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13196

将 React 渲染到嵌入式液晶屏

我们都知道,React 最大的卖点之一,就是 Learn once, write anywhere 的通用性。但如何才能在浏览器之外,甚至在 Node.js 之外,用 React 渲染 UI 呢?本文将带你用 React 直通嵌入式驱动层,让现代前端技术与古老的硬件无缝结合。

背景概述

本次我们的渲染目标,是一块仅 0.96 寸大的点阵液晶屏,型号为 SSD1306。它的分辨率仅 128x64,你可能在早期黑白 MP3 时代用它滚动播放过歌词。这块芯片到底有多小呢?我拍了张实物对比图:

一般的 PC 显然不会直接支持这种硬件,因此我们需要嵌入式的开发环境——我选择了最方便的树莓派。

虽然树莓派已经具备了完善的 Python 和 Node.js 等现成的语言环境,但我希望挑战极限,按照「能够将 React 运行在最低配置的硬件环境上」的方式来做技术选型。为此我寻找的是面向嵌入式硬件的超轻量 JS 解释器,来替代浏览器和 Node.js 上较为沉重的 V8。最后我选择了 QuickJS,一个年轻但系出名门的 JS 引擎。

所以简单说,我们的目标是打通 React → QuickJS → 树莓派 → SSD1306 芯片这四个体系。这个初看起来困难的目标,可以拆分为如下的几个步骤:

  • 将 React 移植到嵌入式 JS 引擎上
  • 基于 C 语言驱动硬件
  • 为 JS 引擎封装 C 语言扩展
  • 实现 React 渲染后端

上面的每一步虽然都不算难,但也都足够写篇独立的技术博客了。为保持可读性,本文只能尽量覆盖核心概念与关键步骤。不过我可以先向你保证,最后的整个项目不仅代码足够简单,还是自由而开源的。

让我们开始吧!

将 React 移植到嵌入式 JS 引擎上

其实,QuickJS 并不是唯一的嵌入式 JS 引擎,之前社区已有 DukTape 和 XS 等不少面向 IoT 硬件的 JS 引擎,但一直不温不火。相比之下 QuickJS 最吸引我的地方,有这么几点:

  • 几乎完整的 ES2019 支持。从 ES Module 到 async 和 Proxy,这些我们早已习惯的 Modern JS 语法,都是 QuickJS 已经支持,并通过了 Test262 测试的。相比之下,其他嵌入式 JS 引擎连 ES6 的支持都未必足够。
  • 轻便灵活、可嵌入性强。很多前端同学喜欢深入研究的 V8 引擎,其实连自己编译一份都相当困难。相比之下 QuickJS 无任何依赖,一句 make 就能编译好,二进制体积不到 700KB,也非常容易嵌入各类原生项目。
  • 作者的个人实力。作者 Fabrice Bellard 对我来说是神级的存在。像安卓模拟器底层的 QEMU 和音视频开发者必备的 FFmpeg,都是他创造的杰作。每当我技术有些进步,访问他的 Home Page 时总能让我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渺小。

但是,QuickJS 毕竟还只是个刚发布几个月的新项目而已,敢于尝鲜的人并不多。即便通过了各种单元测试,它真的能稳定运行起 React 这样的工业级 JS 项目吗?这是决定这条技术路线可行性的关键问题。

为此,我们当然需要先实际用上 QuickJS。它的源码是跨平台的,并非只能在 Linux 或树莓派上运行。在我的 macOS 上,拉下代码一套素质三连即可:

cd quickjs
make
sudo make install
复制代码

这样,我们就可以在终端输入 qjs 命令来进入 QuickJS 解释器了。只要形如 qjs foo.js 的形式,即可用它执行你的脚本。再加上 -m 参数,它就能支持载入 ES Module (ESM) 形式的模块,直接运行起整个模块化的 JS 项目了。

注意,在 QuickJS 中使用 ESM 时,必须给路径加上完整的 .js 后缀。这和浏览器中对直接加载 ESM 的要求是一致的。

不过,QuickJS 并不能直接运行「我们日常写的那种 React」,毕竟标签式的 JSX 只是方言,不是业界标准。怎么办呢?作为变通,我引入了辅助的 Node.js 环境,先用 Rollup 打包并转译 JSX 代码为 ESM 格式,再交给 QuickJS 执行。这个辅助环境的 node_modules 体积只有 10M 不到,具体配置不再赘述。

