同胞唏嘘:突然间发现情人节和清明节其实是一样的,都是要送花和送吃的,还要说一大堆哄鬼的话。不差钱的公子哥则会慨叹:其实情人节和春节有那么点相似,都是炮味很重。

天下苦节日久矣。

李向阳给二次元妹子预备了一台新款iPad,我则一跺脚给华妹买了部iPhone手机。

七夕这天黄昏,天街小雨。康神嘱咐大家早点儿走,单身的速去找人告白,有对象的且去度良宵。行政部的小姐姐们也很贴心,为每位员工准备了一朵玫瑰花,并亲自送到大家手上。

组内有位已婚同事深谙省钱之道,他搜集别人不要的玫瑰花,凑够了18朵,又花两块钱去报摊买了份法制晚报。心灵手巧的他用报纸将玫瑰花包裹成一团,看起来跟花店那几百块钱的样品无二。只是法制晚报的封面有点煞风景,是一起关于因情杀人的新闻报道。

在距离七夕结束还有7个小时的时候,华妹给我发来微信,说收到了我送她的节日礼物,还甜甜地唤了我声老公。这一声齁甜的称呼让我目眩了许久,脑袋掠过许多需要打马赛克的场景。

过节的氛围如夏日的气温一般,甚是高涨。大街上隔几个路口就有人吆喝着卖鲜花。餐馆,酒店,成人用品店今夜将会喜迎大丰收。

在回家的路上,我边走边同华妹视频聊天。距离我三百公里开外的华妹正坐在药房的柜台前吃酸辣粉。

“七夕你老板也不给放假,这也太没人性了吧。”我愤愤不平道。

“放假了,我也没事儿干呀,还不如值夜班挣个加班费。”华妹嘴巴满是红油。

异地恋的悲伤就在于此,平时忙碌忍忍也就过去了。可一到节日,周围欢声笑语,自己茕茕孑立。酸楚之感就会涌上心头。

我沉默少许,不知如何安慰。忽地,华妹转换语气,活泼起来:“你送了我份大礼,我送你点什么好呢?”

“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吻在我的脸上留个爱标记......”

华妹转动眼珠,似乎有了主意:“你一哼歌倒提醒我了,姐送你一首歌吧。”

一首歌就想抵我一部iPhone,这也太敷衍人了吧。“一首可不够,得把我唱哭为止。”

“没问题,我先酝酿下。你先回家,咱们待会儿再联络。”

“好咧,女王大人。”

(177)

路过小区门口的重庆面馆,我要了份蛋炒饭拎回家。刚进门,盖伦就扑了上来。值此佳节,没有佳猫陪伴,还被夺去了生育能力,小盖伦也着实可怜。我从冰箱里找了点鸡肉用以抚慰它的悲伤。

李向阳跟二次元妹子去吃西餐了,今夜我恐怕又要独守空房。蛋炒饭刚扒拉两口,邓璞韵突然打来电话。虽说我俩早就互留了手机号,但从来没有打过电话,平常有事儿都是在微信里交流。

“喂,璞韵,线上出问题了?”邓璞韵打电话找我,除了潜龙线上出了问题,我实在是想不出别的理由。

“不是工作的事儿。姚哥,您有时间吗?能来我这儿一趟吗?有个人一直堵在我家门口,我害怕。”

“你别动,把地址发我手机上,我稍后就到。”

我没有做过多思考,快步往楼下跑去。约莫20分钟后,我赶到了邓璞韵所在的小区。按照邓璞韵发来的地图定位,很顺利地就寻觅到了她的住所。

公寓楼的楼道很长,邓璞韵的住处位于楼道尽头。楼道中间位置站着一位身穿白T恤,与我年龄相仿的男人。他在胸前掬着一束玫瑰花,弓腰靠着墙,气喘吁吁。我猜是一个准备跟姑娘告白的热血青年,正酝酿情绪。于是暗自为他鼓劲儿,祝他马到功成。

站在邓璞韵家门口,我摁响门铃,回身望了一眼,白T恤男正侧着身子向我这里张望。相比来看,他对我明显更感兴趣。

忽地,屋里传来邓璞韵的声音:“谁呀?”

