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2147

二零一八年终总结

2018年过的似乎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快。

毕业两三年以来,一直没做过什么年终总结。主要是因为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年终(春节),更没到年终奖的时候。可是等到了春节,又沉浸在新春的复杂情绪之中,根本忘记了总结这码事。

而相反,写目标就容易的多了。

18年好像确实少吹牛了。不过我最近又有一些新的感悟,只要不伤天害理,不祸国殃民,吹牛逼也没啥么。

前两周我大学最好的兄弟结婚了,就是可惜新郎不是我。 婚礼上有个伴郎,也是我的大学同学,现在也在阿里。酒过三巡后,他就哭了,然后握着我的手深情的对我说:“阿相,大一的时候,我是很不喜欢你的,因为你太高调了(太TM装逼了)。可是后来我逐渐发现,你这个人很不错,我真的很想跟你做兄弟!”

我有点儿感动,但更多是有点惊讶。没想到,即使我为人装逼爱吹牛,却还是有一些人喜欢我。我没有因为别人的好恶而改变什么,却依旧能收获不少真心相待的朋友。人生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此。感动之余,我一手握着他的手,一手举起酒杯,说道:“什么都不说了,等你晋升P7之日,便是我俩结拜之时!”

除这位兄弟之外,由于单身的原因,周末经常跟另外几个大学老友泡泡澡、打打麻将,也是积累了不少革命的友谊。

但是除了这些老友,还未发展新的具有非常深厚友谊的朋友。可能这是很多人的通病,工作以后,就很难认识新的朋友了。或者说,没那么纯粹了。今年3月我去了蚂蚁,之前在丁香园只待了一年,其实在丁香园有好多朋友相处的是很好的。如@志遥今年给了我知乎N个赞, @株式会社社长为了帮我实现招聘KPI也是发圈发豆瓣。好多人都是非常不错的,而且他们的女朋友都很好看。希望将来有缘能再多一些交集。

--

说到招聘这事,今年下半年为此我也是煞费苦心。现在我们组的主要矛盾就是日益增长的业务体量伴随不断增多的需求方同远远不足的前端生产力之间的矛盾。治本的方法就是招人。不然我们一直疲于业务、难有自己的时间去沉淀与成长。当然,还有很大一方面,就是因为我穷。想多内推一些人,赚一些外快。

前两天我们有一些校招的名额,我掘地三尺寻来了一批简历,并从中挑了个人感觉最好的一个内推了。不负期望,他最终过了所有面试,拿到了我们组的offer,兴奋的发了朋友圈表达了他的喜悦。

我突然感觉自己也挺开心的。虽然说校招是没内推金的,但至少我的行为帮助了一个应届同学找到了他最希望的工作。算是对得起自己知乎 <学弟学妹的灵魂导师> 这么一个自吹自擂的简介。

还有一些内推的朋友,即使最终没过,但也对我表达了感谢(有些就是客套吧,有些还是挺真挚的)。毕竟我24小时在线提供简历指导、职场答疑等服务。

感觉在自己功利性目的背后,竟然也能帮助一些同学,也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

发现保险也是这样的一件事。保险公司的初心自然也是赚钱,但真的出险时,也能帮助有需要的人。也是在其功利性目的背后,真的能帮助到一些人。

我也是运气好,当初投递简历时,根本不知道自己投的什么部门。最终来到了蚂蚁保险,干的事情也挺有价值。支持了半年多的「多收多保」,也切切实实帮助了不少支付宝商家用户。

我觉得一个人打工也好、创业也好,做的事情一定是要自己说出来能够骄傲的,是对社会有价值,对他人有帮助的。

我是个环卫工,我打扫了城市的卫生,为社会做了贡献,那就是骄傲的事情。

我搞共享单车,我为了亿万人民提供了交通便利,那就是骄傲的事情。但如果我挪用了押金,那我便不好意思抬头了。

我搞共享汽车,也为了亿万人民提供了交通便利,那也是骄傲的事情。但如果我对安全问题毫不关心,害的一些原本可以避免的伤害持续的发生,那我也不好意思抬头了。

我搞保险,当不可控的事情发生时,能为一些人提供帮助,那也是骄傲的事情。但如果我无理拒赔、夸大宣传,那我也不好意思抬头了。

我搞医疗科普、辟谣言、怼神棍,希望健康更多、疾病更少,那就是骄傲的事情。如果我搞传销、吃人血馒头、忽悠老幼妇孺,那我也不好意思抬头了。

还好目前来看,在我自己做的业务上,我还是骄傲的。希望一直能这样骄傲下去。

--

做的事情还可以,不过自己做的怎么样就是另外一码事了。感觉这一年没怎么平衡好自己的工作、学习、生活、家庭。12月31号晚上8点半,我给我爹打了个电话,我爹第一句就是,今天不加班啦?来到蚂蚁后,工作显然更紧凑了。以前偶尔还能带薪摸个鱼,现在工作日基本脑子要动一整天。感觉自己还需要提高工作效率,多做todo list。然后业余再多想想怎么放松自己,脑子绷太久,容易秃。

这一年在纯前端上的学习,摸着良心说,也基本没有。大部分业余的学习时间都在了解学习蚂蚁内部的一些工具跟技术栈上。不过在工程师的软技能上,个人感觉还是有挺多成长的。

怎么又1点多了,总体而言吧,2018确实比往年过的比较快。