很快关键的一步就来了,你觉得 qjs react.js 真的能用吗?这时就体现出 React 的设计优越性了——早在两年前 React 16.0 发布时,React 就在架构上分离了上层的 react 和下层的默认 DOM 渲染器 react-dom,它们通过 react-reconciler 封装的 Fiber 中间层来连接。react 包没有对 DOM 的依赖,是可以独立在纯 JS 环境下运行的。这种工程设计虽然增大了整体的项目体积,但对于我们这种要定制渲染后端的场合则非常有用,也是个 React 比 Vue 已经领先了两年有余的地方。如何验证 React 可用呢?编写个最简单的无状态组件试试就行了:

import './polyfill.js'
import React from 'react'

const App = props => {
  console.log(props.hello)
  return null
}

console.log(<App hello={'QuickJS'} />)
复制代码

注意到 polyfill.js 了吗?这是将 React 移植到 QuickJS 环境所需的兼容代码。看起来这种兼容工作可能很困难,但其实非常简单,就像这样:

// QuickJS 约定的全局变量为 globalThis
globalThis.process = { env: { NODE_EMV: 'development' } }
globalThis.console.warn = console.log
复制代码

这么点代码由 Rollup 打包后,执行 qjs dist.js 即可获得这样的结果:

$ qjs ./dist.js
QuickJS
null
复制代码

这说明 React.createElement 能正确执行,Props 的传递也没有问题。这个结果让我很兴奋,因为即使停在这一步,也已经说明了:

  • QuickJS 完全可以直接运行工业界中 Battle-Tested 的框架。
  • npm install react 的源码,能够一行不改地运行在符合标准的 JS 引擎上。

好了,QuickJS 牛逼!React 牛逼!接下来该干嘛呢?

基于 C 语言驱动硬件

我们已经让 React 顺利地在 QuickJS 引擎上执行了。但别忘了我们的目标——将 React 直接渲染到液晶屏!该如何在液晶屏上渲染内容呢?最贴近硬件的 C 语言肯定是最方便的。但在开始编码之前,我们需要搞明白这些概念:

  • 要想控制 SSD1306 这块芯片,最简单的方式是通过 I2C 通信协议。这就和 U 盘支持 USB 协议是一个道理。
  • 一般的 PC 主板上没有 I2C 接口,但树莓派上有,只要连接几个针脚就行。
  • 连接了支持 I2C 的设备后,就可以在操作系统中控制它了。我们知道 Linux 里一切皆文件,因此这个屏幕也会被当成文件,挂载到 /dev 目录下。
  • 对于文件,只需通过 C 语言编写 Unix 的 open / write 等系统调用,就能读写控制了。不过 I2C 显示屏毕竟不是普通文件,是通过 Linux 内核里的驱动控制的。为此我们需要安装 libi2c-dev 这个包,以便在用户态通过 ioctl 系统调用来控制它。

我们首先需要将屏幕芯片连接到树莓派上。方法如下(树莓派引脚号可以用 pinout 命令查看):

  • 芯片 Vcc 端接树莓派 1 号引脚,这是 3.3V 的电源输入
  • 芯片 Gnd 端接树莓派 14 号引脚,这是地线
  • 芯片 SCL 端接树莓派 5 号引脚,这是 I2C 规范的 SCL 口
  • 芯片 SDA 端接树莓派 3 号引脚,这是 I2C 规范的 SDA 口

连接好之后,大概是这样的:

然后,在树莓派「开始菜单」的 System Configuration 中,启用 Interface 中的 I2C 项(这步也能敲命令处理)并重启,即可启用 I2C 支持。

硬件和系统都配置好之后,我们来安装 I2C 的一些工具包:

sudo apt-get install i2c-tools libi2c-dev
复制代码

如何验证上面这套流程 OK 了呢?使用 i2cdetect 命令即可。如果看到下面这样在 3c 位置有值的结果,说明屏幕已经正确挂载了:

$ i2cdetect -y 1
     0  1  2  3  4  5  6  7  8  9  a  b  c  d  e  f
00:          -- -- -- -- -- -- -- -- -- -- -- -- --
10: -- -- -- -- -- -- -- -- -- -- -- -- -- -- -- --
20: -- -- -- -- -- -- -- -- -- -- -- -- -- -- -- --
30: -- -- -- -- -- -- -- -- -- -- -- -- 3c -- -- --
40: -- -- -- -- -- -- -- -- -- -- -- -- -- -- -- --
50: -- -- -- -- -- -- -- -- -- -- -- -- -- -- -- --
60: -- -- -- -- -- -- -- -- -- -- -- -- -- -- -- --
70: -- -- -- -- -- -- -- --
复制代码

