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9269

程序猿生存指南-7 相亲之路(下)


相亲之路(下)

(18)

三蹦子缓缓地停靠在了县城一家美食城的楼下。老姚帮我拢了拢因为帽子挤压而变形的头发,他嘱托我呆会儿一定要有眼力劲儿,争取给别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四叔挺着大肚腩在前方引路,我们仨前后脚进了美食城的一个包间。相亲跟参加面试特像,越到跟前越是忐忑。

进门之前,我整理衣衫,长舒一口气,以缓解内心的焦虑。四叔推门而入,屋里的人纷纷起立上前相迎。四叔面带笑容一一介绍,大都是他当兵时的战友,我哈腰一一称呼。

在一个高个子长辈的引领下,我们纷纷入座。四叔给我使了个眼色,我赶忙从兜里掏出几包软中华,起立给长辈们递烟。

长辈们大都或明或暗地审视了我一番。相个亲,居然这么多人在场,也真是尴尬。可扫视一圈,并未见到女主角,虽纳闷不已却也不好过问。

四叔知我心,他咂摸了口烟,问道:“老何,你娃怎么没来?”

“娃有点事儿,待会儿就到。”可能是我未来的岳父也可能是别人的岳父---老何说道。

未来岳父就是刚才引我们入座的那位叔叔,他个头很高,180左右,高个子又配了个大胖肚子,手上、脖颈均缠着紫檀串珠,令人印象深刻。

大家寒暄过后,四叔褪去外套,摆开阵势,开始向买家推销我这个滞销品:“这是我侄子---姚博启,邮大高材生,现在在X银行北京总部上班。”

“后生可畏呀。” “吃皇粮,了不起。” “铁饭碗,有前途。” “在北京的银行上班,真是厉害。”......

我听到买家们杂七杂八的议论声,过滤杂音,似乎好评居多。也不知他们是真心还是敷衍,不过好言总是悦耳,我全程陪着笑脸。

未来岳父摆了摆手,包间瞬时安静了下来。他起立清了清嗓子,而后发言:“诸位战友,今天咱们这个聚会本来要在48号会馆举行,可他们家初六不开业,我就把地儿选在了这个美食城。地方虽是简陋,但菜还不错。”

48号会馆是县城消费水平最高的饭店之一,我上高中那会儿,它经常出现在大家吹牛皮的故事当中。传闻那里有绝色佳人,有山珍海味,有黑帮火拼,有大宴群臣......总之但凡一个发生在身边,又需要一个富丽堂皇的场所作为发生地的故事,48号会馆都会被提及。

未来岳父捻着串珠,面露笑意:“今天,咱们旧时战友聚在一起。一来是借着春节,互相走动一番,别生分了。二来是撮合撮合孩子。我那姑娘什么都好,就是学习不行。年前听老姚说他有个侄子在北京银行上班,是个高材生,跟我家姑娘年纪相仿。我跟老姚就商量着撮合撮合这俩孩子。房子车子咱都不缺,咱就缺一个文化人。”

众人附和岳父,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我耳根子阵阵发红,连连摆手道:“叔儿,您过奖了,我不是什么高材生,就是上学上得久一点儿。”

岳父伸出大拇指:“娃儿谦虚。”

(19)

酒菜慢慢上齐,四叔他们推杯换盏,交耳攀谈。这一桌子人,岳父牢牢地掌握着话语权,他既是话题的开启者也是话题终结者。果然财大就是气粗。

我跟老姚呆坐在一旁,面对周围的陌生人,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插话。在几次尝试插话失败后,我便默不作声起来。

宴席过半,女主角突然而至。岳父脸上流露着骄傲的神情,介绍道:“这是我闺女,何穗。”

何穗很大方,弯腰道:“各位叔伯好。”

女主角果然是个大个子,可能是女生显高的原因,在我看来,她应该不止170。她留着齐肩短发,不施粉黛。一身黑夹克,黑皮裤,中性风十足,很抓人眼球。姑娘很是精神利索,但谈不上漂亮,也许是我对于这种中性打扮的姑娘没有太多兴趣的缘故。

初次见面,谈不上失落也没多少兴奋。到了相亲这步田地,也别谈什么一见钟情,至死不渝了。你在审视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审视你。我跟何穗客气地寒暄了几句。

何穗的到来让话题瞬间就转移到了相亲这件事儿上。四叔笑呵呵道:“两位年轻人也别有压力。约你俩出来,就是给对方一个相互认识的机会,成不成咱另说。现在不流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是自由恋爱。”

岳父附和道:“对对,老姚说得对,你们留个联系方式,没事约一约。”

