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250

【科创人·独家】MegaEase左耳朵耗子陈皓复盘创业:第一年盈利被当骗子,线下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1

钱解决不了中年危机
趁年轻多去拥抱世界的美好

科创人(以下简称科):2015年之后您似乎沉寂了一阵,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陈皓(以下简称陈):2015年发生了很多事,先是父亲病危,之后因为北京工作居住证问题导致孩子上学又出了些状况,总之那段时间发现电影描写的中年危机都是真的(笑)。那一年我体会到了这辈子最大的磨难,那段经历很折磨人,没有一个问题可以用钱解决。所以,也想借这次机会劝诫下年轻朋友:趁着年轻去拥抱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不要浪费在电脑前、消耗于996,等到有一天你人生进入到坏消息多于好消息的阶段,悔之晚矣。

科:等您重出江湖就已经是MegaEase的创始人了,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创业?

陈:父亲手术后有一年的观察期,所以2015 ~2016这一年多,我必须在家照顾父亲,不能全职工作。很多公司找我,听说我这个情况,就建议我以咨询服务的身份帮他们解决些问题,要么一单一结、要么按月付费。我发现这也挺好玩,全职的时候自己是被包养的状态,只能跟一个人发生关系,可那时候自己可以不受约束的跟很多人发生关系了(科:突然开车猝不及防)。一年下来收入还不错,我自己之外还养得住两位年薪30万的朋友。需求和模式就这么被动着印证了,至于创业,就是这样打散工打着打着就觉得可以开公司了,完全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

科创人:那一年多时间大概服务了多少家公司?主要提供哪些服务?

陈:有四五十家公司,服务内容就是架构,大部分都是解决高并发问题。毕竟我做架构做了20年,我其实不那么聪明,也不算牛人,但是20多年一直都在和大数据量、大流量、分布式、云计算等等打交道,比较踏实吧,所以大家有问题更愿意相信我、选择我。
印象最深的有两次。有一次帮人咨询,忙了两天,对方问我给多钱合适,我咬牙跺脚说5000吧。对方笑了,说我花了200万买流量,如果不是你这钱就要打水漂,你要5000是不是瞧不起我?最后给了我5万 。除了这些创业公司,比较有成就感是与饿了么合作,饿了么天天高并发,还都是实时订单,挑战比较传统电商大很多。那时饿了么想做灾备,我说灾备不靠谱,双活吧,包括CTO在内的好些人觉得我太过激进,但是还是有人支持我,后来,我不断劝说饿了么的CTO,让他做了这个决定。于是,当竞争对手挂掉的时候,饿了么能轻松撑住全网的外卖订单。**饿了么CTO发微信朋友圈说,你帮我们拍这个板价值1个亿。这个说法有点过了,但是能感到对方的认可。一年下来,我发现一是自己做的工作有价值,二是很多公司都需要类似的服务,需求普遍存在、价格也不错,应该可以试试商业化。 ** 于是就开始创业成立MegaEase了,天使轮也有饿了么的投资。

科:别人创业大都是逆水行舟,您更像是顺水推舟。

陈:**创业之前、创业三年甚至直到现在我坐在这儿,我都对“自己是否适合创业”留着一个问号。**有人适合当将军攻城拔寨,有人适合当谋士内政管理,我给自己的定位一直都是谋士。但是Solo了一年发现模式行得通,半推半就着走上了这条路。

2

研发10个月撞上需求南墙
助罗辑思维扛住跨年流量

科:创业者都会在心里想象企业未来调性风格,您当初期望MegaEase成长为什么样子?

陈:我希望团队别太大。我很喜欢《Rework》这本书,当初我看到的时候觉得太牛了,人家全公司13个人来自8个国家,我就想做一个这样的公司,第一年我们团队8个人分布在5个不同的城市。我甚至想过公司就叫“16进制”,工号到16为止。另外,我确定了不能只做咨询,我更倾向于“通过技术手段来解决问题”,虽然也有很多大型的咨询公司做得非常好,但MegaEase必须做技术产品。

▲《Rework(中文译名“重来:更为简单有效的商业思维”》呈现的是一种更好、更简单的经商成功之道,“你所需要的比你想象的少得多”。

科:MegaEase创建之初就确定以解决高并发问题为主?