环境配置完成后,我们就可以编写用 open / write / ioctl 等系统调用来控制屏幕的 C 代码了。这需要对 I2C 通信协议有些了解,好在有不少现成的轮子可以用。这里用的是 oled96 库,基于它的示例代码大概这样:

// demo.c
#include <stdint.h>
#include <string.h>
#include <stdio.h>
#include <stdlib.h>
#include <unistd.h>
#include "oled96.h"

int main(int argc, char *argv[])
{
    // 初始化
    int iChannel = 1, bFlip = 0, bInvert = 0;
    int iOLEDAddr = 0x3c;
    int iOLEDType = OLED_128x64;
    oledInit(iChannel, iOLEDAddr, iOLEDType, bFlip, bInvert);

    // 清屏后渲染文字和像素
    oledFill(0);
    oledWriteString(0, 0, "Hello OLED!", FONT_SMALL);
    oledSetPixel(42, 42, 1);

    // 在用户输入后关闭屏幕
    printf("Press ENTER to quit!\n");
    getchar();
    oledShutdown();
}
复制代码

这个示例只需要 gcc demo.c 命令就能运行。不出意外的话,运行编译产生的 ./a.out 即可点亮屏幕。这一步编写的代码也很浅显易懂,真正较复杂的地方在于 oled96 驱动层的通信实现。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读读它的源码噢。

为 JS 引擎封装 C 语言扩展

现在,React 世界和硬件世界分别都能正常运转了。但如何连接它们呢?我们需要为 QuickJS 引擎开发 C 语言模块。

QuickJS 中默认内置了 osstd 两个原生模块,比如我们司空见惯的这种代码:

const hello = 'Hello'
console.log(`${hello} World!`)
复制代码

其实在 QuickJS 中也能换成这样写:

import * as std from 'std'

const hello = 'Hello'
std.out.printf('%s World!', hello)
复制代码

有没有种 C 语言换壳的感觉?这里的 std 模块其实就是作者为 C 语言 stdlib.hstdio.h 实现的 JS Binding。那我如果想自己实现其他的 C 模块,该怎么办呢?官方文档大手一挥,告诉你「直接照我的源码来写就行」——敢把核心源码当作面向小白的示例,可能这就是大神吧。

一番折腾后,我发现 QuickJS 在接入原生模块时的设计,非常的「艺高人胆大」。首先我们要知道的是,在 qjs 之外,QuickJS 还提供了个 qjsc 命令,能将一份写了 Hello World 的 hello.js 直接编译到二进制可执行文件,或者这样的 C 代码:

/* File generated automatically by the QuickJS compiler. */
#include "quickjs-libc.h"
const uint32_t qjsc_hello_size = 87;
const uint8_t qjsc_hello[87] = {
 0x01, 0x04, 0x0e, 0x63, 0x6f, 0x6e, 0x73, 0x6f,
 0x6c, 0x65, 0x06, 0x6c, 0x6f, 0x67, 0x16, 0x48,
 0x65, 0x6c, 0x6c, 0x6f, 0x20, 0x57, 0x6f, 0x72,
 0x6c, 0x64, 0x22, 0x65, 0x78, 0x61, 0x6d, 0x70,
 0x6c, 0x65, 0x73, 0x2f, 0x68, 0x65, 0x6c, 0x6c,
 0x6f, 0x2e, 0x6a, 0x73, 0x0d, 0x00, 0x06, 0x00,
 0x9e, 0x01, 0x00, 0x01, 0x00, 0x03, 0x00, 0x00,
 0x14, 0x01, 0xa0, 0x01, 0x00, 0x00, 0x00, 0x39,
 0xd0, 0x00, 0x00, 0x00, 0x43, 0xd1, 0x00, 0x00,
 0x00, 0x04, 0xd2, 0x00, 0x00, 0x00, 0x24, 0x01,
 0x00, 0xcc, 0x28, 0xa6, 0x03, 0x01, 0x00,
};

int main(int argc, char **argv)
{
  JSRuntime *rt;
  JSContext *ctx;
  rt = JS_NewRuntime();
  ctx = JS_NewContextRaw(rt);
  JS_AddIntrinsicBaseObjects(ctx);
  js_std_add_helpers(ctx, argc, argv);
  js_std_eval_binary(ctx, qjsc_hello, qjsc_hello_size, 0);
  js_std_loop(ctx);
  JS_FreeContext(ctx);
  JS_FreeRuntime(rt);
  return 0;
}
复制代码

