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66

蚂蚁金服褚霸:敲最牛的代码,骑最野的车

你印象中的程序员是怎样的群体?随着全民互联网的发展,程序员这个群体快速走进大众视野,在新闻和影视剧中,他们被贴上各种标签:双肩包、格子衫、拖鞋、秃顶、刻板、木讷、单身……热搜新闻“996.ICU”更是道出了万千程序员的苦恼,编程和年龄像一张急剧收缩的大网,不仅带走了程序员的生活,还带走了程序员曾经浓密茂盛的头发……但是,你身边的程序员真是这样吗?

他是一位技术大神,曾带领阿里云数据库团队做到国内云数据库顶尖水平。

他曾是网易第 25 号员工,还曾包揽了迅雷的前端。

他是一位非典型的程序员:喜欢骑重型机车,痴迷摄影,热爱旅行、打卡过 30 多个国家,喜欢看时尚杂志,喜欢收集各种萌萌的玩偶......

他是褚霸,真名余锋,江湖人称“霸爷”,是我们本季二叉树视频第二位登场嘉宾,他畅然游离于程序员群体所谓的标签世界之外,追寻自己的机车与远方。

今天的大神,小时候的“学渣”

读书时期的褚霸,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学渣。

上小学时,有一门功课考试得了 18 分,卷子发下来,褚霸误把“18”看成了“78”,他心想,78 分还不错,就兴冲冲拿回家找家长签名去了。结果回到家,父亲一个巴掌拍过来。事后褚霸才反应过来,原来看错了。

很魔性地是,自那之后,褚霸爱上了“7”这个数字,他有自己的一套逻辑“60 分有点险,80 多分需要付出很多努力,70 多分是最省事的“。褚霸还很喜欢考试突击,他觉得这个时候的投资回报比是最好的,花最少的精力可以拿到最好的结果,这个习惯从小学一直延续到大学,屡试不爽。

整个高三一年,褚霸几乎没怎么在学校露过面,就连高考志愿都是同桌帮忙填的,因为懵懂的选了服从调剂,他只好去了离家数千公里外的东北上大学。大学时的褚霸玩的更“高级”了,为了吸引妹子注意,他把自己打扮成潮男,留长发、蓄胡子。

大二的某一天,褚霸突然灵光一现:要不写个小球病毒?。

说干就干,但是写病毒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因为种种限制,只有一种可操作的办法——从杀毒软件反推出病毒的写法。褚霸跑到哈尔滨买回了杀病毒的书,整整花了一个学期终于把小球病毒做了出来。

在褚霸生日的那天,他正式启动了这个小球病毒:一个个球状的病毒,伴随着音乐,在电脑屏幕上弹来弹去......

后来褚霸又写了很多病毒,每隔两天就更新一次,以致一个杀毒公司专门来找他收集标本,还给了他起了一个有趣的绰号“病毒机”。

时隔几十年后,再回忆起那段“学渣”的日子,褚霸感慨良多,他坦言,没有什么后悔的,反而充满感激,“我觉得那个时候没什么压力,有大把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发自内心的喜欢、满怀兴趣并不惜一切把一件事做到极致,这是我最大的收获。”

缘起:13岁偷骑父亲借的机车被“猛揍”

褚霸从小是在农村长大的。

那个年代,农村最主要的交通方式是步行,再高端一点是骑自行车,上中学时,褚霸拥有了一辆自行车,他每天放学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拆自行车,在一两个小时里把它全拆了,然后再装上去,装的过程中还要想办法对各个模块进行调优。

一堆铁最后“变”成了一辆自行车?褚霸觉得有意思极了。

那摩托车加点油进去就能发动起来跑,岂不是更有意思?褚霸对摩托车的发动机很好奇,他老想去骑一下试试。

很快,一个机会来了,褚霸的父亲从朋友那借了一辆摩托车。父亲骑的时候,他就在一旁观察怎么骑的。有一天父亲刚进屋,正坐下来喝茶聊天的功夫,褚霸瞅准机会,把摩托车的钥匙“摸”走了,接着摇摇晃晃地把车骑走了。

结局有点“惨”,被父亲抓住,又是一顿“猛揍”。

那一年,褚霸 13 岁。从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后,褚霸就跟机车结下了不解之缘。到现在,褚霸骑机车也有快 30 年了,“我也算是‘老司机’了”,他笑着说道。

现在,骑机车已经成为了褚霸生活的一部分。他日常都骑机车上下班,周末时,他会骑机车去郊区骑上三四百公里。他曾一个人骑机车自驾 8000 多公里,川藏线、青藏线、新藏线上都留下过他的足迹。

相对来说,骑机车是一项比较危险的运动,尤其是一些速度较快的重型机车,父亲也曾因担忧安全而劝他放弃。

“哥,你多大了?”

