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17866

程序员画像,十年沉浮

风险预警。本文属于毒鸡汤系列,经过文学渲染,读后或产生焦虑,有相关抵制者慎入。

十年,转瞬即逝,人生进入下半场。众生皆苦,万相本无。且看风云变幻,慢品苦辣酸甜。小姐姐味道微信公众号首发。

更多精彩文章。

《微服务不是全部,只是特定领域的子集》

《“分库分表" ?选型和流程要慎重,否则会失控》

这么多监控组件,总有一款适合你

《使用Netty,我们到底在开发些什么?》

《这可能是最中肯的Redis规范了》

《程序员画像,十年沉浮》

最有用系列:

《Linux生产环境上,最常用的一套“vim“技巧》

《Linux生产环境上,最常用的一套“Sed“技巧》

《Linux生产环境上,最常用的一套“AWK“技巧》


小胡,拼搏者

小胡很久没有笑过了。他在房价的次高点买了套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房子,紧接着老婆失业了,失业以后脾气变得特别的不好。 他每天都下班很晚,最近终于鼓足勇气换了份离家近的工作,来省下每天的车费。 他的技术很好,别人也是这么评价,但这次跳槽他并没有涨多少薪。心里乱乱的老觉得堵,家里环境太压抑,老母亲最近又和老婆掐了起来。 他依然每天很晚下班,心烦了就工作。老板看在眼里,给他颁发了一个拼搏者奖杯。

今天团建后他开车回家,天很晚,他把头顶在方向盘上呆了很久。推开车门,他静静伫立一刹,把一个包装袋随手扔进垃圾桶。

里面是他刚得的奖杯。

小苗,全栈培训讲师

小苗很久之前就看透了it行业。别人要淘金,他偏要卖淘金的工具。在工作2年之后,通过被培训,他果断进入培训行业,一直到现在,还出了不少书。他可以算是一个全栈培训讲师,懂的东西多如牛毛,就是不深。

“深了也没有用,简单才有市场。有能力自学的谁来培训呀”。小吴咧嘴一笑,他刚给自己镶上了金牙,灯光照耀下显得异常夺目。

小包,BAT梦

小包的学校不好,所以他很自卑,但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所以业绩很好。他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小公司经历,所以他觉得缺少点什么。随着年龄的增加,他觉得到了去大公司镀金的最后期限。 但天不遂人愿,总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事牵牵绊绊。准备了很多次面试,都不对口。他觉得在过去的这些公司,技术应该算是上等了,实在不明白这些BAT公司为什么死抠一些冷门而且明显用不着的技术。 这些公司也贱,见到他这种小公司摸打滚爬的人,就像猫见了老鼠一样,想要尽情蹂躏一番,感受一下高高在上的感觉。

“看来我只适合在小公司混啊”,小包回头按了下车钥匙,几米远的保时捷车灯亮了几下。

小殷,佛学院的梦想

对于一个不善言语的俗人来说,龙泉寺一直是小殷的一个梦想归宿,但这样的组织比Bat门槛还要高,要能力还要学历。小殷修了硕士,参读经书,在一个低很多档次的寺庙一呆就是五年,希望未来的某刻能结佛缘。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他昨天刚结婚,才休息2天,今天就要上班了。

小刘,公司终结者

“我干倒了这么多家公司”,每次小刘说到这里,都惨笑着伸出手,打着手势。这其中的背后意义,是小刘每次工作理想的破灭。 哦,这当然是骗人的,因为每次都有赔偿金。 他选的很准,每次想要弄点期权实现财务自由,可惜结果都不得愿。他的技术并不差,只是运气衰。面试填表的时候,在离职原因那一栏,他都不好意思下手,只能随意编几个说法。

“我要认真准备”,小刘不怀好意的笑笑,“进阿里看看”。

小姐姐味道微信公众号首发。

小李,理想的路上

“无论是干啥,哪怕是卖海鲜,都不会干这一行了”。小李每天都这么想。 可工作太忙了,登上公司的电梯,行尸走肉般送到自己的座位,小李就开始了一天忙碌的生活。 空闲时候,他喜欢逛知乎,看怎么快速赚钱的话题。回了家累的又什么都不想干,只好刷下抖音什么的。 时间匆匆流过,每天他都想着单干,但第二天依然灰溜溜的穿衣上班。 小李觉得,干这一行,就要了解自己的优势。他的优势就是技术,所以还得花时间学习一些烂七八糟的技术,那些叫做视野的东西。