你的 Hello World 去哪了?就在这个大数组的字节码里呢。这里一些形如 JS_NewRuntime 的 C 方法,其实就是 QuickJS 对外 API 的一部分。你可以参考这种方式,在原生项目里接入 QuickJS——真正的大神,即便把自己的代码编译一遍,还是示例级的教程代码。

搞懂这个过程后不难发现,QuickJS 中最简单的原生模块使用方式,其实是这样的:

  1. qjsc 将全部 JS 代码,编译成 C 语言的 main.c 入口
  2. 依次将你的各个 C 源码,用 gcc -c 命令编译为 .o 格式的目标文件
  3. 编译 main.c 并链接上这些 .o 文件,获得最终的 main 可执行文件

看懂了吗?这个操作的核心在于先把 JS 编译成普通的 C,再在 C 的世界里链接各种原生模块。虽然有些奇幻,但好处是这样不需要魔改 QuickJS 源码就能实现。按这种方式,我基于 oled96 实现了个名为 renderer.c 的 C 模块,它会提供名为 renderer 的 JS 原生模块。其整体实现大致是这样的:

// 用于初始化 OLED 的 C 函数
JSValue nativeInit(JSContext *ctx, JSValueConst this_val, int argc, JSValueConst *argv)
{
    const int bInvert = JS_ToBool(ctx, argv[0]);
    const int bFlip = JS_ToBool(ctx, argv[1]);
    int iChannel = 1;
    int iOLEDAddr = 0x3c;
    int iOLEDType = OLED_128x64;
    oledInit(iChannel, iOLEDAddr, iOLEDType, bFlip, bInvert);
    oledFill(0);
    return JS_NULL;
}

// 用于绘制像素的 C 函数
JSValue nativeDrawPixel(JSContext *ctx, JSValueConst this_val, int argc, JSValueConst *argv)
{
    int x, y;
    JS_ToInt32(ctx, &x, argv[0]);
    JS_ToInt32(ctx, &y, argv[1]);
    oledSetPixel(x, y, 1);
    return JS_NULL;
}

// 定义 JS 侧所需的函数名与参数长度信息
const JSCFunctionListEntry nativeFuncs[] = {
    JS_CFUNC_DEF("init", 2, nativeInit),
    JS_CFUNC_DEF("drawPixel", 2, nativeDrawPixel)};

// 其他的一些胶水代码
// ...
复制代码

整个包含了 C 模块的项目编译步骤,如果手动执行则较为复杂。因此我们选择引入 GNU Make 来表达整个构建流程。由于是第一次写 Makefile,这个过程对我有些困扰。不过搞懂原理后,它其实也没那么可怕。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自己查看后面开源仓库地址中的实现噢。

只要上面的 C 模块编译成功,我们就能用这种前端同学们信手拈来的 JS 代码,直接驱动这块屏幕了:

// main.js
import { setTimeout } from 'os'
import { init, clear, drawText } from 'renderer'

const wait = timeout =>
  new Promise(resolve => setTimeout(resolve, timeout))

;(async () => {
  const invert = false
  const flip = false
  init(invert, flip)
  clear()
  drawText('Hello world!')
  await wait(2000)

  clear()
  drawText('Again!')
  await wait(2000)

  clear()
})()
复制代码

其实,很多树莓派上著名的 Python 模块,也都为你做好了这一步。那为什么要用 JS 重新实现一遍呢?因为只有 JS 上才有 Learn once, write anywhere 的 React 呀!让我们走出最后一步,将 React 与这块液晶屏连接起来吧。

实现 React 渲染后端

为 React 实现渲染后端,听起来是件非常高大上的事情。其实这玩意很可能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社区也有 Making a custom React renderer 这样不错的教程,来告诉你如何从零到一地实现自己的渲染器。不过对我来说,光有这份教程还有些不太够。关键在于两个地方:

  1. 这份教程只将 React 渲染到静态的 docx 格式,不支持能持续更新的 UI 界面。
  2. 这份教程没有涉及接入 React Native 式的原生模块。

这两个问题里,问题 2 已经在上面基本解决了:我们手里已经有了个用 JS 调一次就能画些东西的原生模块。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该如何实现一个支持按需更新的 React 渲染后端呢?