“我,姚博启。”我应声道。

邓璞韵迅速推开屋门,我俩四目相对。她弯脖点头,欲迎我进去。

“姚哥,真是麻烦您了。”

白T恤男突然跑上前来,把我吓了一跳。他垂下头,凝望着邓璞韵,语气温柔道:“璞韵,我是真心喜欢你。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那些话有些过激。”

“王师兄,求你别进来。”邓璞韵晃着头,明显在躲闪,语气近乎是哀求。

我有点丈二和尚,视线在二人身上来回交替,努力发挥想象,却也探究不出个所以然。邓璞韵口中的王师兄拼命地往前凑,而我下意识地使劲儿将他往外推。

“兄弟,有话好好说,你硬往里冲,属于私闯民宅,是犯法的。”我晓以利害。

“你谁呀?”王师兄打量着我,甚是不屑,“璞韵,你可别跟我说,你看上的是这个倭瓜?”

生平第一次听到别人管我叫倭瓜,真是好气又好笑。眼前这位王师兄个头比我足足高有半头,确实有嘲讽我身高的底气。不过,被人用倭瓜一词来形容,实在是太过羞辱,我顿时火冒三丈。

“我操,你几个意思?你是比我高不少,但也不用如此出言不逊吧?”

“王师兄,我没看上别人,他是我在朗云的师父。”邓璞韵好言相劝,“咱俩真不合适,强扭的瓜不甜。您放过我行吗?您值得拥有更好的姑娘。”

“合不合适咱另说,你叫这人来是什么意思?”王师兄指着我的脸,冲邓璞韵喊道。

我拨拉王师兄的手指,让他别指我,可王师兄偏要指我。我俩又是一番推搡,力道都很足,不过谁也没有将战斗升级。成年人顾虑太多,大都是嘴功大于武功。

“你刚才那番话吓到我了,所以......”邓璞韵支支吾吾。

“璞韵,跟这种有暴力倾向的精神分裂者,有什么可说的,咱直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他。”忽地,从屋内传来了另外一位女性的声音。

我去,竟然是二女一男的戏码,今个儿真是开了眼界。我循声回头,扫了眼屋内。邓璞韵身后忽地多了位身穿粉红睡衣的姑娘。姑娘体型有些胖,正双手叉腰,一脸怒气。瞧那架势,似乎随时准备冲出来跟王师兄大战三百回合。

“刚才要不是你室友用话刺激我,我也不能那样失态。”王师兄叹气道。

胖姑娘指着王师兄喊道:“还解释什么?你就是个人渣。”

王师兄宛如一头西班牙斗牛,而胖姑娘就是一块红布。双方你来我往,打起了嘴仗。我拦着王师兄,邓璞韵拦着她室友。若不是亲历其中,只瞧眼下这局势,倒更像是王师兄跟那胖姑娘有什么瓜葛。

虽说个头儿比王师兄低不少,好在我下盘比较稳。瘦削的王师兄一直都没能越过我的防线,近两位姑娘的身。

在劝架过程中,我搜集有效信息,大概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位王师兄是邓璞韵的高中校友,二人相识于校友群。邓璞韵来北京实习,王师兄帮了她很多忙。一来二去,王师兄便生了情愫,喜欢上了邓璞韵。

王师兄本想借着七夕这个契机,一举拿下小学妹,却没成想郎有情妾无意。正常人表白被拒,大都会选择吞下泪水,默默走开。可王师兄偏不,他堵在邓璞韵家门口,非得让邓璞韵给个说法。

人家姑娘不喜欢你,除了发好人卡,还能给什么说法?王师兄死缠烂打,不依不饶。跟邓璞韵一起合租的胖姑娘实在看不下去,就说了几句类似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话。王师兄气急败坏,失了风度,他开始讽刺胖姑娘的体型。

互戳痛处,二人便唇枪舌战了起来,用尽了市面上比较常见的脏话。被激怒的王师兄扬言要弄死胖姑娘。鉴于王师兄平时对自己有所照顾,邓璞韵不想报警让他难堪,这才给我打电话求助。

故事演变成了事故。作为旁观者,我只有一个想法:哪个大学能培养出王师兄这么不要脸的人来?