“我还没准备妥当”,他每次都这么安慰自己,“万无一失的时候我就自己干”。

小万,互联网暴发户

“风口、风口,都是风口”,小万笑呵呵的说,“我就是那头猪”。 刚毕业,小万找工作就遇到不少的障碍。他只会两种语言的hello world。一个是c,一个是java。 随着每次碰壁,小万的态度变的无所谓起来,他进了一个刚成立的小作坊,工作内容就是整理excel,只要饱自己就行。 公司也实行过一些非人类的制度,但想到出去后还要找工作,就坚持了下来。没想到,公司在短短5年时间里就上市了,作为头部员工,他获得了不菲的回报。 他的编程水平也有进步,现在会四门语言的hello world了。

小江,坚持是无谓的等待

小江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你看好一家公司,就一直待下去,和它一直成长。苦也好,酸也罢,不亢不卑,不离不弃。 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小江前几家公司都上市了,前同事都分了不少。每次都在他离职后不久,而且是在经济好像要出现问题的时候。 他的这家公司,据说也是独角兽。虽然从前年就有离职的打算,但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他要好好的待下去,套现,走人。 但也会焦虑,和他一块来的小王,已经被劝退了,那点赔偿都不够塞牙缝的。

“坚持就是胜利,我和它死磕到底”,小江用梳子打磨着自己脱发的前额,看着镜中的自己,说。

小阮,收租快乐

小阮找这份工作,完全是因为无聊。自从村里农改拆迁划入市区之后,他就辞职出去旅游了。 最后见识到更加有钱的人的生活,认识到自己的差距后,也实在是玩腻了,就找了份工作打打牙祭。 他花了很长时间,写了非常精美的微信小程序,开了个公众号,用来收租。房客想要租房,首先得关注他的公众号。同村的七大姑八大婶有了钱以后,基本上也不着家了,他就都揽过来,替他们打点、收租,仅收取部分管理费。

“这群狗日的租客,老想着沾便宜”。他用力拍了下键盘,夹着的香烟烟灰四散,烫的小阮尖声叫骂。

小姐姐味道微信公众号首发。

小甄,奶爸

小甄真是幸福,朋友们都这么说。小甄的老婆特别牛,但孩子没人带,所以他就辞职在家带娃。这一带就带了三年。 他其实挺喜欢写代码的,但程序员工资还是低了点。比起天天在家带娃做饭,他还是比较怀念写代码。 自从辞职后,他就只用python了,主要是做一些爬虫性的脚本,分析一些问题。他庆幸自己懂互联网,所以抖音的号也做起来了。 作为一个男人,他最怕老婆有外遇,那样他就一无所有了,所以变着花样讨好老婆。 但他还是有些担心,所以总是偷偷学python。

“过几年我就去做人工智能”,小甄嘿嘿的笑起来。

小冯,兔子的艺术

企业大了,就要讲价值观。就像养狗一样,要有规矩。这时候,一些符合价值观,但没有能力的人,就上台表演了。 小冯深谙职场潜规则,老板表演他拍照,老板群里发言他点赞,老板提要求他表决心,就是不干活。 工作不就是crud么,他看的是编程之外的东西。 兔子本来就是一种悠闲的生物,他只是想要自己的一颗胡萝卜而已。

“我是马云眼中的兔子,是他们逼我这样的”。小冯对自己的定位直言不讳。

小艾,自由职业者

小艾实在是不喜欢天天挤着公交去上班的生活,所以他辞职,做了一个自由职业者。 小公司做事,大公司做人,自由职业者做什么呢? 他什么都做,哪里有钱,哪里就是他的靶子。 股市火的时候,他炒股。 比特币火的时候,他炒币。 更多的是接一些不痛不痒的活儿,勉强度日。即使这样,也是基本收个首付款,尾款根本就回不来。 最近他很焦躁。到处都在割韭菜,收入不增反减,他已经考虑再次打工了。