陈:对,我们生活在流量的时代,中国的人口基数又摆在那,市面上真正能扛住超级流量的架构师并不多,大都在大公司里供职,他们不会出来提供服务。然而市场上又有大量高并发的场景,比如秒杀为代表的高强度营销。

科:模式已经跑通,需求不少,客户也有现成的,看上去商业化会进行得很顺利?

陈:波折还是有的。刚才说的两点,团队16个人就没Hold住,最新的目标是控制100个人以内(笑)。最开始是5个城市的8个人一起闷头搞研发,我照顾父亲不能离家太远、在家又干不进去活,有时候去附近的小招待所。产品研发大概进行了8个月之后,团队内部意识到了一问题:如果我们不将产品推到市场上去验证,就没法判断市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产品,研发的方向选择会出现问题。(文末彩蛋会展开探讨)于是大家一致决定“让陈皓出去浪”,找客户、吸收真实的需求反馈。

这是我创业之后遇到的第一个难关,把握不准需求。运气不错,出来浪了不久,就遇到了某电信行业的一个老朋友,给了一个订单。工作量不小,80个人天我要亲自到场,相比之下钱给的不多,但能带给我最需要的落地经验和需求反馈。当时的原则就是猥琐发育,先验证产品。 之后托朋友介绍,给某银行做了一次高并发下全自动化资源加流题调度的POC演示,我们的方案超过了所有的竞标对手,遗憾的是公司太小又是刚成立,用户说,这家公司明年还在不在?所以,只拿到了一个咨询的小单。 2017年最有趣的一单,是帮罗辑思维做跨年演讲的技术支持。说有趣是说跟罗辑思维结缘的过程,有一天我翻自己博客的私信,看到2008年有一位自称罗振宇的粉丝找到我想请教些事。2017年的时候罗辑思维正火,我觉得这个小缘分很有意思就发了条朋友圈,罗辑思维那边看到后找到我,希望我协助他们做跨年演讲、要做送电子书的活动,扛流量这件事。

科:服务罗辑思维的时候产品已经成熟了么?

陈:产品还不算成熟,只有命令行,但是,跟罗辑思维技术团队合作过程中,用户帮助我们把产品完善了,甚至帮助我们开发了一个Web控制台。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卖产品,也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次帮助用户提升了他们扛高并发的技术能力。

科:跟罗辑思维这样的高曝光率客户合作,有没有带来很多订单?

陈:当时我没可劲儿吹呀(笑),因为对我们来说那次活动的并发量不算大,不太好意思讲。最后罗辑思维首席架构师讲技术支持的文章里提了我们,只是不在正文里,是评论区置顶。 宣传很重要,但是我有个心结,就是我是一个网红,个人名气大于MegaEase团队的名气,这是我要改变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很低调,希望提供更好的服务让大家知道MegaEase,而不是陈皓团队。所以,我也就没怎么宣传,但2017年最后几个月实现收入后,我们就盈利了。

▲罗辑思维首席架构师方圆感谢陈皓团队的技术支持。

首年盈利被质疑骗子

市场转冷游历半个中国

科:创业第一年就实现盈利是怎样一种体验?

陈:好多人都不信,说你们是不是骗子啊?(笑)人生总要面临一些质疑,这么多年网上什么都见过,没往心里去。忙完了罗辑思维的活动,2018年初了,我判断经济形势可能会更糟糕,于是决定启动融资。我们服务于高并发场景,可如果市场不景气、商家不搞活动,对MegaEase的需求就不存在了。事实证明这笔钱融对了,2018年的市场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没这笔钱我们可能撑不到今天。

融资过程中,有好些投资人都有点不太相信我们,只有8个人,还全是工程师,没有销售,第一年还盈利了,感觉像是来骗投资的。 其间有个插曲,有个币圈的大佬想要投资我们,也希望我能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后来,我还是谢绝了,主要还是感觉不在一个方向上。我还曾经发微博自嘲过自己的 “酸葡萄心理”。后来,曹政(caoz的梦呓)在他的电报群里提到过这个事,让我着实惊讶,这个世界真是没有秘密。

▲曹政准确地报出意向投资的额度,陈皓感慨“这个圈子没什么秘密”。
科:我们也好奇曹政的这个假设,两个亿您会不会拒掉?