我选择的基本设计,是将整个应用分为三个宏观角色:

  • 事件驱动的 React 体系
  • 维护原生屏幕状态的容器
  • 固定帧率运行的渲染 Main Loop

这些体系是如何协调工作的呢?简单来说,当用户事件触发了 React 中的 setState 后,React 不仅会更新自身的状态树,还会在原生状态容器中做出修改和标记。这样在 Main Loop 的下一帧到来时,我们就能根据标记,按需地刷新屏幕状态了。从事件流向的视角来看,整体架构就像这样:

图中的 Native State Container 可以理解为浏览器真实 DOM 这样「不难直接写 JS 操控,但不如交给 React 帮你管理」的状态容器。只要配置正确,React 就会单向地去更新这个容器的状态。而一旦容器状态被更新,这个新状态就会在下一帧被同步到屏幕上。这其实和经典的生产者 - 消费者模型颇为类似。其中 React 是更新容器状态的生产者,而屏幕则是定时检查并消费容器状态的消费者。听起来应该不难吧?

实现原生状态容器和 Main Loop,其实都是很容易的。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该如何配置好 React,让它自动更新这个状态容器呢?这就需要使用大名鼎鼎的 React Reconciler 了。要想实现一个 React 的 Renderer,其实只要在 Reconciler 的各个生命周期勾子里,正确地更新原生状态容器就行了。从层次结构的视角来看,整体架构则是这样的:

可以认为,我们想在 React 中拿来使用的 JS Renderer,更像是一层较薄的壳。它下面依次还有两层重要的结构需要我们实现:

  • 一个实现了原生状态容器和原生渲染 Loop 的 Adapter 适配层
  • 真正的 C 语言 Renderer

React 所用的 Renderer 这层壳的实现,大致像这样:

import Reconciler from 'react-reconciler'
import { NativeContainer } from './native-adapter.js'

const root = new NativeContainer()
const hostConfig = { /* ... */ }
const reconciler = Reconciler(hostConfig)
const container = reconciler.createContainer(root, false)

export const SSD1306Renderer = {
  render (reactElement) {
    return reconciler.updateContainer(reactElement, container)
  }
}
复制代码

其中我们需要实现个 NativeContainer 容器。这个容器大概是这样的:

// 导入 QuickJS 原生模块
import { init, clear, drawText, drawPixel } from 'renderer'
// ...

export class NativeContainer {
  constructor () {
    this.elements = []
    this.synced = true
    // 清屏,并开始事件循环
    init()
    clear()
    mainLoop(() => this.onFrameTick())
  }
  // 交给 React 调用的方法
  appendElement (element) {
    this.synced = false
    this.elements.push(element)
  }
  // 交给 React 调用的方法
  removeElement (element) {
    this.synced = false
    const i = this.elements.indexOf(element)
    if (i !== -1) this.elements.splice(i, 1)
  }
  // 每帧执行,但仅当状态更改时重新 render
  onFrameTick () {
    if (!this.synced) this.render()
    this.synced = true
  }
  // 清屏后绘制各类元素
  render () {
    clear()
    for (let i = 0; i < this.elements.length; i++) {
      const element = this.elements[i]
      if (element instanceof NativeTextElement) {
        const { children, row, col } = element.props
        drawText(children[0], row, col)
      } else if (element instanceof NativePixelElement) {
        drawPixel(element.props.x, element.props.y)
      }
    }
  }
}
复制代码

不难看出这个 NativeContainer 只要内部元素被更改,就会在下一帧调用 C 渲染模块。那么该如何让 React 调用它的方法呢?这就需要上面的 hostConfig 配置了。这份配置中需要实现大量的 Reconciler API。对于我们最简单的初次渲染场景而言,包括这些:

appendInitialChild () {}
appendChildToContainer  () {} // 关键
appendChild () {}
createInstance () {} // 关键
createTextInstance () {}
finalizeInitialChildren () {}
getPublicInstance () {}
now () {}
prepareForCommit () {}
prepareUpdate () {}
resetAfterCommit () {}
resetTextContent () {}
getRootHostContext () {} // 关键
getChildHostContext () {}
shouldSetTextContent () {}
useSyncScheduling: true
supportsMutation: true
复制代码