“我是没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和资源”,小艾不无感慨的说,“其他人做这一行,应该比我做的好”。

小吴,工作+旅行

有没有想过另外一种生活?每年换一个城市去工作,游览完毕后轻轻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小吴就是这样,当他没钱花了,就去工作。大部分时间,他都在旅行。平均每一年,他就到一个美丽的城市落脚,去品味小城的故事。 在这过程中,他选了几个比较好的城市,都购置了房产。去年为了还贷款,还变卖了一套。

“爸爸”,有一天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费尽周折找到他。他头疼的很,而且感觉自己老了。接下来何去何从,他又一次产生了迷茫。

哦,那是梦的感觉。

小裴,职业经理人

一步一步往上爬,最终成为职业经理人,是很多人的梦想。小裴很早就有这样的管理意识,他认识到自己的专业能力很容易遇到瓶颈,也认识到仅靠一己之力,并不能完成高大上的目标,所以他做的准备很早。 他的努力的目标可能和大多数程序员的不同,他培养的是影响力。这些还不够,他还缺少经理人生涯中最重要的一环:有点说得过去的成绩。 可他现在还没有,这也是他一直在这家中型公司一直待到现在的原因。努力不如借势,等公司名头响了,他就会更加值钱。

“没有成绩,我比你们还要焦虑”。他有时掏心窝子和几个亲信说,但看着他们躲闪的眼神,他不认为有人能懂他。

小宋,自己的事业

公司管理,要向传销看齐。小宋悟道之后,就经常和人分享自己的高见。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摸打滚爬,小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事业。有了自己的商业模式之后,他就很少写代码了,但经常画图进行公司的架构设计。他现在非常痴迷一种画饼的技术,他的家里供着关公。 这些二流子程序员完全不知道架构的最高境界就是架构组织和商业模式。小宋曲高和寡,经常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有些事情,你知道就好,千万不要讲出来“。他的好朋友劝他。朋友的身价已经很高了,这样的劝告很有价值,所以他最近收敛了很多。

小丁,精彩的生活

早晨6点钟,小丁一天的生活开始了。他喜欢跑步、登山、吉他、美食,就是不喜欢读书。 小丁的每一天都安排的满满的,他不是科班出身,大学是学兽医的,鬼使神差的做了写代码的工作,主要还是因为工资高点。 没办法,人聪明,编程需要的能力起点又低,小丁感觉这样的工作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工作是配角,生活才是主角”。每次看到同事加班,小丁就忍不住劝阻。

哦对了,老板马上就结婚了,他马上就可以正式的喊一声姐夫了。

小汪,孤独的行者

小汪的收入并不低,但他觉得很不幸福。高不成低不就的想法,养成了了目前单身还有点自卑的他。他本来就不喜欢捣鼓代码这份工作,最近项目老出乱子,经常被批,心理也越来越封闭。他下班时间不喜欢有人打扰,女孩子都不行。 他养了三只猫,非常温顺。养猫不同于养狗,不用出去溜,他喜欢和它们呆在一起点个外卖醉生梦死的感觉。

“这个问题我不知道”,小汪放下工作手机。猫咪脊背上毛发传来的柔软触感,让他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小祝,三线城市的希望

小祝对爱情看的很重,所以他现在呆在这个三线城市中。鸟不拉屎说不上,起码还是有些禽类的。修电脑的,就是亲戚对他的认知。 虽然在小地方,他可是有理想的,但一身本事只用了3成,就触碰到天花板了。过去几年,干倒了好几家公司,大多数是老板跑了。他现在正在琢磨动用关系,找点外包弄点外快什么的。

“互联网红利该下沉一下到三四线城市了,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盯着大街墙壁上油漆未干的红标语,小祝依然充满希望。

小郑,二线城市的焦虑

“别飘了。你爸拖关系给你找了个工作“。距离母亲5年前给他打电话,小郑在现在的单位已经呆了4年了。活少不累,每天就是喝茶谈心。代码什么的他已经忘光了,但偶尔,他还会怀念起在帝都通宵调试代码的岁月,那激情澎湃的时光。