妹妹的一句话让褚霸意识到,想做什么都要趁早。“一生其实是很短的,喜欢什么不要去等待,要马上去做,现在就要去做。”

机车的速度、激情与安静的 Coding

程序员在 coding 时往往需要安静的状态,而机车则充满速度与激情,这两种看似截然相反的状态,在褚霸这里,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与互通。

在褚霸看来,机车跟编程有一些东西很像。机车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加速,在一瞬间,整个肾上腺就会被调动起来,这种感觉很特别,没有骑过机车的人可能体会不到。机车速度一旦过高就非常危险,不过只要足够小心、技能足够好,这种风险是可控的,同时又能享受到高速带来的快感。


很多时候,编程所做的工作是创造性的,甚至“前无古人”,很多东西不确定到最后能不能做出来,做出来后能不能用,跟机车类似具有不可控性。但一旦在众多不确定性之下继续做了,事成后便有莫大的成就感。

从某种角度看,机车和编程都很“灵活”,机车是一种灵活性的交通方式,尤其在堵车的时候,它的灵活就体现出来了。而在如今技术变革日新月异的时代,编程技术、能力也需要与时俱进。

机车给褚霸的生活带来了不一样的色彩。褚霸认为机车是一项可以让人变得更有趣、更有意思的爱好。即便在不开心的时候,机车也能迅速帮助调整状态,让他满血复活。通过机车,褚霸还认识了一群同样热爱机车的伙伴。


褚霸很享受一个人骑着机车在空旷无人的道路上飞驰的感觉,“骑机车是一种很好的放松方式,它(让人)暴露在空气中,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风吹着身体的感觉,脑袋里放空一切,整个人处在高度放松的一个状态。”

当一个工具变成你身体一部分的时候,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发生。褚霸已经锻炼出了一种超强的速度感知能力,不用看码表也知道速度是多少。

你不能阻止别人给你贴标签,但至少可以..

关于褚霸,江湖上有许多传说和标签:“霸爷”、“第一代技术网红” 、“数据库大神”.....

褚霸对这些标签看得很淡:

每个标签都是某一段时期呈现给外界的一种“快照”,于我自己而言,它也陪伴和见证了我某一段时期的生活轨迹。但这不代表,我给外界的印象未来不会变,生活在不停变化,人的一生中会接触很多的人,每天也在认识新的朋友,他们可能是以今天的我做考量、认知而改变印象,因此我认为要与时俱进,不停地往前走。但那些已经留下的印象或标签,具体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那些人曾经陪你见证过一段经历,也不需要去改变什么,因为自然规律就是这样的。

从褚霸个人延伸到广大的程序员群体,一个被各种标签环绕的群体:高薪、996、格子衫、秃头......


对于别人给程序员贴标签这种现象,褚霸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你不能阻止别人给你贴什么样的标签,那是别人的权利。但你至少可以去做一些事情,让别人改变这种固化的印象。大的改变往往都是从很小的地方开始的,其实每个人都有空间去做得更好,因此我认为,还是要回到自己身上去做一些努力。

在褚霸的团队里,有不少标签所指的典型程序员,有人一年四季就穿公司发的文化衫,有人从头到脚格子衫、人字拖齐活儿....

这并非不好,对程序员来说,他也许还觉得这样的状态挺好的,但换一种方式去看问题,如果穿得更时尚,今天的工作状态是不是更好?写代码的效率会不会更高?因此,褚霸也时常“点拨”一下团队的兄弟,鼓励他们按照“你想成为的人”穿搭,做一些改变。

结语

70 后的褚霸自称是一个“好奇宝宝”,他对任何事情都感到好奇,你可能想象不到,他还喜欢收集萌萌的玩偶。有时候,他还有一些天马星空的发现和思考:为什么 P 级越高的程序员格子衫上的格子越小?

他一直自在洒脱地游离于外界对程序员固化的标签之外,探索不一样的世界,除了机车之外,他还喜欢摄影,热爱旅行、走遍了 30 多个国家,最近,他还准备去把小型飞机驾驶证考下来。

褚霸不喜欢给自己设限,但凡他喜欢的,一定要玩到极致。采访中,他提到自己最近在频繁读书,每逢工作间隙便见缝插针地阅读,他什么书都读,历史学、心理学、甚至解剖学....


他说,一个人变成熟的标志是要更加包容,接纳这个世界除了有黑有白,还要有灰的过渡。读书让褚霸跳出了程序员的惯性思维看世界,他认为程序员不能仅仅呆在程序的世界里,还要学会理解历史、理解政治、理解社会(学)......

最近一股子中年危机的浓浓焦虑感在程序员圈里蔓延,关于这个问题,褚霸的例子或许就是一个答案:不要给自己设置边界,永远保持好奇心、不断学习,用新的东西来武装自己。

我觉得我最大的特点是比较爱学习,会不断做改变,不断去接受新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自己还比较年轻。— — 褚霸

视频链接:v.qq.com/x/page/b091…

活动推荐

一年一度的杭州云栖大会就要来了!在大会第三天,蚂蚁金服将首次公开硬核金融技术,包括金融级云原生理念、共享智能、安全计算、融合计算等,还有图计算、SQLFlow等技术实践,欢迎关注。扫描二维码查看详情~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