这里真正有意义的实现基本都在标记为「关键」的项里。例如,假设我的 NativeContainer 中具备 NativeText 和 NativePixel 两种元素,那么 createInstance 勾子里就应该根据 React 组件的 type 来创建相应的元素实例,并在 appendChildToContainer 勾子里将这些实例添加到 NativeContainer 中。具体实现相当简单,可以参考实际代码。

创建之后,我们还有更新和删除元素的可能。这至少对应于这些 Reconciler API:

commitTextUpdate () {}
commitUpdate () {} // 关键
removeChildFromContainer () {} // 关键
复制代码

它们的实现也是同理的。最后,我们需要跟 Renderer 打包提供一些「内置组件」,就像这样:

export const Text = 'TEXT'
export const Pixel = 'PIXEL'
// ...
export const SSD1306Renderer = {
  render () { /* ... */ }
}
复制代码

这样我们从 Reconciler 那里拿到的组件 type 就可以是这些常量,进而告知 NativeContainer 更新啦。

到此为止,经过这全部的历程后,我们终于能用 React 直接控制屏幕了!这个 Renderer 实现后,基于它的代码就相当简单了:

import './polyfill.js'
import React from 'react'
import { SSD1306Renderer, Text, Pixel } from './renderer.js'

class App extends React.Component {
  constructor () {
    super()
    this.state = { hello: 'Hello React!', p: 0 }
  }

  render () {
    const { hello, p } = this.state
    return (
      <React.Fragment>
        <Text row={0} col={0}>{hello}</Text>
        <Text row={1} col={0}>Hello QuickJS!</Text>
        <Pixel x={p} y={p} />
      </React.Fragment>
    )
  }

  componentDidMount () {
    // XXX: 模拟事件驱动更新
    setTimeout(() => this.setState({ hello: 'Hello Pi!', p: 42 }), 2000)
    setTimeout(() => this.setState({ hello: '', p: -1 }), 4000)
  }
}

SSD1306Renderer.render(<App />)
复制代码

渲染结果是这样的:

别看显示效果似乎貌不惊人,这几行文字的出现,标准着 JSX、组件生命周期勾子和潜在的 Hooks / Redux 等现代的前端技术,终于都能直通嵌入式硬件啦——将 React、QuickJS、树莓派和液晶屏连接起来的尝试,到此也算是能告一段落了。拜 QuickJS 所赐,最终包括 JS 引擎和 React 全家桶在内的整个二进制可执行文件体积,只有 780K 左右

资源

上面涉及的整个项目代码示例,都在公开的 react-ssd1306 仓库中(如果你觉得有意思,来个 star 吧)。再附上些过程中较有帮助的参考链接:

后记

如果你坚持到了这里,那真是辛苦你啦~这篇文章的篇幅相当长,涉及的关键点也可能比较分散——重点到底是如何使用 QuickJS、如何编写 C 扩展,还是如何定制 React Reconciler 呢?似乎都很重要啊(笑)。不过这个过程折腾下来,确实给了我很多收获。许多以前只是听说过,或者觉得非常高大上的概念,自己动手做过之后才发现并没有那么遥不可及。其他的一些感想大概还有:

  • 有了这么方便的嵌入式 JS 引擎,Web 技术栈可以更好地走出浏览器啦
  • 树莓派真的很有趣,配合 VSCode Remote 更是高效。非常推荐入手玩玩
  • I2C 的性能瓶颈真的很明显,整个系统的优化光在 React 侧做肯定还不够
  • 运行 React 的「最低配置」是多少呢?一定比 Node.js 的最低配置低得多吧

其实从我日常切图的时候起,我就喜欢弄些「对业务没什么直接价值」的东西,比如:

这次的 react-ssd1306 项目里,驱使我的动力和造这些轮子时也是相似的。为什么不好好写业务逻辑,非要搞这些「没有意义」的事呢?

Because we can.

我主要是个前端开发者。如果你对 Web 结构化数据编辑、WebGL 渲染、Hybrid 应用开发,或者计算机爱好者的碎碎念感兴趣,欢迎关注我,或者我的公众号 color-album 噢 :)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