“在哪混啊,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有时候,他凝视着夜空,不经意间还会深深的叹口气。

主要还是混的不太好。

小吴,国外技术专家

幸亏当时走出国门。小吴每次想到这里,都会对自己翘起大拇指。他是典型的技术男,也不想走什么管理路线。随着自己的技术越来越精湛,研究的内容越来越深入,资历也越来越深。相比较起来,国内的同僚就落魄的多了。

“现在,我可以干我喜欢的事情。或许等我老了,会回到我的家乡生活的“,小吴说,他在几年前就拿了绿卡。

小雷,东南亚彩博

小雷应该是走出国门里面最惨的那一批。当年,为了赚点快钱,他兴高采烈的接受了东南亚某公司的offer。结果,一封闭就是3年。在那里,他承受了超过国内三倍的工作强度,并且没有人身自由,心灵也受到了摧残。 经过一系列努力,他终于在去年逃了出来,一分钱都没拿到。

“现在,我真的能够坦然面对各种不平。世界上有很多灰暗地带,我只关心怎么去躲避“。 他直视着远方,他的眼睛非常有神。

小关,赚钱的逻辑

小关的父母都在新加坡,他每年都要飞去看望几次。在国内,他也算得上是留过学的高等人才了,当然走的是不同的路线。刚读了某名校的EMBA,然后找枪手出了几本专业的书籍。这么优秀,他还是非常的忙碌,每天只睡6小时。随着在几个大企业镀金完毕,他也顺利的注册了自己的公司。

“越脏越臭的地方,机会越大“。父母想要他出国发展,他一句话就能说服。

小孟,就喜欢外包

比起其他程序员,小孟一直做外包,他喜欢这份工作。对于职场,他有自己的生存法则。 他专找能够出差,而且补助高的工作,顺便游山玩水。他还兼职开了个网店,所以不能上网的封闭式环境他是不去的。车补、饭补、住宿,这些会搞的都是有油水的。 他最看重的是每年能够连续休息一个月以上,想怎么happy就怎么happy。

“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啊,反正房子又买不起”,小孟甚至连房子都不租,他一直在出差。哦,他还喜欢去相亲,目的不是结婚的那种。

小邬,心中的天平

小邬算是这座城市的成功人士了。通过帮忙打理亲戚的一家公司,他的人生已经开挂,薪资是远高于其他同龄人的。 自己的亲戚天天飞来飞去,一年也来不了几次。最近他学精了,招了个职业经理人前来帮忙,自己偷偷躲在办公室抱着电脑,不知道在捣鼓些啥。

“我哪点不如他啊,不就是靠运气么”。某天醉酒后,他嘴里小声呢喃着。

小顾,我爱996

小顾的生活压力是比较大的,几乎是月光。他和妻子都是独子,双方父母多病,都没有短期死亡的迹象,不是贡献者没有退休金。更要命的是没和老婆控制好,生了3个娃。 他在这家996的公司已经很长时间了,以至于他非常希望996合法化。他现在已经很少参与开发了,天天是一堆琐事,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恐惧。

“我虽然已经财务自由了,但我还是不服输,我天天下班这么晚,就是想要为理想拼搏“。小顾每次开会,都要给下属打鸡血。

服输俩字,出卖了他。

小谢,羊毛党

薅羊毛不犯法。在进局子之前,小谢也这么想,但没想到这次的动静这么大。 有奖励的地方,就有利可图。小谢入这一行时间较早,从养号到变现,整个流程都颇为熟悉。这些年来,他都比较小心,虽然也有些被反薅的经历。但每个月,还是会为他带来不菲的收益。 这次主要是太贪心,金额有点大,竟然也用了自己的支付宝账号,被别人顺藤摸瓜找到了。