我跟何穗相视一笑,连连点头。

就着相亲话题,长辈们的聊天内容开始往结婚,生娃,教育等方面转移,后来不知怎地就转到了房地产上。大家开始讨论起中国的房子,从北上广深一线大都市一直到我们所处的五线小城镇。对于房价行情,他们观点并不一致,逐渐形成了几个阵营。

最近几年,我出席过若干聚会,无论婚丧还是嫁娶,房子永远都是热门话题。关于房子的讨论,人们兴致盎然,大发意见。一个个学识渊博,专家模样,似乎看透了房价走势,纷纷做出或涨或跌,或抄底或横盘的预测。有人哭穷,有人炫富。

老姚坐在一旁,明显有些不自在,饭菜没吃几口,只是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作为新闻联播的忠实听众,四叔在跟别人讨论起国家的大计方针,丝毫不落下风。

我的视线在各个吐沫星子横飞的长辈们脸上切换,仔细地观察着他们的言行。觉得将来若是不做程序员,可以当个作家,把这些人间百态写进书中。

对长辈们的高谈阔论,何穗显得有些不耐烦,她拿出手机,点出二维码,小声对我说道:“加个微信吧。”

姑娘这番主动,搞得我有点不好意思。我赶忙拿出手机,扫了下二维码。加为好友后,我迅速打开自己的朋友圈,把那些无病呻吟、满是恶趣味的状态、图片统统删掉,以免给姑娘留下不好的印象。而后,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饶有兴致地浏览起何穗的朋友圈,一页页翻阅着她的状态。

凭借着做程序员练就的信息检索能力,我在搜索引擎里查看与何穗相关的信息。很快,就给她做了一个用户画像:大专毕业后,她在县城商业街开了一家纹身店。她的职业是纹身师,她本人的左臂纹了朵盛开的牡丹。她喜欢用butterfly作为网站的注册id。她曾有一段时间非常热衷于在百度贴吧里写小说。她有一辆黑色的BMW摩托车,是她爸送给她的18岁成人礼物......

越多了解,越发觉得我俩根本就不是一路人,生活经历完全就是两个轨迹。最为重要的是,她似乎并不愿意结婚生孩子,她曾在一个匿名社区里吐槽过追她的男人令她恶心。

(20)

宴会在一群中年人觥筹交错、左右摇晃中结束。四叔喝了不少酒,脸涨得像猴屁股。对于一些敬酒推辞不得,我跟老姚也喝了点。不过,我俩没有喝多,意识很清醒。我架着四叔,目送他的战友们或步行,或打车,或开车离开美食城。

人都散去,我们仨坐在三蹦子上。四叔不能驾车,老姚掌舵:“老四,你这战友怕是看不上咱家吧?人家家大业大。”

四叔头靠着车窗户,喘着大气:“他以前给县长开车,也是穷苦出身。只要娃们互相能看上,老何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意见。”

我冷笑道:“够呛。”

四叔转头望着我,眼神迷离:“怎么?没看上人家姑娘?”

我摇头,解释道:“无论是家境还是性格,我跟那姑娘都不匹配。合适不合适,其实俩人一照面,就都心知肚明了。”

四叔极力撮合:“聊聊看嘛,来日方长,感情都是聊出来的。老何说了,过两年他退休,就把他那建材城交给女儿女婿打理。咱也不是图他们家的财产,不过有总比没有强吧,锦上添花。”

老姚启动三蹦子,提出疑问:“我瞧你战友那语气,感觉是要招上门女婿?”

四叔打了个饱嗝:“那倒不是,老何说了,将来有了外孙,有一个姓何就行。”

老姚不假思索,严厉拒绝:“那可不行。”

四叔倒是看得开:“生俩娃,给他一个姓何又怎样?”

夕阳西下,三棚子奔跑在柏油路上,迎着余晖往家赶,它似乎也厌倦了这场浪费精力的交际。

老姚狠踩油门,车速变得飞快:“不成,不管以后博启有几个娃儿,男孩还是女孩,都得姓姚,高攀不起咱就不攀。”

我心中暗自冷笑,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老姚跟四叔竟讨论起下一代的问题了。手机响起微信消息提示音,我点开手机,是何穗发来的微信。

“看了我的朋友圈,想必明白我是个什么样的姑娘了吧。”

姑娘是个干脆利索之人,我也不拖泥带水。犹豫片刻后,我在聊天框里输入:“既然做不成伴侣,不如我们结为异姓兄弟吧。”

何穗很快回复:“那感情好,姚兄!”

我不禁笑出声来,回复道:“何兄!”

第一次相亲之旅,结交了一个异性又异姓的兄弟,不可谓不收获满满。

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点击进入下一章

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ps:欢迎各位关注我,文章更新的消息会在「掘金动态」里滚动,同时七筒也欢迎大家在动态的评论区给我评论。此致敬礼,感谢各位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