陈:当然不要(3秒后)还得要考虑一下(笑)。

科:2018年,拿到投资,但业务开展得不好?

陈:直观感受就是市场需求萎缩得厉害。企业发展放慢就会发生问题,积极地看也算让我有时间沉淀反思。我思考了两个事情,首先创始团队8个人走了4个,我认为是这边的舞台太小,配不上他们,他们都是各自领域的高手,理应有更大的舞台,那么我的人才结构会做调整,不再追求技术顶尖的大咖,而是培养具备成长潜力、又具备创业心态的朋友。 第二个问题直接让我改变了发力方向。2018年一个春节,产生了4万亿左右的消费额,仅仅是餐饮+零售7天时间销售额就有9000多亿。我看了看自己的信用卡账单,90%的消费产生在线下,我突然意识到,要从网络上走出去,去线下,看看真实的世界究竟怎么运转的。
2018年有8个月的时间,我都在线下浪。到一个地方,见一个线下模式的从业者,交换故事,我来告诉你们互联网巨头是怎么玩的,你们告诉我各自行业的门道和玩法。8个月下来大开眼界,我觉得自己应该在20岁的时候就了解这些事情,40多岁有点晚。希望年轻的朋友,尤其是技术人,不要把自己搞成书呆子,一定要多看、多了解线下行业。技术思维是很厉害的,够理性、有逻辑、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你们去玩那些行业一定能玩得更好,千万别觉得做技术的只能在线上生存。

4

不能提的名字:从银行挖出了大量场景
不能说的事情:新业务线走进线下

科:哪些行业给了您比较大的触动?

陈:太多了,甚至一个菜市场都有很多有趣的玩法,从上游的冷链供应商到下游的小商贩都深入交流过。线上有的流量线下也有,但线下的服务却是线上解决不了的,比如酒店,客人的住宿习惯、客房要求这些数据,高级酒店都会采集,但线上则没有。线下蕴含着大量的能量,等待有技术思维的朋友去挖掘、加工、服务。 8个月之后我开始招兵买马,打算做一个全新的项目。暂时不方便对外讲,不过有些朋友好奇“陈皓怎么开始招销售甚至搭建地推团队了”,其实是因为这条新业务线。

科:MegaEase的业务打算保留还是放弃?

陈:继续做,2019年业务规模很可观,和某商业银行等知名企业深度合作,是非常棒的合作伙伴。不仅收入不错,更重要的是在银行的场景中看到了很多技术理念落地的希望,比如Serveless、Function as a service,之前我只想得到是边缘计算的场景,而想不到他们在数据中心的落地场景,在跟客户合作的过程中看到一个需求,这个实实在在每天都在发生的需求和用户的痛点让我觉得太适合FaaS了,这比挣钱还让我欣喜。

科:说点方便说的:咱们的竞争对手有谁,我们的竞争优势体现在哪?

陈:在MegaEase这种技术类需求领域,竞争对手基本都是巨厂、巨头,老百姓都能叫出名字的那些家。至于竞争优势,我现在也时常有点梦幻的感觉,怎么对方就选择我们了呢?其实技术需求还是需要专业、专注的态度,还有专业的服务模式。MegaEase专注一件事,因此能打造出完整且有技术含量的服务模式。一方面,我们是架构师参与销售、打单、咨询、调研,而竞争对手大部分都是销售人员先行,大厂的那些技术大咖基本不可能参与售前,另一方面,我们不是卖产品给用户,我们是真正的赋能,与用户合作研发,在过程中“磨刀不误砍柴功”地提升用户工程师的技术能力,甚至帮助用户做2-3年的技术规划,这点别的公司没法做到!因为我们是国内为数不多的能把整个互联网分布式技术地图和路线完美说清楚的团队。

科:祝您的业务线都顺利成长,方便说的那一天我们再来拜访您。最后问一下,很多创业者都有一种改变世界或者在世界里留下些什么的信念,您创业的信念是什么?