"我没觉得做错了什么,都是为了生活,我有什么错?“。小谢被拘留后很不服气。

他正想着怎么做更隐秘的黑产。

小孟,转产品

技术转产品是非常容易的,还有不少优势。正因为这个理由,同时基于对代码的厌恶,小孟在三年前就转了产品。 可他有硬伤。他不太喜欢和人交流,只会默默的在背后画原型图;被怼的时候,他会特别生气,以至于一整天的心情都不好;他觉得每天都被那么多繁琐的破事给牵绊,开会、交流、项目管理,真的很烦。

“我的性格就不适合工作”,他把玩着手中的签字笔,“可我没这种命”。

最近他在看javascript,他觉得前端应该会更简单一些。

小高,一直走下坡路

小高的职业路最近一直不顺,但十年前也曾达到过巅峰。想当年,他是所有同学里最风光无限的。 回忆起他的第一次离职,他称为激流勇退。 结果离职后,除了公司光环,啥都没有。 他接着带着暴富的梦想去创业,接连黄了好几家。重回大公司的他,不得已只能做些普通的研发工作。最近更加凄惨,领导闲他的年龄大,性价比不高,正在慢慢孤立他。 他研究孙子兵法,研究毛泽东理论,觉得是因为自己创业的几年把履历给弄坏了。

“人生是场持久战,鹿死谁手未可知”。他咬了口手中的煎饼果子,咽下时能看到喉结的耸动。

小崔,会跳的猿

终于在这家公司干慢两年了。小崔舒了口气,他已经成功的挑战了自己。 过去这十年,大多数时候,每隔半年就会跳糟一次,几乎没超过1年的,公司多的自己都不能够一口气说清。刚开始的时候,他傻不拉几全部都写上,结果简历厚厚的长长的吓人。后来,他才学会了合并这些经历,最近的这些工作找的就比较顺利。 他从中得到不少好处,最明显的是薪资,翻了几翻。人又聪明,知识技能并没有拉下。

“我就奇了怪了,他们看重的到底是能力还是经历”。小崔有时候会很纳闷。

小关,专职割韭菜

小关的技术是非常棒的,但他的薪资一般。因缘巧合,认识一个做区块链的老板,一拍即合。 除了结婚,他从来没穿过西服。老板亲自带人来接,去照相馆照了张非常帅的照片,放在了公司官网上。 他的眼睛炯炯有神,自信而有魅力,他是公司的CTO,是精英。 但韭菜涨的有点慢,他就开直播,以技术的角度来解析区块链的好处。老板则以投资的角度讲解ICO的魅力。 他好想吃一张喷香喷香的韭菜饼啊。

“不赌一把,你都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小关若有所思。

小贝,上车容易下车难

贝总,是大家对小贝的称呼。他们不知道,这称呼后所带的无奈。 小贝是四年前到的这家公司。鉴于看好公司的发展模式,他技术入股,老板承诺了股份,但并没有签署任何协议。 2年前,公司因财务紧张,在领导的忽悠下,他先后投入了200w资金,这部分老板倒是给他折合成书面股份了,但占比很小。 每次和老板谈他的技术入股股份,老板都闪烁其词,他也不好追问。但看到网上越来越多的毁约,他的心头也有不少焦虑。他的履历并不算好,上市前老板透露有美化一下管理层的需求,他就更加担心。

“我要离职,他起码得把200w资金的股份给我吧。况且,我们的交情...” 小贝现在开始研究法律书籍了。

小钟,猝死

小钟兢兢业业的工作,他是最努力的那一个。公司有绩效机制,他想多赚点钱。楼下是地铁,公司楼下也是,直通的那种。他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太阳了。 有一天晚上公司出了生产事故,他的手机叮叮叮响个不停,但他再也没有起床。 死在了家里,据说是猝死。

“公司压榨员工,必须给出合理的赔偿”!,小钟的爱人双眼欲泪,旁边小推车里躺着他们一岁的儿子。阳光暖洋洋的,他半睁着双眼,好奇的看着这个世界。

前几天,他还刚给儿子买了《少儿学编程》系列,这是他最后的期望。

END

人生的目的从来不是享受,也不是承受,而是体验。你的每一次选择,都有自己的理由。你的每一个理由,都会让你热泪盈眶。 愿下个10年,大家依然安好。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