借着楼道内微弱的灯光,我扫到了王师兄T恤衫上的logo,顿时七窍生烟。这货他妈的竟然是我的校友。

T恤衫上明晃晃地印着:邮大信息安全实验室几个大字。白底黑字,标准的微软雅黑字体。跟姑娘表白,就算不用精心装扮,可总不能穿着实验室的文化衫就登场吧。这王师兄可真是艺高人胆大。

T恤衫给解决争端带来了一线生机,否则这事儿还真不好收场。

“你是邮大信安的?认识李冀吗?”我语气有所缓和。

“怎么?你也是邮大的?”王师兄松开了攥着我衣领的手,“李冀是我师弟。”

“他是我大学室友。”我边整理褶皱的衣衫边搭话。

“我操,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王师兄苦笑了几声。

见王师兄行为不再那么极端,我示意邓璞韵把门关上,让我俩单独聊会儿。我俩前后脚走到了楼道的另一端。王师兄点了根烟,一副狼狈神情。邓璞韵不在视线之中,他开始向我诉说他跟邓璞韵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邓璞韵这小姑娘好是好,但她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不懂得拒绝别人。她不明白许多人对她好是有动机的。不懂拒绝就会招惹许多烂桃花。”我试着剖析二人的矛盾根源。

“我操,你什么意思?”王师兄怒目相向。

“sorry,我不是在说你呀。邓璞韵年纪还小,不够成熟。你俩根本就不般配。你说你一个邮大计算机博士,毕业后无论是去高校还是进企业,年薪至少百万吧。那时候,好姑娘还不任你挑。咱实话实说,邓璞韵算不上漂亮吧?”眼前这位情种大哥明显不吃硬的,我只能来点糖衣炮弹。

“谁说找对象一定要找漂亮的?甜美的笑容可比一张冷艳的美颜好上百倍。”王师兄还真不愧是个博士,对于爱情也有相当独到的见解。

难道这天下还真有不看脸的男人?王师兄这一番话让我对他的坏印象有所改观。

“可人家姑娘似乎对你......”我不忍戳他痛处。

“呵呵,当初求我帮她进朗云时候,她可不这样。师兄长师兄短地叫着,言语中不停地暗示喜欢我。要不我也不会今天来跟她表白,蒙受如此大辱。”

“啊?”我脑袋突然嗡了一下。

王师兄又点上了一根烟。

“朗云暑期实习生在线笔试题是我帮她做的。电话面试是我在远程一字一句地指导她。这些事儿她肯定没跟你讲过吧?”

谁会把这些不光彩的事儿对外人讲呢?邓璞韵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有些崩坏。可她那股正能量满满的劲儿又不是轻易能够伪装。我不知道王师兄所言是否属实,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我内心还是更倾向邓璞韵是个好姑娘。

“那邓璞韵就更配不上你了。”对于王师兄的说辞,我虽有所怀疑,但为了平息战火,不得不违心,顺着他说。

“也甭劝了,我回去好好想想。”王师兄冷声道。

他起身离开,走到楼梯拐角处,将花扔进垃圾桶,姿势很是潇洒。临消失前,他突然回头冲我露出鬼魅一笑:“你说刚才咱俩要是干上一架该多好,多解气。”

“和为贵。”我苦笑一声。

帮人解决了一件烦心事,心境忽地明亮了起来。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准备去跟邓璞韵通报谈判结果。

(178)

事情解决地还算圆满,不能说皆大欢喜,至少没有狼烟四起。邓璞韵对我是连声感谢。走出她家大门,我隐约听到她室友说:“你师父可真牛逼。”