陈:实话说我没太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你问我之后我有点感觉:我要证明技术思维对比非技术思维的优势,希望MegaEase成为一家由技术人员、技术思维领导的出色企业。

5

陈皓的One More Thing
Rework式团队实践体感

科创人的采访对象中,陈皓和TDengine创始人陶建辉在团队搭建模式、企业运营理念上都一定程度借鉴了《Rework》模式,我们邀请陈皓分享了一下Rework模式的实践体验。


▲TDengine创始人陶建辉与陈皓。

科:分布式远程团队的实际体验如何?有无预料之外的收获或不足?

陈:分布式团队要召集自驱力很强的人,当然集中也好,分布也好,自驱力都是越高越好。集中工作,你不自驱,就会有人来驱动,而分布式,只能自驱。 团队会产生大量文档,见不着面、电话说不清,在一起一个白板能解决的事情分布式团队要靠文档解决。好处也显而易见,写作是深度、理性、完整的思考过程,白纸黑字也避免语言交流的模糊。  员工间要多交流,我鼓励大家多进行一对一沟通。这里还有个乐子,我一个员工要我跟他家人通话,因为他家人看他不上班,在家里对着电脑搞七搞八,都以为他加入了一个传销公司(笑)。

科: “16进制”的理想没照进现实,是哪个岗位出现了预期外的超编?

陈:其实,16个人只是一个小公司的说法,就像我说,你等我两分钟一样,并不只是两分钟,“两分钟”只是一种量词。我的初衷是建个能效最高的公司,因为我已经受够了大公司。我认为小公司是非常可行的,现在这个社会很多东西都可以通过合作或是外包的方式进行。你可以使用共享空间,省掉前台和行政,你可以通过HR外包省掉HR,你可以通过渠道省掉你的销售团队,你还可以通过社区和科技媒体省掉你的市场运营,你还可以通过和系统集成商合作省掉需要你驻场和定制化开发的事……你只需要专注于你的产品开发,攻占技术制高点……但是我发现to B不像to C,toB需要到用户现场与客户密切沟通,所以,这个事的确是省不掉了,但是经过测算,100人以内的公司规模我还是应该可以控制到的,因为,我倾向于用技术解决问题,而不是用人解决问题。

科:Scratch your own itch,这种模式越来越多,科创人一直关注这种模式的成长性,并且发现了一个问题:做解决自己痒点的产品,总会有一个阶段需要“剪断脐带”,也就是商品化之后会脱离实际使用场景,要么相信自己、以我为主,开拓产品、引导市场、要么不得不以市场反馈为新的灯塔,您倾向于哪一种方式?

陈:我倾向第二种,MegaEase为例,地基我们最擅长,但是户型大还是小?装修什么风格?这些我们没法判断,必须要交给市场、交给实际使用者去把握。

科:有人爱你,有人恨你,网络的一些负面抨击对您本人而言是否造成过影响?您如何消化这些恶评?

陈:韩寒被全网质疑的时候一开始还反击,后来该赛车赛车、该拍电影拍电影。我觉得这是处理网络争议、恶评的好心态。他们每天花时间在找你的问题,而我在花时间去让自己飞得更高,这样才能让这些人更为气极败坏。

科:Focus on what won't change,MegaEase认为不变的那部分是什么?

陈:用技术解决问题的信念。

今日故事由「科创人」独家首发, 经陈皓授权,欢迎分享给您的好友。

本文由博客一文多发平台 OpenWrite 发布!

关注下面的标签,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