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了起来。然而,等我来到楼下,点亮手机屏幕,瞧见十多个未接来电以及若干条微信消息后,脸上那得意的神情瞬间就窜进了无边的黑夜之中,了无踪影。

我顿时僵住了,第一时间想起了「乐极生悲」这个成语。在这个炮火连天的节日,哦,不,在这个剪烛西窗,共话巴山夜雨的节日里,我竟然漏接了华妹十多个来电,真是罪该万死。

华妹允诺给我唱甜歌这事儿要泡汤了。非但如此,没准儿她还得冲我发一顿火。

我给华妹打去电话,以李冀同他媳妇闹别扭,我前去规劝为由,同她解释了半天。而华妹只回复了我一句:“除非你能在12点之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否则江湖再见。”

电话挂断的嘟嘟声宛若防空警报一般在我心中呼啸而过。我扫了眼手机屏幕,当前距离午夜12点还有4个小时零5分。我使出凌波微步,快速奔至家中。翻箱倒柜,找出身份证,跑到楼下,挥手拦了辆出租车。

在距离七夕结束还有3小时零18分的时候,我从北京西站上了一辆T字头的火车。火车到达老家市里大概需要两个半小时,从市火车站赶到华妹所在药店大概需要40分钟。也就是说如果行程顺利,我还有8分钟的浮动窗口。如此说来,尚有一线生机留给我。

冲动不总是魔鬼,它有时也会化作天使,召唤你去实现一些很冒险的梦。老夫已经许久不曾为爱痴狂了。

车厢内的人不是很多,上座率只一半左右。我对面坐了一位中年男士。他脱掉鞋袜,独占一排,匍匐在座位上,如案板上的咸鱼一般。从他脚丫子散发出来的臭味同咸鱼的味道还真有一拼。

餐桌上竖立着一束塑料纸包装的玫瑰花,我数了数,大概13朵。不知这位中年男士此番跋涉,是欲送惊喜的访友之旅,还是已经收获欢喜的归途之中。在这个时间点,抱着鲜花坐火车的人怕都是正在经历着一场异地恋。

为了消磨两个半小时的漫长旅途,我给李冀打去了电话,想要探听一下他们实验室王师兄的情况。在电话响了十多声之后,这厮终于摁下了接听键。

电话另一头传来播音员播新闻的声音,李冀当前应该正身处宾馆之中,佳人在怀。想当年,同住一室,他的呼噜声不知惊扰了我多少个美梦。如今,我只扰他一次春宵,并无内疚之感。

“大姚,干嘛呀,哥这正忙着呢。”李冀语气稍显不耐烦。

“冀爷,跟你打听个人。王复森是你师兄吧?这个人怎么样?”周围人都昏昏欲睡,我尽量降低嗓门。

李冀嗓门很高:“是我师兄,人不错呀,就是不怎么爱说话,有点不修边幅。你认识他?”

“啊,不认识......我是受一位猎头朋友所托。”

“猎头?哪方面的猎头?我师兄明年才找工作呀。”李冀抛来疑问。

“这......中国互联网如今大爆发,各大公司这不都在抢高端人才吗?计算机博士逐渐被重点关注,有几个大公司想要尽早发掘好苗子。”我发觉自己在编瞎话这方面还挺有天赋。

“牛逼呀。我这师兄学术能力很强,给实验室写了好几个专利呢。你把我也介绍给你那位猎头朋友呗,让他也好好地挖挖我。”

“你......还是赶紧看你的新闻吧。”

挂掉李冀电话,我开始琢磨起王师兄同我讲的那番话。如果邓璞韵真的如他描述的那般长袖善舞,这小姑娘心机可真够深的。我今后必须同她保持距离,免得被套路。

不过,今夜邓璞韵并不是我所关注的重点,华妹才是。

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有小伙伴问我有没有组织,其实有一个:胡七筒催更群。微信扫码进群有限制,加一下这个微信号:evaz0711 或扫描下面二维码加好友。这是掘金热情的运营小姐姐,她负责帮我拉人进群。感谢各位厚爱。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